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被襲擊,到襲擊結束,梁休都懷疑遇刺的事情,肯定和孔明箴有千絲萬縷的關係。

但是從現場離開後,梁休仔細地將整件事情覆盤後,很快就從細節中,發現了很多的問題。

孔明箴的聲望很高,影響力幾乎傳到了大炎的每一個角落,隻要是書生,都知道大炎的文壇代表人物是孔明箴,那是個神仙一般的人物。

可是呢,孔明箴雖然有名,但權勢不高。

天下讀書人的事情,他能插得上手,哪怕是他振臂一呼,能叫天下文人一起起來反抗他這個太子,但像謀害他這種大事,孔明箴是冇有能力去做的。

因為他不像陳士傑有京都豪族撐腰,也不像卞謀言有南境豪族協助,連基礎的情報工作,他都做不到,又怎麼可能勾結得上凶殘的海寇呢?

唯一的解釋,有人想要藉助孔明箴的手,挑起京都風雲。

或者說,殺他!

那麼這個人,又是誰呢?

譽王遠在禹州,燕王蝸居在南山,暗影主宰?這老貨要是勾結也是勾結南境豪族,勾結海寇意義不大!連他都孫兵折損將了,又能拿出什麼本錢,請倭寇出手呢?

卞謀言?南境豪族?

倒是有這個可能,但是他們不久前已經給了錢,請求他出兵南境了,那為什麼還要殺他?道理上講不通,總不能是錢多燒的吧?

那究竟是誰呢?

雖然想不通,但有一點梁休很確定,這是個棘手的人物,而且位高權重,對京都瞭如指掌,不然,不可能避開密諜司,避開李鳳生的行動處,秘密地讓倭寇潛入京城,而不露絲毫的痕跡,在關鍵時刻,給了他致命一擊。

梁休很清楚,如果不是因為燧火槍發威,一槍乾掉了忍者的頭領,現在他的腦袋,已經給了人當夜壺了。

其實不僅是梁休,炎帝,劉溫,魏青等掌控大權的幾人,也第一時間就想到此事和孔明箴無關,孔明箴也隻是被人利用了。

之所以故意搞這麼一出,彼此默契配合著演一齣戲,就是為了能名正言順地逼著孔明箴退位。

畢竟,孔明箴雖然冇有多大的權利,但影響力是在太大了。

他動動口,那些舊派的文人,會前赴後繼地製造麻煩,梁休冇那麼多時間去和他們掰扯,炎帝也冇那個時間。

那麼,名正言順地將孔明箴禁足,就是最好的辦法。

隻要他不出來,敵人就想再用他來作妖,也冇有多大的效果。

而孔明箴這時候也明顯意思到了這一點,他當時整個人都懵了,有必要嗎?啊?有必要嗎?為了對付我這麼一個糟老頭子,你們還如此大大費周章地演戲?要不要臉了!

明白是明白過來了,但孔明箴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新機,炎帝一發話,事情幾乎就成定局了,他根本就冇有機會在反抗!

哪怕心有不甘,他也隻能認命:“是,老臣年事已高”

“冇事,愛卿雖然年事已高,但依舊是我大炎的柱石,是我大炎文壇的領袖。”

炎帝看著孔明箴,揮了揮手道:“乞骸骨這種話,愛卿就不用說了,愛卿有大才,朕豈會輕易放愛卿離去呢?

“就像朕剛纔所說的,愛卿先在府上養一段時間的身體,養好身體後,朕會給予愛卿委以重任,屆時,愛卿可莫推辭。”

孔明箴看著炎帝,卻見炎帝雙眼亮得跟兩個燈籠,真的根發現了什麼大人才一般。

隻不過孔明箴冇有半點的高興,他總覺得炎帝的目光太火熱了,火熱得他頭皮發麻,心頭反而有些不好的預感。

劉溫、沈濤等人也有些詫異,這和他們想的不一樣,他們以為炎帝會藉此機會,清除掉孔明箴,畢竟他的影響力很大。

唯獨梁休的眼角猛地挑了挑,他很清楚炎帝出現這副表情是什麼意思!這老傢夥肯定又想到了什麼好的法子,要開始坑人了啊!

“是,老臣謝陛下隆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