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快,武研院的人,就給梁休找來了幾塊木板。

梁休在眾人的注視下,將三塊木板拚接在一起,又用一根長過七尺的木棒,當成腳和木棒釘在一起。

然後,再用武研院的筆墨,先在拚接好的木板上點了一點大紅,再以這一點紅為圓心,歪歪扭扭地畫了幾個圓。

一個簡易版的靶就出現了。

“這叫靶,以後練槍的時候用的……”

梁休笑著解釋,卻發現眾人看自己的目光,彷彿就像是在看一個白癡。

正想著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,就聽炎帝略帶冰冷的聲音傳來。

“就你這也配叫靶?武研院最先一批匠人,製作出來的靶,都比這醜陋的東西高明百倍。”

聽到這話,梁休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,這纔想了起來,騎兵、弓弩兵練箭用的箭靶,其實和槍靶冇多大區彆好吧!虧他還一本正經地想要和他們補充知識呢!

他臉不紅耳不赤,乾咳一聲,就讓郝俊纔將木板,立到了三百步外。

目測了一下距離,大概一百五十米左右。

這時候,梁休忽然發現了自己好像忽略了一個問題,槍弄出來了,好像冇有高倍鏡啊!雖然燧發槍有準心,但要一百五十米命中目標,還是有些困難的。

看來,回去就得研究一下了,這個世界已經有琉璃了,到時候再想辦法磨一下,先把望遠鏡弄出來,既然軍隊有點現代化的趨勢了,指揮官冇佩望遠鏡像話嗎?

郝俊才立好靶子,然後逃一般地躲開了。

梁休冇有再說話,拎著槍上前,填好鉛彈,然後就單膝跪在地上,舉槍瞄準靶心。

一百五十米的距離,在後世就是d槍的射擊距離,主要方式主要是跪或臥。

梁休雖然前世雖然冇有當過兵,但因為在大學軍訓時摸了一次真槍,還非常有幸地打了一次靶,此後,他就對打靶由衷地熱愛起來。

哪怕工作再忙,他每週都會抽出時間,去一次靶場。

因此射擊對他來說,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簡單,唯一的困難就是,這燧發槍他也是第一次摸……

梁休單膝跪在地上,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然後又緩緩吐出,快速摒除掉腦海中的資訊,再睜眼時,眼底隻剩下一片清冷。

舉槍.

瞄準。

然後,指尖漸漸地貼近扳機。

見到梁休專注的樣子,眾人的心也一下子提了起來。

因為大家都很清楚,如果試驗成功,那這個世界的戰爭格局,將會發生顛覆性的變化。

什麼精銳騎兵,什麼精銳步兵,就連東秦、南楚號稱無敵的神軍,也隻會在燧發槍的有效射程內瑟瑟發抖。

砰!

就在這時,一聲悶響宛若驚雷傳來。

隻見燧發槍的槍口升起一縷白煙,然後眾人的目光,齊齊地落在了遠處的木耙上,目光炙熱。

躲在不遠處的郝俊才,見到梁休收了槍,才從地上蹦了起來,再次向著靶子衝了過去。

在靶前停下腳步,郝俊才就看到那醜陋的木靶上,最中心的哪一點已經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碩大的洞孔。

“中……中了,正中靶心。”

郝俊才轉身大吼著衝眾人揮手,眾人聞言頓時滿臉激動,野戰旅的將領甚至抱在了一起,如野狼般嗷嗷直叫。

唯獨梁休嘴角微微撇了撇,不就是十環麼?我出手,必須的。

當初大學軍訓,營長就說他有當狙擊手的潛質,可惜,體弱限製了他的夢想。

這時,郝俊才已經操起木靶,衝回了眾人的麵前,將木耙屹立在胸前,滿臉嘚瑟,眾人才清晰地看到,梁休一槍正中靶心,而靶心已經變成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洞。

前後通透。

“我去,一百五十步外,一槍打穿兩指後的木板,這威力也太強了吧?”

“這要是打在人身上,還不直接被打成血窟窿啊?這槍……牛逼啊!八牛弩都比不上。”

“哈哈……成功了!我就說有太子殿下在,就冇有什麼不可能吧!”

“殿下威武,陛下萬歲,這下看誰還敢欺淩我們。”

“……”

野戰旅的一眾將領當時就瘋魔了,在哪裡手足舞蹈,激動得臉色漲紅,他們彷彿已經看到了拎搶上陣殺敵的場景了。

安然也目瞪口呆,看著自己這個弟弟的目光,彷彿在看一個怪物,這小傢夥腦袋是怎麼長的啊?怎麼什麼都會呢!

就連炎帝,一個堂堂的大宗師高手,這時候也是呼吸急促,緊攥著拳頭,拳頭都在輕微的顫抖。

的確如這小混蛋所說,有這東西在,真理就隻在炮火的射程之內。

“來人!調幾個箭靶上來。”

炎帝低吼一聲,他要親自驗槍。

賈嚴立即就衝了出去,片刻功夫,就搬來了十幾個箭靶,如之前的靶子一樣,將其全部屹立在一百五十步外。

“槍來!”

炎帝走上前,伸出手來。

梁休趕緊填充好彈藥,將槍遞給炎帝。

炎帝接過槍,走到之前梁休所跪的位置,端起槍就瞄準靶心,他是皇帝,不可能跪著,也不可能臥著。

砰!

槍響。

就在梁休以外炎帝肯定脫靶的時候,賈嚴扛著靶子跑回來了,梁休看了一眼就怔住了。

正中靶心,十環。

他瞪大了雙眼,真的假的?這不科學啊!第一次摸槍就能打出十環,難不成老炎也有成為狙擊手的潛質?還是運氣?

嗯,肯定是運氣。

梁休安慰自己,要是炎帝這樣的新手都這麼牛叉,那讓自己這樣的老槍手情以何堪?但很快,他就隻剩下目瞪口呆了,因為炎帝又連續試了幾槍,槍槍命中靶心。

而炎帝,一連打了幾槍之後,他的臉色已經由激動,轉化成凝重。

如果全軍裝備燧發槍,軍隊的戰力將會提高百倍甚至千倍,但如果敵人也弄出這種槍械呢?那大炎將會失去優勢!

難怪梁休會說,武研院將會是大炎的最高機密,燧火槍麵世後,武研院的確會成為各國間諜的重點關照目標。

“來人,把歐林冶叫來見朕!”

老傢夥現在傲著呢,全天都浸泡在研究室,連皇帝都不放在眼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