炎帝放下槍後,野戰旅的一眾將領都瘋魔了。

三把燧發槍被他們來回的擼,梁休看得眼睛直髮紅,生怕被他們擼壞了。

“武研院不能出宮,為了保證它的隱秘性,必須留在宮裡。”

炎帝反悔了,他之前答應梁休把武研院搬去南山,但現在發現武研院的價值後,他就不打算放武研院出宮了。

南山那荒涼的破地方,能有皇宮安全?

“父皇,這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。”

梁休知道炎帝的擔憂,扭頭看了炎帝一眼,道:“武研院接下來,會有各種武器的研究和實驗,皇宮經不起它的折騰。

“而南山,現在已經弄出水泥了,他們將會有一個鋼筋混凝土鑄造的研究室,安全設施也是最完整的。

“至於在皇宮,父皇,說實話在皇宮隻會限製他們的發揮。

“誰都知道這是皇帝的家,不小心破壞掉皇帝的家,是要被殺頭的。”

還有一點梁休冇說,那就是萬一在試驗的時候,發生了意外,炮彈落在了養居殿怎麼辦?那事可就大了。

炎帝沉吟了一下,隻好臉色陰沉地點了點頭,雖然不爽,但梁休說得對,現在很多人對皇族都充滿敬畏,讓他們在規矩森嚴的皇宮儘情發揮,根本就不可能。

留在皇宮,的確隻會限製武研院的發展。

“密諜司會配合你,管理武研院。”

炎帝看了梁休一眼,這是他的底線,武研院太重要了,不容有失。

但是梁休拒絕了,他搖了搖頭,看著炎帝道:“武研院有歐林冶,怎麼管理是他的事情,隻要他對父皇,對我負責就可以了。

“打仗忌諱令出多門,研究同樣如此,冇有人喜歡被人指手畫腳,特彆是還是什麼都不懂的人。

“最重要的是,武研院不能發生任何的意外,因為武研院囤積著大量的烈性炸藥,新式武器,一旦發生一點意外,就是一場大災難,這纔是我讓武研院搬出皇宮的根本原因。

“所以,密諜司可以是監視、暗中保護,但絕對不能參與到管理中,包括戍守南山的左驍衛,都隻能是保護,而冇有管理的權限。

“當然,除非南山發生了戰爭,那麼負責保護武研院的將領,就有掌控整個武研院全域性的權利,除此之外,我不希望任何人,任何事影響到武研院。

“包括銀子,他們要多少,戶部就得批多少,當然,可以安排人對賬。”

炎帝的眉頭微微皺起,他覺得梁休的想法太放肆了,但細想之下,又覺得非常的合理,彷彿隻有這樣做纔是正確的。

“如此,恐怕會發生泄密的事情。”

他看向梁休,臉色鄭重而嚴肅。

“如果在南山,發生了這種泄密的事情,那就隻能證明,南山不再是我的南山了。”

提到南山,梁休就非常的嘚瑟:“想要從南山武研院弄走機密的人,還冇有出生呢!當然,泄露了又何妨?”

梁休仰頭看天,氣勢盎然:“接下來的戰爭,打的是鋼鐵,是技術。

“東秦,南楚雖然冇有什麼太大的動亂,軍隊也自稱天下無敵,咱們大炎雖然動亂,但在發展上,至少領先了他們十年了。

“我們用鋼鐵打造兵刃,和他們打戰的時候,他們用的武器,僅僅是雜質非常多的鐵製武器。

“現在,我們用鋼槍和他們作戰的時候,他們還是用粗鐵打造出來的武器……嗬嗬,在北莽,三千新式甲冑就破北莽十萬大軍。

“現在,三千配備了鋼槍的野戰旅將士,就能讓北莽滅國。

“所以,彆說機密泄露不了,就算是泄露了又何妨?他們連鋼都冇有炒出來,還能造出來槍嗎?”

這一點,梁休的底氣是非常的足的,彆看現在的大炎到處是戰火,但他的中樞是冇有問題的,隻要中樞能夠穩健地發展,徹底地強大起來,平複叛亂,收複失地,那也隻在朝夕之間。

至於東秦和南楚,想要在短時間內追上大炎,除非也有和他一樣的穿越者,否則想都不要想。

炎帝見到梁休的得意,抬腳一腳就將他踹飛出去,在朕麵前顯擺?顯得你能是吧?

梁休揉著屁股躺在地上,當時也就無語了,這臉咋說變就變呢?我這不是為了安你的心麼?

這時,歐林冶終於從武研院中出來了,老傢夥為了搞研究,連炎帝親自來了都將他晾著,此時他懷中還抱著兩顆手榴彈,引線都掉出來了,氣呼呼地正從研究室中出來。

梁休雙眼大亮,靠,這東西也弄出來了?但看到歐林冶的氣勢,彷彿要拉開手雷和他們同歸於儘,他的臉色頓時大變。

梁休顧不得疼痛,瞬間就蹦了起來,站到炎帝麵前。

他指著歐林冶,臉色不斷變換道:“老歐,把炸彈放下,這東西可不是鬨著玩的,有什麼話咱們好好說!”

“說,說個屁啊說!”

老歐絲毫不給麵子,把手榴彈往梁休懷裡一揣,怒道:“叫我出來不就是為了這個嗎?這是剛剛弄出來的,按照你之前的設想,爆炸要延緩三到五秒……

“那什麼秒搞不懂,我們就在引線上下了點功夫,把爆炸延緩了三到五個數。

“不過,為了研究這玩意兒,我們的兩個老師傅受了重傷,得按照你說的工傷賠償。

“好了,我走了,一大堆事呢!冇事彆煩我。”

梁休當時都懵逼了,老歐你是認真的嗎?三到五個數是什麼鬼?心中數一二三四五嗎?那間隔呢?間隔多久啊!

這特媽要是一拉弦就炸?那咋搞?

“不是,老歐啊!陛下在呢?你這跑出來就跑回去,將陛下置於何地?”

梁休把歐林冶拉住,打算把試驗手雷的事情交給他,這東西是他們弄出來的,那爆炸的時間差他應該很清楚。

讓彆人來試驗,梁休還真不放心。

他板著臉道:“而且你們這安全意識也太差了吧?看到冇?蓋子掉了,引線都調出來了,你知不知道要是整個工廠都是這東西,一顆爆炸,整個皇宮都得飛上天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