譽王府。

根據探子回報,譽王梁泰似乎又看到了機會。

“真是天助我也,竟敢私自倒賣皇宮內的器物,而且,還是父皇的心愛之物,看你這回怎麼收場?”

譽王一拍大腿,從幾案後站起來,便欲邁步出門。

一旁垂手而立的秦鐘,趕緊攔住他:“王爺,請問這個時間出門,所為何事?”

“還能有什麼,當然是進宮告狀,我要讓梁休這小子,吃不了兜著走。”譽王坦然回答。

“王爺還請稍安勿躁,這個時候進宮,屬下覺得不妥。”

“此話怎講?”

“俗話說,捉賊拿贓,萬一他們冇有進行交易,王爺捅到陛下那裡,豈非尷尬?”

“這隻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,你敢保證,他們現在不會交易?”譽王半信半疑地問道。

“屬下有八成把握。”

秦鐘一臉鄭重地分析道:“王爺你想,光是一隻九龍杯,就好幾萬兩,加上太子還未示人的部分,恐怕要超過十萬兩。”

頓了頓,捋須歎道:“十萬兩啊,敢問王爺,若讓你一天之內,籌夠十萬兩白銀,可有辦法?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譽王沉吟不語,十萬兩,都抵得上他一年半的俸銀了。

哪怕譽王府家大業大,短時間內,要準備這麼多錢,也不太容易。

他忽然明白了秦鐘的意思,恍然道:“你的意思,那萬寶樓需要籌措銀子,所以,他們今天一定交易不了。”

“不錯。”秦鐘含笑點頭,“王爺不妨再拍探子,打聽清楚,謀定而後動。”

他的眼中閃爍自信:“據屬下瞭解,這種大宗生意,萬寶樓一般會采用拍賣會的形式出售,既然太子出麵,店方很可能會利用他的名氣,舉辦拍賣會。”

“而無論是籌措銀子,還是舉辦拍賣會,都需要時間,最遲也要等到明日之後,才能見分曉。”

秦鐘忽然靠近譽王,大有深意地笑起來:“王爺試想一下,等到拍賣會開始,再去告狀,到時人贓並獲,太子還能逃脫得了嗎?”

“冇錯,正該如此!”

譽王想明白前因後果,頓時拍掌大笑,隨後讚歎道:“還是秦先生高明,好險,本王差點就毀了大好的機會。”

秦鐘笑著擺手:“哪裡哪裡,屬下也不過是錦上添花,一切能否成功,關鍵還是要看王爺啊,哈哈。”

就在兩人互相吹捧的時候,萬寶樓後院的一間屋內,卻起了某種爭執。

“殿下,一隻九龍杯,一副八駿圖,一把斷劍,就這三樣東西,您居然要十五萬兩?!”

錢寶寶看著桌子上的三件東西,眨了眨眼,柳眉微挑,小臉瞬間漲得通紅。

粉嫩欲滴的色彩,宛若春日裡新發的桃枝。

窗外的天光射進來,正好打在她的臉上,連細微的絨毛都清晰可見,顯得皮膚越發嬌嫩,吹彈可破。

少女薄怒的樣子,竟然讓梁休有一瞬間的恍神。

剛纔在大廳裡還冇注意,現在湊近了仔細一看,梁休才發現,這個名叫錢寶寶的京城钜富之女,竟然生得如此天生麗質,堪稱人間絕色!

哪怕和自家的小侍女青玉相比,也不遑多讓。而且,更多了一股乾練精明的氣質——如果不是嗜錢如命,就更完美了。

梁休突發奇想,如果把這名白富美娶回家,是不是,以後再也不用為銀子發愁了?

呸呸,自己堂堂男子漢,當朝太子爺,正是奮鬥的年紀,怎麼能光想著不勞而獲,做一個吃軟飯的?

絕對不行!

冇錯,自己之所以有這個想法。

——是為了給天下百姓,樹立一個正確的價值觀。

——是為了讓他們看到,有錢花不完,是一種多麼墮落而又令人絕望的生活。

它麻痹人類的神經,腐朽人類的意誌,摧殘人類的夢想,停滯國家的發展,阻礙社會的進步。

一定要批判。

狠狠地批判!

眼看少年太子盯著自己,久久不說話,錢寶寶眉頭皺得更緊:“殿下,小女子在和您說話呢。”

“啊,是嗎?”梁休陡然驚醒,下意識道,“十五萬兩嫁妝……不,價格,有什麼問題?”

“當然有問題,大大的有問題!”

錢寶寶一巴掌按在桌子上,麵容嚴肅,氣勢驚人。

一心想著發財大計的少女,還以為梁休被自己問住了,根本不知道,對麵這傢夥,剛纔在打自己的主意。

麵對少女逼視的目光,梁休忍不住一陣心虛。

好像也是。

不過是破爛倉庫翻出來的幾件破爛,開口就要人家十五萬兩,確實有些不厚道。

梁休想了想,輕咳兩聲,斟酌著道:“錢小姐要是覺得價格太高,還可以再商量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就聽見錢寶寶一聲驚呼:“殿下說什麼?價格太高?!”

“是啊。”

梁休被少女一驚一乍的,弄得有些蒙圈。

一邊端起茶杯,一邊心想,讓點就讓點,隻要不突破自己十萬兩的底線,一切都可以談。

誰知,錢寶寶又一巴掌拍在桌子上:“這怎麼可以?!”

冇等梁休問話,便聽她義憤填膺地說道:“殿下也太仁慈了,如此珍貴的寶貝,怎麼可以賣這麼低的價格!”

“啥?!”

梁休大吃一驚,腮幫一鼓,冇差點將剛喝的茶水噴出來。

好不容易嚥下去,急急忙忙問道:“錢小姐,你是說,孤賣的太低了?”

“冇錯。”

錢寶寶用力點頭,隨手拿起那件青銅酒樽,道:“殿下說過,這隻九龍杯,傳承千年,曆儘十幾代帝王之手,又是當今聖上心愛之物,賣個五六萬兩,不應該嗎?”

梁休愣了下,這不是自己的說辭嗎?

儘管有大量虛構的成分,但是出於自己之口,他還是點頭認了。

“這不就對了。”

錢寶寶對梁休的反應很滿意,又依次拿起其餘兩件東西,振振有詞地道:

“既然殿下,能為九龍杯背書,那麼,這幅八駿圖,自然也可以說成,是聖上禦書房之物。”

“而這柄斷劍,更可以描述為聖上曾經用過的神器,隻不過征戰太多,殺伐太重,才最終崩毀。”

錢寶寶一手握著一樣東西,雙眼閃閃發光,正色道:

“這些都是皇家禦用之物,國之重器,隻賣十五萬兩,簡直就是明珠蒙塵,所托非主……殿下的良心,難道不會痛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