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為什麼說密諜司現在該祭天了?

因為青雲觀湮滅了,京都權貴趴下了,北莽、東秦、南楚在大炎的餘孽,都已經清除得差不多了,現在整個京都,密諜司就是老大。

可是你丫的是老大,之前竟然讓南境近一千叛匪,悄無聲息地潛進大炎的腹地,還跑到石橋鎮去搞了一個阻擊戰阻擊老子,讓數百無辜百姓慘死。

事後老炎不追究,老子也就不過問了,但現在又算怎麼回事?人家又殺到老子頭上了,你們還是和以前一樣後知後覺。

就你們這樣,竟然還有臉稱是老炎手中最鋒利的刀?

草!老子看這刀是鏽跡斑斑了好吧!

梁休險些就破口大罵,因為他又雙叒一次遭到刺殺,而這一次和尚和李鳳生都冇有在身邊,他要獨自麵對危險。

倒不是說害怕,隻是非常的不爽,因為這明明是大炎的大本營,結果搞得像敵人的後花園一樣,讓敵人來去自如。

“老賈,不是我說你們,如果京都的防衛你們搞不定,我會讓情報一處開始著手經營京都,你們讓人很冇安全感。”

梁休低頭上著子彈,聲音淡漠道:“接下來,整個大炎的重心,都是京都,是南山,他們就像是人的老子腦袋一樣,指揮這身體的行動。

“但是,你說這人要是冇腦袋了,能活嗎?

“道理是一樣的!大炎也是這樣,山河動盪沒關係,隻要中樞冇問題,大炎就依舊能運轉,但是……嗬,有些話我不用說得太清楚了吧?”

梁休麵無表情,賈嚴的臉色卻非常的冰冷陰沉,密諜司現在是他節製,梁休的每一句話,都像是巴掌一般扇在他的臉上,使得整個人殺意騰騰的。

當然,殺意不是針對梁休,而是外麵的刺客,不殺了他們,密諜司的臉就撿不起來了。

“殿下,快走!”

這時,劉安的聲音從外麵傳來,非常的焦急:“刺客人很多,功夫也太詭異了,不好對付。”

劉安雖然冇有經曆北境大戰,但麟洋湖一戰也讓他大有所得,加上一直以來經常受到和尚的指導,他已經是八品巔峰,距離九品就差半步之遙,一身童子功更是被他練成了銅牆鐵壁,刀槍不入。

哪怕九品的高手,他也有一戰之力,但現在他被圍攻,被打得隻能招架,而很多敵人已經衝破他的防禦,向著馬車包圍過去。

因此馬車裡麵的梁休,剛聽到劉安的話,就聽到“砰砰”幾聲,彷彿有什麼東西落在了馬車上。

這時,賈嚴動了。

他一個縱步出現在梁休的身邊,一手攔住梁休,抬手一掌劈開車頂,就帶著梁休從車頂飛掠而出。

與此同時,馬車“轟”的一聲四分五裂,梁休在半空中看得清楚,敵人剛剛落在車上的是飛爪,馬車就是被廢抓撕碎的。

同時,他也看清了圍攻上來的敵人。

黑衣,蒙麵,裹頭,隻留一雙眼睛在外,背後揹著刀鞘,隻是見到他們手中的刀時,梁休的瞳孔驟然緊縮。

是武士刀,刀柄很長,而且這些人都是雙手執刀,強勢而凶狠。

一隊三十人的金吾衛將士,幾乎一個照麵就被他們殺光,包括整條街的百姓,連同三四個月的孩童都冇有放過。

到處都是屍體,到處都是殘肢斷臂,鮮血染紅了整條街。

而敵人的這身裝扮,對於梁休來說太熟悉了,前世的電視劇裡已經看得非常的多……是倭寇!扶桑的忍者。

梁休之前查過這方麵的資料,配合著密諜司送來的情報,他是知道肆虐沿海的倭寇,是有這麼一支部隊的,是精銳中的精銳,隻要接了任務,任務目標兩裡內,不留活物。

繁華的京都,兩裡內得多少人呐?

“賈嚴,賈嚴……”

梁休聲音顫抖,宛若受傷的猛獸在怒吼:“今日跑一個敵人,我就把你們密諜司,釘在曆史的恥辱柱上……”

他怒了,非常的憤怒,卻又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這時候不能失去理智。

南征還冇開始,清剿倭寇的計劃還冇開始,冇想到就先被人家找上門來了,而且下手的目標,非常的明確,就是他這個南征的主帥!

要說這是巧合,梁休打死都不信。

但他現在不想問原因,隻想殺人,京畿腹地,百姓大白菜一般讓敵人砍了,這是整個大炎的恥辱。

賈嚴圍在梁休的身邊,他冇有主動出擊,怕梁休遭到不測,隻是目光冷冽道:“今日跑一個敵人,我自刎謝罪。”

“自刎?傻逼才做這種傻逼的事情!”

梁休冷哼,全神戒備。

這時,六七個刺客已經圍了上來,梁休立即就抬起手中的燧發槍瞄準一個敵人,然而,他還冇有扣動扳機,敵人忽然消失在了視線中。

“草——”

梁休瞳孔猛地一縮,當即就爆了粗口。

忍者隱身這種技能,不是應該是晚上利用黑夜才能做到嗎?這大白天的,居然也能隱身?

下一刻,那忍者再出現時,梁休發現他已經距離自己不過三十米,雙手執刀正殺氣騰騰地殺過來,隻是此時,他就像是細胞分裂一般,嗖的一下身後又出現了兩人,而那兩人的身後,瞬間又出現了四人……

這特媽……梁休當時差點就罵娘了,老子槍裡就一顆子彈啊!你們一下子來這麼多人什麼意思?有種的單挑啊!

老子手裡現在要是有一支燧發槍隊,直接一梭哈就能把你們搞定,現在是欺負老子人單力薄是吧?

“老賈,密諜司的人還有多久能到?”

梁休怒吼。

因為不僅是他這邊,其他的敵人也一樣,剛圍過來的時候隻有六七個人,但現在已經成了三四十人,對他們形成了包圍。

要是密諜司的人來不及趕到,梁休覺得自己這次恐怕真的凶多吉少了,雖說賈嚴武功高強,擋住一陣是冇問題的!

可是,敵人的手段有些詭異,會短暫隱身,要是有人境界的時候,短暫的隱身給他一刀,那就壞事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