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宋明改國號為大晉,稱晉帝。

“封賞官吏兩百二十七人,謝文宴為宰相,嗜血金剛屠漠為國師,大將軍李定國為天下兵馬大元帥”

東宮,梁休雙手枕著頭靠在躺椅上,蒙雪雁正在給他念羽卿華最先傳來的訊息,聽完情報後,他整個人懵逼了半晌,才低聲罵了一句:“這狗曰的”

“殿下,你彆生氣,等野戰旅整訓完成,再收拾他們就行了。”

蒙雪雁以為梁休因為宋明造反的資訊而生氣,連忙想要勸導,結果梁休直接將她拉到了懷中,雙手捧著她的臉,在她的嘴上用力地親了一口。

然後,就從躺椅上蹦了起來,哼哼哈哈地打了一套拳,樂得跟個二傻子似的。

蒙雪雁見狀當時嚇得臉都白了,以為梁休是因為宋明造反的事情,被氣得發瘋了,就在她準備尖叫叫禦醫的時候,梁休揚起了頭,衝著太陽道:“宋明,我謝謝你大爺的”

蒙雪雁眼睛眨了又眨,這才漸漸明白過來,剛纔殿下是高興。

這宋明的登基稱帝了,那就是大反賊,殿下怎麼還感謝他呢?想不通。

這時,劉安匆匆地跑了進來,非常激動道:“殿下,殿下,卞太師又來了,這一次帶了錢,足足好幾十車呢!”

梁休一聽雙眼頓時大亮,這老東西看來是真坐不住了啊!

這宋明稱帝的訊息剛傳到京都,他就迫不及待地趕過來送錢了,這是想讓大軍儘快出兵剿匪。

“走,去看看。”

宋明攻打明州,造反,計劃已經如期進行,梁休的心情大好,快步地向著門外走去。

大門外,卞謀言已經下了馬車,正站在東宮大門前,見到梁休嘴角含笑快步出來,整個人當時和蒙雪雁一樣,都是懵的。

宋明造反,三十萬大軍壓境,你居然還笑得出來,這江山不是你梁家的了是吧?

“哎喲,太師啊!瞧你這客氣的。”

就在他錯愕間,梁休已經走到了他的麵前,自來熟地握住了他的雙手,深切道:“我替大炎感謝你啊!感謝你和南境豪族在這為難之際,出錢出物支援大軍南境作戰,真是太感謝了。”

卞謀先聞言,險些就吐血了,你還能要點臉嗎?啊?這明明是被你逼的。

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平複了一下體內的憤怒,卞謀言才拱拱手道:“太子殿下,你的條件,南境豪族答應了。

“這是五百萬兩,是南境所有豪族在京都的產業拚湊出來的,以示誠意。

“至於其餘銀兩和大軍所需要的糧草,大軍入南境之後,南境豪族會全數奉上。

“不然現在宋明占據了明州,無論是運糧還是運銀子,都有可能會被宋明的叛軍搶劫。

“江南豪族的誠意到了,還請殿下儘快出兵,以解南境之危。”

卞謀言一揖到底,梁休睨了他一眼,當時就嗬嗬,老傢夥,到現在了你還想給我玩套路呢?

大軍出擊?乾掉了宋明,你們還能給錢給糧?到時候恐怕是怎奈一個“拖”字了得了。

不過這些話現在是不能說出來的,不就是玩套路麼?誰不會,老子出兵了,把兵按在南境不動,不見錢糧不打仗,看你們能怎麼搞!

心裡這麼想,但他依舊滿臉笑容,連連點頭道:“好好好,太師既然這麼有誠意,本太子豈能冇點誠意呢?

“劉安,通知陳修然,讓他帶領野戰旅的將領,過來開會。”

卞謀言再次躬身道:“多謝太子殿下!”

“不用謝,是本太子謝謝你纔對。”

梁休非常不要臉,拍著卞謀言的肩膀道:“南境怎麼說,也是我大炎的領土,作為大炎的太子,維護國家領土統一,是我的責任。

“太師放心,大軍三日內處境,半個月內肯定能抵達明州城下。”

卞謀言嘴角直抽搐,看著眼前這張笑臉,強忍著冇有一巴掌閃過去,說得好有道理,險些都把我感動了。

“是,太子殿下辛苦了,那老臣就靜候太子殿下凱旋的訊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