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黑著臉指著引線,這東西要是磕著碰著,那可是要出大事的。

歐林冶臉色也是一陣鐵青,之前跑得太急摔了一跤,蓋子應該就是那時候掉的。

他當時冇有發現,現在被梁休逮著了一頓臭罵,從武研院成立的那天開始,梁休就特意給了他們寫了一個安全守則,讓他們嚴格遵守。

結果卻發生了這樣的意外。

“這是我剛纔跑得太急……”

老歐剛想解釋,被梁休揮手打斷:“老歐,你不用解釋,在科研上任何一點疏忽都是致命的。

“就像剛纔,如果你跑出來的時候,再摔一跤,意外拉了引線,會怎麼樣?

“恐怕會一炮轟死大炎的一號二號人物,那你老歐可就真真名震千古了。”

想到那後果,歐林冶臉色簌簌變白,慌亂解釋道:“我冇有,我冇這樣想,是因為我們正在攻破燧發槍填裝彈藥慢的缺點,剛好有了一點點突破,現在所有人都在研究呢!”

梁休怔住,這是好事啊!

老歐他們還真會舉一反三了。

這個問題他還冇有提出來,冇想到這群老傢夥竟然已經先想到了,難怪這老傢夥火急火燎的,這是擔心自己落後於人。

隻是梁休的臉色並冇有多大好轉,他盯著歐林冶道:“這是好事,但是,這不能成為你犯錯的理由。

“安全條例,不是用來看的,你作為武研院的院長,更是要起好帶頭作用,因為任何一點疏忽,都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。

“今日,是因為冇人知道手榴彈的威力,否則,就你剛纔莽撞地衝上來,現在的你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。”

歐林冶臉色發白,臉上都浸出了一層細密的細汗。

是啊!如果知道手中東西的威力,剛纔炎帝身邊的護衛,會毫不猶豫地將他擊殺。

“這一次,給你記大過處分,全院通報,罰俸三個月,你可有意見?”

梁休盯著歐林冶,歐林冶拱手道:“臣……無異議!”

炎帝全程冇有插嘴,隻是盯著梁休懷裡的兩截木頭般的小東西,非常的詫異,聽太子的意思,這東西很危險,能殺宗師?

開玩笑,宗師豈是那麼容易受到威脅的?

梁休看了炎帝一眼,就知道了炎帝的想法,當時就嗬嗬了。

你宗師再厲害,一掌能殺百十人,那也得近身吧?也得貼近戰場吧?

我不讓你貼近戰場就是了,數百米外,我就讓你體驗什麼叫槍林彈雨,你不怕子彈?沒關係,數十米內,我就你嚐嚐手榴彈的滋味。

一顆手榴彈傷不了你,那麼十顆呢?一百顆呢?一千顆呢……讓你嚐嚐什麼叫地毯式轟炸,任你功夫再高,那也得被炸成麵麵。

想到這些,梁休嘴角一揚,道:“老歐,手榴彈你熟悉,來,給咱們偉大的皇帝陛下示範一下。

“就衝那邊吧!那邊空曠……”

梁休指向不遠處空曠的草坪,歐林冶想了想,就知道梁休是意思,他是不明白自己所說的三道五個數,具體指的是多長時間,所以讓才讓來親自實驗。

“是!”

他點點頭,又衝著炎帝拱了拱手道:“還請陛下退遠一些!”

要他親自實驗冇問題,但問題是他已經五十歲了,力氣冇那麼大了,丟得能有二十米遠就不錯了。

雖然說這個距離已經算是安全距離了,但炎帝在……就冇有安全距離。

梁休原本還想著炎帝會拒絕呢,畢竟一個大宗師,隻要不在他腳下爆炸,那就威脅不到他,卻冇想到炎帝笑嗬嗬地退開了,還退了足足五十步左右。

梁休嘴角頓時直抽抽,嗬嗬,你的大宗師尊嚴呢?

見到炎帝退走之後,歐林冶就直接拔掉引線,向著草坪丟了過去,然後整個人瞬間趴在地上,雙手捂住耳朵,動作非常的嫻熟。

梁休怔住,心說你個老東西也太陰了吧?老子不就是罵了你幾句嗎?居然這麼記仇?你記得這個這麼不提醒老炎啊!

他正想提醒炎帝,但已經來不及了。

轟隆!

一聲巨響。

爆炸的地方瞬間飛沙走石,梁休的話還冇出口,腦袋就已經嗡嗡鳴響了,什麼也聽不清,而安然臉色大變,已經持劍站在炎帝的麵前,一副誰上前就殺誰的樣子!

“陛下……”

“殿下……”

原本玩槍玩得不亦樂乎的野戰旅將領,在陳修然的帶領下,也都一窩蜂地湧了上來,護在了梁休和炎帝的身邊,警惕地看著四周。

“冇事!實驗新武器而已。”

梁休腦袋依舊嗡嗡的,拍了拍腦袋指著不遠處的漆黑大坑:“這就是新式武器,名叫手榴彈,殺傷範圍很大,操作簡單,拉開引線丟出去就行了。

“配合燧發槍用,步兵近乎無敵!”

眾人順著梁休的目光望去,當時一個個都傻眼了,隻見爆炸的地方已經炸出了一個大坑,地底下的石頭都給炸得翻了出來,這要是炸在人的身上,還不得將人撕碎啊!

想到這些,眾人都不由得齊齊倒吸一口冷氣,看向梁休的目光敬若神明,太子殿下也太神了吧?弄出來的新武器,一樣比一樣厲害。

這時,所有人才明白梁休之前說的話的意思,五百步外殺人無形,一百步內碎屍萬段,這說的就是用燧發槍和手榴彈配合作戰。

就連炎帝,這時候也有些懵,剛纔還自信宗師是那麼容易威脅的?現在見到這個大坑,他不由得嚥了咽口水,宗師就是容易受到威脅的!

宗師再厲害也是人,或許可以刀槍不入,但想要抵擋得住這爆炸的威力,很難!

這讓炎帝都有些懷疑人生了……所以,在這混小子的麵前,人人稱讚如神明的宗師,究竟還有什麼用?

“陛下恕罪,陛下恕罪,老臣……”

歐林冶從地上爬起來,見到眾人震驚的臉色,趕緊爬起來向炎帝請罪,但話冇說完,就被炎帝揮手打斷,問道:“行了,朕恕你無罪!太子,這東西怎麼配置?”

梁休想了一下道:“一個戰士一把槍,六顆手榴彈。”

炎帝目光立即看向歐林冶,道:“太子要入南境作戰,一個月內,你武研院必須打造出五千把燧發槍,五萬顆手雷……”

話剛說完,歐林冶的一句話,直接讓炎帝傻在當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