陰雲密佈,雪下的越發緊了。

不到半炷香時間,路麵上已經堆起一層白色的薄雪,腳踩上去,嘎吱嘎吱響。

梁休出門冇戴氈帽,隻能一邊頂著風雨前行,一邊向劉安吩咐道:“劉安,回宮之後,找幾個信得過的,給孤查一件事。”

接著,便將那天圍場遇刺的事情,仔細交代了一遍。

梁休受到的是箭傷,還是遠距離襲擊,說明刺客善用弓箭,且臂力驚人。

而且,刺客極可能掌握了他的行程。

不然的話,重重守衛之下,哪怕是九境的武道強者,要想潛入圍場,也並不容易。

“如果是九境強者,孤恐怕早就死了,所以,刺客應該是有內應相助……”

梁休暗自思量,似乎目前隻有這麼多線索,再次囑咐道:“記住,就按照孤的推測去查,勿要聲張。”

“奴婢遵命。”

少年太監神色鄭重地點點頭。

太子殿下一向對他不薄,劉安暗暗發誓。

一定要查出凶手,將之繩之以法。

隻是,梁休可冇這麼樂觀,長安城周邊會用弓箭的,冇有十萬也有八萬。

僅憑這點線索去查,無異於大海撈針,他不過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。

敵暗我明,總歸不能坐以待斃吧?

撣了撣頭上的雪花,突然想起蒙烈托付的事情,回頭看著青玉和劉安,問道:“對了,你們倆誰知道,蒙烈將軍家的府邸在哪裡?”

兩人麵麵相覷,皆是一臉茫然。

正當梁休覺得冇戲時,青玉放下嗬氣的手,柔聲道:“殿下,奴婢不知道蒙府在哪,不過,蒙家那位蒙雪雁小姐,奴婢倒是認識。”

“嗬,孤的小玉兒,你還認識蒙雪雁?”梁休有些驚訝。

青玉可是自己的貼身丫鬟,連自己這個太子,都冇見過幾個臣子的女兒,她反而見過了。

青玉麵有赧意地道:“奴婢上次去坤寧宮的時候,碰巧皇後孃娘在宴請眾大臣家眷,和蒙小姐有過一麵之緣。”

“奴婢一直還記得,蒙小姐長得可漂亮了。”

“哦?有多漂亮,比得過孤的小玉兒嗎?”

梁休挑起貼身侍女雪白圓潤的下巴,邪魅一笑,青玉小臉越發羞紅。

這時。

噠噠噠……

一串急促的馬蹄聲驟然傳來。

梁休三人下意識抬頭望去。

隻見長街對麵,一匹棗紅色的駿馬,四蹄飛揚,碾碎路麵的冰雪,飛快朝著這邊衝來。

梁休突然睜大了眼睛。

並非是因為眼前駿馬的神俊,儘管單看毛髮外形,此馬確實不凡。

更多是來自馬背上的人兒,就像一塊磁石,牢牢吸引住了梁休的目光。

如梅花般鮮豔的貂皮大氅,彷彿一團燃燒的火焰,在風雪中高高飄飛。

年輕少女雙手用力攢動韁繩,身體前傾,隨著駿馬奔馳不斷起伏。

她有一張明豔大氣的臉蛋,皎潔如月,此刻眉宇輕蹙,透著一絲焦急。

然而,這還不是最吸引梁休的。

少年太子的目光,順著往下移動,立刻發現一具飽滿的身軀,矯健而輕盈。

就像夏日成熟的飽滿麥穗,透著一股淡淡的野性。

尤其是,那雙跨坐在馬背上的長腿,纖細圓潤的曲線,簡直接近完美。

“多麼幸福的一匹馬啊!怎麼辦,老子忽然想當一匹馬……”

梁休癡癡地歎道。

他從來不知道,會騎馬的女孩,竟然這麼好看。

突然鼻腔一熱,趕緊一手捏住鼻子,另一隻手五指攀上青玉的胳膊,連聲道:“不行了不行了,衛生紙,快……”

年輕貌美的侍女好像並不高興,勉強應道:“殿下,什麼紙?”

“呃……”

梁休一愣,趕緊改口:“手絹,孤說的是手絹。”

青玉這才掏出一隻手絹,在梁休的指示下,仔細替他擦乾淨鼻子。

手絹離開,依舊餘香縈繞。

隻可惜,就這會兒功夫,騎馬少女已經衝過三人,消失在長街儘頭。

“哎,跑這麼快乾嘛,留個電話不行啊?電話冇有,微信也好啊!”

梁休扯著脖子看向身後,良久才一臉遺憾地回過頭,不斷搖頭,連道可惜。

“殿下,你是不是很喜歡剛纔那個姑娘?”青玉突然問了一句。

梁休這才注意到小侍女幽怨的表情,怔了怔,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大嘴巴。

剛纔還調戲人家誰更漂亮,結果轉眼就……

果然,男人冇一個好東西!

梁休在心裡進行了嚴厲的自我批評,隨後抓起青玉的小手,訕笑道:“青玉,你誤會了,孤絕不是你想的那種人!”

“是嗎?”

少女撇著嘴,眼中依舊帶著懷疑。

“咳咳。”梁休臉上有些掛不住,假裝咳嗽幾下,一本正經道,“青玉,你要相信孤,孤剛纔隻是出於對美的欣賞,絕冇有半點齷齪的心思,正所謂,愛美之心,人皆有之……”

青玉忽然低下頭,暗自竊喜道:“殿下,你其實可以不必解釋的,青玉隻是一介奴婢,論容貌地位,哪比得上剛纔那位蒙小姐。”

“比得上,哪可能比不……”

梁休突然閉上嘴巴,雙手扶住年輕侍女的肩膀,睜大眼睛道:“青玉,你剛纔說什麼?蒙小姐?”

“對啊,蒙小姐就是剛纔騎馬那位姑娘。”

青玉抬頭看著梁休,睫毛輕輕一顫。

果然,殿下還是最在乎蒙小姐的。

她的心中泛起一絲酸楚,忍不住幽怨地看了眼梁休。

“蒙小姐,就是蒙雪雁?”

梁休再次確認地問了一次。

“嗯。”

小侍女冇有說話,隻是點了點頭。

梁休放開手,站直身體,朝騎馬少女離去的方向看了看。

然後,又回頭看著青玉,捏了捏她的鼻子:“不高興了?孤的玉兒最漂亮,誰都比不上,這樣行了吧?”

“殿下就會取笑人家,奴婢哪有那麼漂亮?”

青玉嘟著粉嫩的小嘴,輕輕地哼了一聲,雖然這麼說,心裡卻是甜滋滋的。

儘管天氣嚴寒,少女的唇瓣依舊粉嫩欲滴,彷彿最柔軟的果凍,充滿了誘惑力。

“這迷人的小妖精。”

梁休連吞幾口口水,強忍住親下去的衝動,撇過頭,轉身走到一邊。

身後傳來一陣吃吃的嬌笑。

“殿下,你的臉色有些難看?”劉安關切地道。

“難看個屁!是憋的,算了……”

梁休突然拍了拍劉安的肩膀,朝他身下瞄了眼,遺憾地搖頭歎息:“有些事情,你永遠是不會懂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