說實話,海緒和劉溫幾人,這時都是懵的。

因為,梁休冇有給他們什麼思考的時間,就在那裡做產品介紹,直到賈嚴走向醜牆後,眾人才反應過來。

哦,太子殿下是要展現這堵醜牆的抗擊力啊!

這時候,他們才仔細地打量起這堵醜牆來,牆體不高,隻有五尺左右,厚度也隻有兩尺,長度過十尺,歪歪扭扭的像一條蚯蚓。

就這樣一堵牆,就能夠抵抗洪水?開什麼玩笑?

劉溫、沈濤三人麵麵相覷,海緒的雙眸已經變得戲謔起來,他主治水三十年,雖然很多時間都在懈怠,但深知洪水的恐怖。

洪水來臨,那寬過數十丈的大堤,在洪水麵前都不堪一擊,就這堵牆?彆說洪水,恐怕就是兩江低潮時期,都扛不住水的衝擊。

就連炎帝,這時候心頭也冇多少底,心說小傢夥,牛都吹出去了,你可彆給朕丟人啊!否則,朕饒不了你。

唯獨梁休,抱著雙手躲得遠遠的,雖然他覺得混凝土牆,抵抗九品高手全力一擊冇有多大問題,但他還是怕萬一扛不住,一掌下去飛沙走石,那豈不是很危險。

這時,賈嚴已經走到仇牆邊,沉腰,蓄力,然後一掌就向著醜牆拍了過去。

砰——

掌力砸在醜牆上,發出沉悶的響聲,強橫的掌力帶著狂風,醜牆周圍瞬間飛沙走石頭,氣勢非常的強,讓人心驚膽戰。

但是,醜牆依舊屹立在原地,巍峨不動。

片刻。

賈嚴收了掌,彎腰看向自己拍下的地方,隻見在落掌拍下的地方,隻留下了一個鮮明的巴掌印,但對醜牆,卻冇有絲毫的影響,彷彿隻是塌陷進去一小塊。

賈嚴當時都驚了,他這一掌,摻雜了童子功的功力,非常的強勢。

彆的不說,像皇宮這種牆,他一掌也能拍出一個大洞,甚至整麵牆,都會以掌印為中心,像蜘蛛網一般四麵八方擴散開。

但眼前的這堵醜牆,冇有裂痕,隻有小小的印記。

“陛……陛下,果然如太子殿下所言,這牆,真真是天下第一牆啊!”

賈嚴看向炎帝,滿臉激動,連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。

為啥?因為大炎的很多城池,有時候打仗,城牆就是被九品高手轟開的。現在有了太子殿下造的這種牆,那大炎的城牆,就是堅不可摧的堡壘。

果然,真如太子殿下所說的,這牆真有劃時代意義啊!

聞言,炎帝,海緒,安然等人立即迎了上去,果然在賈嚴實驗的地方,隻看到一個淺淺的巴掌印。

炎帝頓時撫著長鬚笑了,和賈嚴一樣,他瞬間想到的就是城防,大炎的城牆用這種叫水泥的東西建造的話,天下誰還能破大炎的城?

就是不知道,能不能看得住宗師境界的全力一擊。

炎帝看著牆,搓了搓手,有些蠢蠢欲試。

安然嚇了一跳,趕緊低聲道:“父皇,你可彆胡來啊!你現在的毒素還冇有完全清除,不能動用真氣,否則後果很嚴重!”

賈嚴也趕緊道:“是啊!陛下,海緒這老賊也在呢,你掩藏了近幾十年,還等著一鳴驚人呢,可彆被這老傢夥發現了。”

炎帝砸吧砸吧嘴,有點不甘心,但還是點點頭道:“行吧!賈嚴,這麵醜牆,不準給朕動。”

賈嚴嘴角頓時抽了抽,合著不準你現在動,你就等冇人的時候動唄?

劉溫、沈濤幾人也滿臉震撼,特彆是海緒,他雖然是文官,但也是見識過九品高手的力量的,全力一戰,那可是摧古拉朽排山倒海,威力可比用大錘砸還大得多。

因為,他曾經見過一個九品的叛匪,一掌就將江南豪族花了半個月築成的糯米漿大堤,轟出了一條條的裂痕,一連幾掌後,整個大堤就四麵漏水了。

而漏水後的大堤,瞬間就被河水的沖垮了,殃及了下遊三個縣。

三個縣的百姓,全部被叛匪裹挾而去,在江南豪族的利益,造成了很大的損失。

但現在賈嚴全力一掌,卻隻在醜牆上留下一道巴掌印,這讓海緒如何不震驚?

“你真的用全力了?”

海緒看向賈嚴,臉色激動地問道。

賈嚴撇了撇嘴,道:“咱家自然使了全力,海大人若不信,可以再找人試試。”

“那還不簡單啊!”

梁休對眾人的臉上的表現非常的滿意,他走上前來,從一個侍衛的手中抽出刀,丟給海緒,道:“砍一下!”

海緒瞬間就明白梁休的意思了,糯米漿築牆雖然密封性很好,但是糯米漿太軟,乾枯的時間需要得太久不說,就算是乾了,用鋒利的刀鋒,依舊能將其刮下來。

他提起刀,先用力地砍了一下,隻聽見鐺的一聲,刀刃捲了,但在水泥漿上,隻留下一一條淺淺的白色印記。

“這……這……”

海緒非常的震驚,又提著刀,換了幾個地方砍了幾次。

依舊如之前一樣,刀隻在醜牆上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跡,這讓海緒又激動又震撼,要是兩江大堤有這樣的牆,江南豪族每年的收益,將會再度提高三成以上。

“海大人,需要本太子再幫你找一柄大鐵錘來試試嗎?”

梁休腳搭在醜牆上,笑嗬嗬地問海緒。

海緒連忙搖頭,道:“不用了,太子殿下的所築的這牆,確實稱得上是天下第一牆。”

炎帝聽到這話,嘴角微微地抽搐,他忽然想到了昨日梁休說這牆是天下第一牆死,他還想著這牆要是天下第一牆的話,自己就是天下第一皇!

如今,太子所說的是真的,那自己還不得自稱天下第一皇?

想想,老炎心頭竟然出現了一絲絲的羞恥感。

結果,炎帝就見到了海緒更可恥,直接衝著他跪了下來:“陛下,治理兩河的銀子,老臣不要了,隻求陛下將銀兩折算成太子殿下所說的水泥,讓微臣帶回江南。

“老臣用命擔保,一定給陛下治理好兩河,請陛下恩準!”

梁休頓時傻眼,你個老不要臉的,我剛想要嫖你,你卻先來一招空手套白狼?

——6月1日至昨天止,更新章節為857至895,一共39章,近八萬字,平均每天三章,一章不差。

我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幾個熟悉的id喜歡跳上跳下地帶節奏,說我每天隻有一更兩更,那四更五更的時候,你去哪兒了?之前每次有事,隻更了兩章的情況,第二天我就算再累,也必定多補上一章,這時候你怎麼不跳出來?誣陷我,帶節奏也就算了,還天天不遺餘力地在書評區推廣某本書,這拙劣的推書方式,簡直可笑!其實你推書我也理解,我從冇說過什麼,但你推書還踩我加罵人,過了吧?對這種動不動辱罵和明顯帶偏節奏的水軍,我隻有一句話,勸你善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