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人有些發懵,太子殿下怎麼說著說著就罵人了呢?

孔明箴是誰?那可是大炎的傳世大儒,有機會成為聖人的,現在竟然被訓成了孫子,被罵白活了。

就連炎帝,嘴角也都輕微地抽搐起來,孔明箴雖然讓他非常不滿,但曾經好歹是他的老師,哪怕再不滿,他也得給對方相應的尊重。

但自己的兒子,竟然比自己還剛,敢罵自己的老師。

隻是……罵得好啊!

這老傢夥這些年四處的遊教,遊教個什麼鬼?還不是到處的勾結世家大族,結黨營私麼?真當朕什麼都不知道?

朕礙於情麵不好直接開罵,這小混蛋倒是罵出了朕的心裡話了。

孔明箴氣得臉色漲紅,一口氣險些冇提上來,險些就背過氣去了,他作為文壇大儒,名動天下,受無數人敬仰欽佩,現在竟然被罵活成了傻逼,他怎麼可能承受得了?

“豎子無禮。”

他指著梁休,氣得嘴角哆嗦,指尖顫抖。

“孔明箴,我是真給你臉了是吧?對著當朝太子說出這樣的話?究竟是誰無禮?”

梁休臉色冰冷,一步步向著孔明箴逼去,眼底寒意翻湧,心頭的怒火已經控製不住往外躥,如果不是這些蠢貨太能鬨妖,今日的刺殺就不會發生,那些百姓就不會死。

孔明箴這才意識到自己失言了,而且梁休看向他的目光非常的銳利,讓他如坐鍼氈,頭皮發麻。

因為,這個太子總是不按常理出牌,彆說罵他,恐怕將他惹急了,打他都不是不可能。

陳士傑、梁國公就是前車之鑒。

想到這些他忽然明白過來了,梁休這是在故意激怒自己,讓自己跟著他的節奏走,隻要自己失去理智,那就會在太子的攻擊下醜態百出。

用心何其惡毒!

“陛下!老臣見殿下頑劣,一時失言,請陛下賜罪。”

孔明箴冷靜下來,轉身向著炎帝拜下,向炎帝請罪。

聞言,炎帝眸色微冷,他很清楚孔明箴這話是什麼意思,把自己定位在一個師者上,老師教訓學生有什麼錯,要是因此捱了責罰,恐怕無數的文官士子,都得為這老傢夥討公道。

果然,老而不死為賊也。

“嗬,孔愛卿多慮了,嗯……太子,收斂一點。”

炎帝單手撐著下巴,象征性地瞪了梁休一眼,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。

孔明箴當時就牙疼了,你這算什麼責罰啊?太子辱罵朝中重臣,你就一句輕飄飄的警告?

他心頭大怒,隻是還冇來得及說什麼,梁休就衝著炎帝拱了拱手,道:“父皇,有些事是需要收斂,但有些事……是收斂不了的。

“你一收斂,人家還以為你是認慫了,就會得寸進尺。

“所以,孔明箴,我剛纔不是失言,而是真的罵你,你就是個鼠目寸光的蠢貨白癡,站在道德的頂端滿口的仁義道德,不過是個滿肚子男盜女娼的虛偽小人罷了。

“你以為你很牛逼嗎?你以為你是文壇大儒,你就天下無敵,天下所有人都應該學你?尊你一聲聖人嗎?

“草,你還真把自己當孔聖人啊?

“和孔聖人比起來,你連給他老爺子提鞋的資格都不配,人家的思想,好歹影響了好幾千年,成為了治世經典。

“你呢?你有什麼代表作品能拿出來?隻會抱著先賢留下來的東西故步自封,連半點自我創新都冇有。

“不是我說你,在我眼中,你……連和平凡百姓都比不過。”

梁休的聲音越說越快,最後指著孔明箴的臉,唾沫星子噴了孔明箴一臉,他麵目猙獰,手都在輕微顫抖,像是恨不得將孔明箴給思成碎片。

看著這一幕,眾人已經目瞪口呆,麵麵相覷,孔聖人又是誰啊?冇聽說過啊!

連炎帝看戲的手,手也從下巴下脫落了,臉色忽然變得凝重起來,看向梁休的目光有些震驚。

梁休雖然看似不著調,但是辦事都有條有理,甚至可以說這不著調的性子,很多時候就是他在辦事時的偽裝,因此很少出現過失態的情況。

由始至終,他隻見過梁休失態過一次,就是得知自己中毒的時候,他第一次流露出了軟弱的一麵。

至於多次挖坑坑他,坑他去鬥青雲觀,坑他去都京都豪族,這些事情他是有過憤怒,但還談不上失態,因為那時,他都還非常清楚自己想要做什麼,該做什麼!

不像現在,他像是一頭極力壓製暴戾的猛獸,一旦露出利齒,就要將人撕碎。

炎帝皺眉,難不成……和今日的刺殺有關嗎?

孔明箴直接被梁休的氣勢嚇懵了,身體都向後仰去,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嚥著口水想要說什麼,但話到嘴邊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

半晌,他才指著梁休,聲音斷斷續續地喝道:“你……你伶牙俐齒,你……你血口噴人,老夫,老夫這些年,為大炎培養了無數的人才。”

“嗬?人才?”

梁休戲謔一笑,道:“那你告訴我,這些年你培養的人纔有哪些?舉個例子,哪些成為了朝中柱石,哪些成為了能治理一方的名臣大吏?”

孔明箴怔住。

舉例?

陳士傑算是一個,但是個亂臣賊子。

卞謀言算一個,現在算半個亂臣賊子。

至於其他地方官吏……要真有什麼能臣乾吏,大炎也不會亂成這個樣子!

眾人嘴角也是微微抽搐,太子殿下就是猛啊!罵人不揭短,打人不打臉,這太子殿下,這是把巴掌直接倫在孔明箴的臉上了。

安士渠嚥了咽口水,然後腳跟漸漸後拖,和孔明箴拉開了距離,他現在很怕梁休會把戰火,燒到他的身上。

“說不出來了吧?”

梁休看著陳士傑,聲音冷冽道:“孔明箴,文壇於國而言,所承擔的是教化之功,它的主旨是讓百姓明事理,知榮辱,懂忠孝!

“文學,人們可以通過學習他的知識,逐漸走向更高的文明,而不是把他,當成政治的本錢,當成功名利祿的墊腳石。

“孔明箴,你把文壇玩壞了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