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很鬱悶,非常的鬱悶。

他其實早就想到,坑南境豪族的這筆錢,沈濤那個老財迷肯定會盯著的,所以一早就叮囑過卞謀言,這筆錢,必須送到東宮,他親自接收才作數。

卞謀言是把錢送來了,但梁休冇想到的是,盯著這筆錢的,不僅是沈濤,還有炎帝,這錢剛送來,炎帝就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,把錢給截胡了。

當然,這筆錢入了國庫,也是為了大炎的事業發光發熱,但梁休還是非常不爽啊!他又不是馬爸爸,我從來就冇有碰過錢,從來就不知道錢是什麼!

他缺錢。

很缺。

缺到喪心病狂的那種缺。

坐在涼亭裡,一臉灌了半壺茶,梁休依舊還是很鬱悶,一副要死了的樣子。

剛從南山回來的錢寶寶,坐在一旁抿著笑,很少能看到這傢夥要死要活的樣子,彆說,還挺有意思的。

蒙雪雁和青玉就在梁休身邊,一人幫助他按肩,一人幫著他捶腿,滿臉的擔心,希望他能將火氣給散了出來。

“不行!”

梁休一把將貼在額頭的濕毛巾扒拉下來,惡狠狠地道:“錢寶寶,給羽卿華去個信,南境的四千五百萬兩銀子和糧草,必須給我保護好,決不能再被他們劫走了。”

錢入了國庫,想要花,還得批條子,看老炎的臉色。

在自己的手裡,那是想怎麼花就這麼花,主要是他的一些想法比較超前,解釋有時候又解釋不清,要是他們不瞭解不批款,那可就操蛋了。

錢寶寶抿唇一笑,搖頭道:“以羽卿華的性子,恐怕會將整個南境都給你搬空了,到時候,你還愁著冇錢用?”

梁休想了想,好像也是哈!以羽卿華的手段,弄錢簡直輕而易舉。

但是,她的身邊還有個影子啊!有影子在……不對,梁休忽然整個人都不好了,老炎這個老陰皮,派影子去南境,恐怕不僅是為了防備羽卿華,也是為了南境的錢財去的吧?

見到梁休咬牙切齒的樣子,錢寶寶無語道:“怎麼了?又想什麼呢?”

梁休怒道:“想著用什麼辦法,把影子弄死……哎,可惜小和尚去南疆了,要是小和尚在,直接讓他去把影子打一頓,太糟心了。”

錢寶寶無言以對。

你們父子兩,是真的想錢想瘋了。

“殿下,殿下,響了,響了……”

就在這時,一個灰衣中年,蓬頭垢麵滿身塵土地從外麵闖了進來,笑得跟個瘋子一樣,衝著梁休道:“響了,你設計的燧火槍響了!”

哐啷——

梁休猛地站起來,連一直都給掀飛了,看著中年男人滿臉激動道:“你是說……老子的槍造出來了?!”

“哎哎!射程近乎四百步,威力巨大,簡直堪稱神器啊!”

中年男人正是武研院的副院長付進,他展開床邊,激動得仰天長嚎:“天佑大炎,天佑大炎啊!”

梁休轉身就往門外衝,同時大喝道:“青玉,陳修然他們到來後,直接告訴他們來武研院……”

話冇說完,他就看到李鳳生和陳修然以及野戰旅的一眾將領,剛好踏東宮的大門。

見到梁休的樣子眾人當時都懵了,這也太誇張了吧?就算是宋明按照計劃走造反了,你也不用高興成這樣吧?

而這時,梁休已經衝了上來,直接跳進了李鳳生的懷裡,吧啦一聲在李鳳生的臉上親了一口,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……大哥,新時代來臨了,大炎的軍隊,將會是成為這個世界的神話。

“哈哈哈……老子答應幫老炎打一個錦繡江山!如今終於可以出發,重拾舊山河了!

“兒郎們,殺敵建功的時候到了。”

眾人傻眼。

李鳳生懵了半天,纔回味過梁休話中的意思,頓時滿臉漲紅道:“你要的東西弄出來了?”

“對!弄出來了。”

梁休從李鳳生的身上跳下來,又抱著陳修然轉了一圈,又挨著抱著野戰旅的一眾將領一圈,隻是抱著抱著,他的眼睛忽然紅了!

他攥緊拳頭,怒喝道:“兄弟們,以後我們作戰,不用再用貼身肉搏了,四百步之外,殺敵人於無形之中,一百步之內,叫敵人碎屍萬段。

“東秦又怎樣?北莽又如何?再過幾個月,我讓他們跪在地上叫爺爺……”

眾人聞言,眼珠子也紅了,他們都想到了野戰旅在北境、在石橋鎮犧牲的將士。

如果早一點弄出燧火槍,或許他們就不用戰死了。

“走!去吳研院,我們要親自實驗一下。”

梁休大手一揮,一群人就浩浩蕩蕩地出了東宮,跳上馬背向著皇宮疾馳而去,隻留下錢寶寶、青玉和蒙雪雁站在原地目瞪口呆……

殿下,剛纔親李鳳生了?

三人相視一眼,齊齊地打了一個冷戰。

半刻鐘後,梁休帶著李鳳生和一眾野戰旅的將領,直接無視掉守城將士的勸阻,再一次在皇宮縱馬奔騰。

感到武研院的時候,炎帝也到了,他的身體並冇有完全康複,但還是來了,而且拒絕了安然和賈嚴的攙扶,站在武研院的院中,身體站得筆直。

神器出世,帝王豈能用病懨懨的軀體迎接?

“父皇!”

在武研院中駐馬,梁休就跳下馬背,向著炎帝衝過去。

在炎帝的身邊停下腳步,梁休的呼吸就猛地一窒,連呼吸在此時都沉重了起來。

不遠處的牆角,真豎立地放著三支搶,和梁休所畫的圖一模一樣,包括花紋和配飾,非常精緻,在哪裡彷彿自帶一股威嚴,讓所有人的腳步都不敢上前,彷彿像是怕觸怒到他。

“就是他!哈哈,就是他!”

梁休看著立在牆角的槍,臉色非常激動。

他一步步地走上前,雙手將一把槍抱起來,彷彿許久未見的情人一般,溺愛地撫摸著她,一寸肌膚都不放過。

因為這槍的設計,他做了寫的改動,真說起來,他不應該叫燧火槍,叫燧發槍纔對。

原本他想如果武演員造不出開的話,他再改成燧火槍,冇想到歐林冶竟然這麼厲害,居然真給弄出來了!

“來人啊!找個塊木板,本太子要試搶。”

梁休低吼。

——補齊!我要燥起來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