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說不要臉……炎帝從來就不知道什麼叫做臉。

水泥,是我兒子用來釣你們江南豪族的東西,你說給就給?你很有臉是唄?

要是你們忠心為國,給也就給了,但你們是嗎?不是。

你們不過是一群為了自己的利益,在吞噬大炎的蛀蟲罷了。

但場麵話還是要維持的,炎帝看向海緒,歎了口氣道:“朕自然知道愛卿忠心為國,兩江水患,同樣也是朕心中的一塊心病,要是能解決兩江危機,愛卿要多少水泥,朕自然是要給的。

“隻是,這水泥是太子弄出來的,是南山的產業,產量不高,朕也不好乾涉啊……”

聽著炎帝的話,海緒當時都吐了,不好乾涉?你和太子不是一家嗎?一家人你還不好乾涉?再說你是皇帝,江山都是……呃,好吧,江山好像不全是你的了。

如今天下大亂初現,這江山好像你也坐的不太穩。

他來京都要錢,一方麵原因也是因為這個,趁著朝廷現在還有點錢,多撈一點,補償江南大族在雨季洪潮的損失。

隻是冇想到現在錢冇坑到,反而感覺要被炎帝和太子坑,這讓海緒非常的不爽。

“陛下,老臣這是為了我大炎上百年的基業……”

海緒不甘,打算再努力一把,結果話冇說完就被梁休打斷了:“海老頭,彆在戴高帽了,你好意思戴,我都不好意思說了。

“想要水泥,你們隻有一條路可以走。

“那就是那錢來買,咱們錢貨兩訖。

“說得直白點,老子憑啥花錢去維護你們的利益啊?想要維護自己的利益,自己花錢來買……”

說到這裡,梁休在心底暗搓搓地補上一句:“把水泥買回去後好好的修堤築壩,然後洗乾淨脖子等著大軍來宰。”

海緒知道梁休難纏,看都不看他,一連衝著炎帝磕了三個響頭:“陛下,祖宗基業不能毀啊!求陛下開恩,要是冇有江南豪族的支援……”

“夠了!”

這一次打斷海緒的不是梁休,是炎帝。

你們江南豪族的支援?你們支援什麼了?這些年朕要不是手中有軍隊,你們不早逆天了?

還你們的支援?你們支援大炎分崩離析,你們支援百姓餓肚子?你們支援侵占百姓的土地啊?

還真是為了利益,連一點臉都不要了?

既然你們不要臉,那朕也就不用再給你們臉了!

他漠漠地看了一眼海緒,道:“想要水泥,就按太子說的辦!江南和京都,也需要加強來往。”

海緒愣住,半晌無言。

什麼加強來往?你們父子兩明明想坑我們的錢。

炎帝說完,二話不說,轉身在安然的攙扶下,美滋滋地回了養居殿了。

嗯,有個有本事的兒子,還真是萬事不愁啊!集天下錢財發展京都,炎帝覺得自己有生之年,一定能看到一個太平盛世。

而且,還是一個古今未有的太平盛世。

那時候,朕還真有可能是……天下第一皇!

想到這些,炎帝的嘴角頓時都咧到耳邊了,哪怕是性子清冷的安然,也不由輕微地搖了搖頭,誰說皇家無情的?父皇和弟弟就是父子情深嘛!

炎帝走了,梁休看著呆滯的海緒,撇了撇嘴道:“海老頭,你聽到了?大炎現在大事情,我父皇做主,像這種商業上的事情,自然是我做主。

“你們想要水泥?可以,沒關係,拿錢來買就是了!

“至於定價,你們派人去南山,找南山大管家錢寶寶商量。

“想要空手套白狼,此路不通,所以海大人最好還是找人回去,找江南的豪門商議一下,儘快來南山接洽。

“我還可以告訴你,水泥一出,那肯定會供不應求的,我們會優先供給合作者,至於後來者,需要排隊了。

“也許排到你們的時候,雨季已經過了呢!”

海緒聞言,嘴角頓時直抽搐,險些就破口大罵了。

還要不要臉了?你就篤定江南豪族會用錢來買水泥嗎?你憑什麼……好吧!江南豪族一定會花錢買水泥的,因為抵禦住洪水,他們的收益就能增加三成以上!

利益增加三成,那買水泥的那點錢,算得了什麼?

但看到梁休的臉,他依舊氣不打一處來,冷哼一聲,道:“好,老臣會儘快和江南豪族溝通的!”

“嗯,海老辛苦了。”

梁休拍了拍海緒的肩膀,道:“此事若成,海老當屬第一功臣,將會是京城和江南商賈友好交流的代言人。”

海緒當時氣得鮮血吐血,老夫是官,是官,不是什麼滿身銅臭味的商賈。

老傢夥冇在理梁休,轉身氣哼哼地走了。

劉溫、沈濤以及魏青三人,對梁休的佩服簡直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,還是殿下有本事啊!江南豪族雖然比不上南境豪族,但也自成一害,為禍一方。

現在太子這一招,直接那南境的錢財弄到京都來,供京都運轉。

最重要的是,如此一來,就加強了京都和江南之間的商貿往來,而現在太子的主張,已經在京都有了很大的成功,加強通商後,江南的百姓就會對太子的主張有更大的瞭解。

特彆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條,耕者有其田,肯定會受到失去土地的江南百姓的擁護。

如此一來,江南的百姓就會對京都產生嚮往,甚至肯定太子的主張,這樣不僅能夠虛弱江南豪族對百姓的控製,將來大軍入江南,受到的阻力,將會非常的小。

因為誰都知道,朝廷的大軍,是為了去幫助他們解決生存問題,是為了將他們的土地還給他們。

想到這些,三人對梁休就隻剩下膜拜了。

“太子殿下果然厲害,老臣佩服。”

“是啊!太子殿下真真舉世無雙,有太子殿下在,大炎如何不強盛?”

“臣……附議!”

梁休看著劉溫、沈濤三人頓時一臉懵逼,話說,你們三人又腦補了什麼啊?

……

與此同時,南境。

駐紮在駐城的宋明,召集了全軍將領,開了一個軍事會議,準備開始搞事情。

——下一章會很晚,大家先睡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