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冇有再在皇宮逗留,他怕炎帝心血來潮,又變著法子來坑自己,帶著劉安在金吾衛的保護下,回了東宮。

至於刺殺的事……梁休從來就不認為自己是什麼善男信女,你要殺我?那就做好被我反殺的覺悟。

但這件事,他隻能交給李鳳生,讓他啟用京都的能量,暗中查探。

“一二一,一二一……”

剛進東宮大門,耳邊就傳來了熟悉的音律。

這是赤練的聲音,梁休有些詫異,總不能是這女將軍把特戰隊的將士,拉到東宮來訓練了吧?

進了院,他循著聲源的方向望去,隻見大院中,三個穿著軍裝的妙齡美少女,正在練齊步。

領頭的正是赤練,她一身軍裝,卻將高挑的身材襯得淋漓儘致,腰間繫著皮帶,皮帶上套著槍套,槍套中彆著一柄精緻的小槍,非常的英姿颯爽。

她一頭長髮已經剪成了齊肩短髮,戴著軍帽,麵有笑容,整個人已經不像曾經那樣殺氣十足,而是充滿了生活氣息。

明顯,東宮的生活,對她產生的影響是非常的大的。

當然,到目前為止,她依舊住在地下室,並且甘之如飴,對青玉精心安排的豪華房間都不屑一顧。

至於跟在她身邊的,是青玉和蒙雪雁。

不得不說,這兩妮子穿著軍裝的樣子非常的漂亮,青玉看上去嬌憨可愛,隱隱帶著一絲的俏皮,青玉性子比較靜,但身材高挑,軍裝穿在她的身上,愣是穿出了一股子的高冷範。

這讓梁休不由想到羽卿華穿著軍裝的樣子……思想莫名地有些歪。

“哎喲,咋個意思啊這是?”

梁休上前打量著三女,笑吟吟地道:“咋地,你倆想跟著赤練的特戰隊混呐?”

坐在院前端著茶杯的錢寶寶,頓時翻了翻白眼道:“她們是負責監督……保護你安全的,免得你到了南境,遇上羽卿華,冇個節製,死在女人的肚皮上……”

錢寶寶說這話情緒是非常重的,梁休還真有些不敢反駁,自從得到老炎的許可後,這個女人在東宮就實行了主母的權利。

青玉、蒙雪雁、包括羽卿華在內,都被她治得服服帖帖的,總之不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,反正這些人見到她就像是老鼠見了貓,那是冇有一點點意見。

就連梁休,見到她也有些莫名地發怵,聞言尷尬地摸了摸鼻子,也不接錢寶寶的話,隻是看著青玉三人道:“頭髮剪短了,穿軍裝很好看,但是呢,頭髮斷了你們再穿原來的裙子,就不怎麼好看了。

“來書房,我給你們拿一些設計的新衣服。”

有了北境之行,梁休早就預料到南境之戰,這幾個小妞肯定也會跟著走的,所以他早就有準備,參照後世給幾女設計了很多套裙子。

“啊?殿下你給我們設計的嗎?”

蒙雪雁眨眨眼,舉著攥著的小拳頭,美眸炙熱,太子殿下設計的,肯定都是好東西。

青玉、錢寶寶美眸都亮了起來,包括殺伐果斷的赤練,這時候也有些嚮往,因為她非常喜歡梁休設計的軍裝,那他設計的新衣服,肯定也會非常的好看。

“那是自然!我專給你們設計的,天下隻此一家!”

梁休仰頭,非常的嘚瑟。

錢寶寶直接從後麵擼了他後腦勺一巴掌,青玉和蒙雪雁就左右拉著他,向著書房走去。

進了書房,梁休就走到書桌前,打開抽屜,將壓在最底層的畫好的設計圖拿了出來,擺在了書桌上。

青玉、錢寶寶幾人立即湊了過睞,見到顏色各樣的圖紙後,當即眼睛都直了。

“我的天,這也太好看了吧?穿起來一定很好看!”

“這是什麼?高跟鞋,迷你裙,連衣裙……”

“這兩個圓圓的是什麼?內衣?嗯,這小內內又是什麼?”

“……”

幾女滿臉激動,手持圖紙在哪裡討論,甚至錢寶寶已經當場保證,三天內就讓這些姐妹穿上這些裙子。

梁休扶額,當時都無語了,心說你們都不看解釋的嗎?

兩個圓圈的是什麼?內衣啊!小內內……穿在哪裡都不看嗎?

在我麵前說這麼一大隊虎狼之詞,怎地,當老子是柳下惠坐懷不亂啊!

梁休無語,躡手躡腳地離開書房,這時候這幾個女人隻在乎圖案,還冇有看註解,要是看了註解,估計會出事!

隻是剛抬步,青玉的一句話,直接將他說的愣在當場。

“咦,這個最好看,看上去很薄哎,上麵是粉色,下麵是灰色,可是……這麼是開叉的啊?”

噗——

梁休險些噴出一口老血,怎麼把這玩意兒也設計進去了?

他趕緊跑回來,一把從青玉的手中搶過了設計稿,敲了敲青玉的額頭,義正言辭道:“笨蛋,為什麼開叉,是因為還冇有設計好。”

嗯,必須是冇有設計好!

錢寶寶凝了凝眉,道:“我看看……”

“等我設計完成再看!”

梁休轉身就走,不作停留,並且已經做好了隨時銷燬圖紙的打算,主要是赤練太厲害,他打不過。

見到梁休驚慌出了門,錢寶寶纔看向青玉,道:“那設計圖叫什麼名字?”

青玉想了想,道:“好像叫情趣什麼還是什麼情趣的,我當時隻顧著看圖了!”

聽青玉這麼一說,錢寶寶立即重新拿起桌上的圖紙看了起來,其他三女也像她一樣,看起了圖紙的註解。

很快,四人的臉色立即就漲得通紅。

“呸,登徒子!”

“流氓,采花賊。”

“太子殿下怎麼這樣啊!”

“我要殺了他!”

“……”

梁休已經跑到了院中,太陽很大,但他卻脊背發涼。

……

夜裡。

密諜司終於傳來了訊息,幫著倭寇進京都的是京都一個在難上做生意的豪族,而密諜司查到時候,這家人已經全部被殺了。

遊所為從傷口上判斷,凶手正是倭寇。

而逃走的幾十個忍者,再被殺了大半後,逃到西城有人秘密接應,最終全部消失在了西城,密諜司冇有找不到一點線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