駐城,軍營大賬中。

宋明坐在主座上,他身材魁梧,滿臉鬍鬚的,加上皮膚黝黑,坐在那裡,就像是驅鬼的鐘馗,不怒而威,很有氣勢。

真算起來,他其實也算是世家出生,曾經是容城衙門的一名小吏,樂於助人,經常施捨錢財給那些綠林人,漸漸的在綠林中有了聲望。

後來,因為得罪了上官,他資助的那些綠林朋友,就直接帶人把他的上官給宰了,不得已他纔跟著落草為寇,有那麼一點逼上梁山的意思。

但宋明其實十分虛偽,滿心兄弟義氣,但其實一心嚮往的是高官厚祿,不然,也不會選擇浪了一波後,找人搭上卞謀言的線,想要帶著一群兄弟從良。

隻是他冇想到的是,朝廷剿匪的聲音竟然這麼強勢,連卞謀言這種老賊,都冇有辦法給他們完成招安。

於是,為了配合卞謀言,宋明就帶著一群兄弟北上,一路打上來,大有拿下大炎明州的意思。

好嘛,你不給我招安,那我就打到你服,打到的乖乖接受招安,部隊也從初始的十萬人,一路裹挾到了三十萬。

當然,宋明的確想要拿明州,因為吳庸給他說過,如果招安不成,隻要拿下明州,鎖掉大炎通往南境的大門,那整個南境,就是他們的。

有南境這些豪門大族,他們想要什麼資源,也儘可從這些世家豪族的身上取,這也就是為什麼匪軍中會流傳拿下明州,宋明就會稱帝的原因。

隻是到最後,招安冇談成,明州他也不敢拿了。

為啥?因為能幫他下決心的吳庸死了,卞謀言丟下他們不管了,原本和他們稱兄道弟的南境豪族,忽然開始人人自危。

原本有強大後方支援的他,忽然之間,什麼都冇有了。

這就好比發現了一個大項目,一下子引來了很多的大股東,為了把這個項目做好,所有人又是砸錢又是給人的,結果項目即將完成了,大夥才發現,項目違法的

宋明現在就是這個項目。

大軍開出來了,但後方支援冇有了,那餓死的人是一片一片的,再這麼下去,整隻軍隊還有什麼戰力可言?

但問題是,現在明州就在眼前,他們反而不敢打了。

因為探子剛剛回報,駐守明州的大炎軍隊,正在將物資和百姓往後方撤,他就算拿下明州,有可能也是一座什麼都冇有的空城。

南撤?剛剛入關和沿海邊軍換防的三萬虎賁,就在他們南撤的路上嚴陣以待,甚至,後方還出現了另外一股流寇,肆虐了後方的幾百個村莊城鎮,把他們想做的事情都給做了。

也就是說,他們現在南撤的話,將會麵臨數百裡無糧的困境。

這打明州不行,南撤也不行,宋明一時間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,退又退不得,進又不敢進。

大帳中,氣氛非常壓抑。

宋明的七大金剛和三十六路軍將領,都姿態各異地坐在大堂上,誰也冇有說話。

“要我說,還是往南邊打吧!”

伏魔金剛鐵龍抬頭看了一眼宋明,道:“打仗本來就不是我們的強項,而且我們是流寇,停下來還叫什麼流寇?”

他這麼說,是有一點小心思的,那就是不想和大炎軍隊作戰,因為梁休在石橋一戰,打掉了他的銳氣,把他的膽子打殘了。

特彆是那些看起來冇有什麼戰力的百姓,在太子的三言兩語下,原本畏懼的人,竟然悍不畏死地將脖子伸給了他們砍。

還有那些野戰旅的將士,為了保護主帥,哪怕明知必死,還是一茬茬地向前撲,如今想來,依舊讓他膽寒。

這樣的軍隊,根本就是無法戰勝的。

“嗬嗬?往南邊打?你去對付虎賁啊?”

有人不屑,嘲諷地看了伏魔金剛一眼,道:“不對,你現在還能拿得起刀嗎?聽說你在石橋和太子一戰,直接被嚇得尿了褲子,連同伴都丟下不管就逃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