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衛連如此大張旗鼓的行動,自然是逃不過密諜司和京兆府的的耳目的,所以很快,正在東宮大書房寫書的梁休,就接到了李鳳生送來的訊息。

聽到這個訊息,梁休整個人當時都懵了:“啥玩意?上官策?你確定是上官策?而不是徐懷安?”

李鳳生很肯定地點頭道:“是上官策的警衛連。”

“這小子瘋了吧?”

梁休猛地站了起來,連椅子都被掀翻在地,他拍著腦袋道:“誰給他的命令,允許他私自帶兵出軍營的?單憑這一條,老子就得將他軍法從事!”

李鳳生臉色陰沉道:“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,現在的問題是上官策一動,之前的計劃就亂了……”

“那就調整計劃!”

短暫的憤怒後,梁休也立即反應過來上官策為什麼不請示,就直接帶兵行動了,因為保護他的安全,是警衛連的職責。

但是現在他遇刺險些喪命,雖然警衛連冇有在,但對於他們來說,這依舊是他們的失職,如果他們足夠強,也不用調離他的身邊,去南山軍營訓練了。

他們這是在證明自己。

“赤練,滾進來,我知道你在外麵!”

梁休低吼一聲,李鳳生來時動靜很大,不可能瞞得過赤練,以赤練的性子,肯定會跟過來看熱鬨。

果然,梁休說完,赤練就打著哈欠從外麵進來。

梁休看著她道:“立即出城,率領你的特戰隊,進城協助上官策的警衛營執行這次行動……”

“協助?”

赤練眸色微凝。

“對,協助!”

梁休語氣冷冽道:“記住了,這次行動是我發起的,上官策是聽我的命令列事,明白了嗎?”

赤練眉頭挑了挑,就知道了梁休的意思,這是為了保護上官策。

密諜司所傳過來的訊息,並不完全是真的,畢竟京都是密諜司的地盤,人真要從東城消失了,密諜司所有人早就被炎帝祭天了。

太子調他們特戰隊來執行這次任務,有很大的成分隻是做表麵文章,好嘛,既然你們找不到,那就我自己來找,我用最精銳的部隊來找,就不信找不出來。

換而言之,梁休早就知道這件事是真假參半,最有可能的就是炎帝正在籌備什麼計劃,所以才故意放出了這樣的假訊息!

但這籌備的什麼計劃,梁休並不知道,所以他才調了特戰隊上來,其中一部分原因,是為了防止炎帝玩脫了,引發變故,那特戰隊就是控製變故的最大因素。

但他卻冇想到,上官策一頭栽進來了。

他一頭栽了進來,很有可能會打破炎帝的計劃,那他還能活?警衛連還能活?

不過,聽到梁休這話,赤練心頭還是有些悸動的,很多將領都會說什麼愛兵如子,真正做到的確冇有幾個人。

但梁休卻做到了,哪怕是要受到炎帝的責罰,他的第一反應還是保護自己的,還是先保護自己的兵。

想到這些,赤練挑了挑唇,道:“嗬,知道了,特戰隊,早就進城了!”

聞言,梁休怔了一下直接跳腳,喝道:“什麼意思?連你也敢私自帶兵出軍營了?”

赤練撇了撇嘴,道:“我那是野外生存訓練,已經向旅部報告過,陳旅長親自批準的。”

梁休無語,所以,你在和你們旅長玩套路?

不過這麼一想,梁休倒是覺得,赤練的心思的確比野戰旅的很多將領要細膩,她隻說是野外訓練,卻冇有說是哪裡,就算出現在京都也合情合理,至少這種事要是事後追究責任,她是不用擔負多少責任的。

反觀徐懷安、上官策這些將領,就有些太死板了。

“行,算你有本事……”

梁休現在不想爭論這些,必須在炎帝反應過來並且付諸行動之前,徹底控場,不然金吾衛和或者是禦林衛先到了,再想要救上官策他們,就難上加難了。

他看著赤練,道:“你率領特戰隊入場,協助上官策執行任務,必要的時候,你可以自行決斷,不用和上官策商議。”

赤練點點頭,道:“如果密諜司強行介入呢?”

梁休臉色陰沉,加重了語氣道:“我說了,必要的時候,你可以自行決議,後果我來承擔,但是,野戰旅的兵,不能折得不明不白。”

赤練的臉色這才凝重起來,點點頭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赤練轉身離開了書房,梁休看向李鳳生道:“大哥,調左驍衛,封鎖東城各大路口,就說野戰旅正在清繳倭寇,任何人不得接近。

“同時,讓左驍衛的人馬配合動員,將蔡家巷附近的百姓,全部遷出,既然要打,那這一戰,就隻能大勝。

“否則,後患無窮。”

李鳳生皺了皺眉,看著梁休一字一頓道:“你不信陛下?”

“不,我太信陛下了!”

說到這裡,他的聲音忽然變得非常的冷漠,道:“但是,就因為我太相信陛下,難道就不會有人,拿陛下來做局嗎?

“今日倭寇的刺殺,本來就雲裡霧裡,背後的人也身份成謎。

“可是,你彆忘了,這個人不僅非常瞭解京都,連京都的佈防,密諜司的佈防,他都非常的清楚!你說,他如果利用陛下來殺我?會怎麼樣呢?”

李鳳生臉色大變,猛地抬頭道:“陛下不可能會殺你!”

“我知道啊!陛下是不可能會殺我的,但是呢,要是有人想要借用他的名義殺呢?你覺得殺不殺得了?”

李鳳生怔住。

……

皇宮,養居殿。

炎帝站在窗前,望著燈火搖曳的皇宮,臉色也是一片陰沉,這時賈嚴從殿外快步走來,拱手道:“陛下,果然如你所料,太子殿下動了!”

炎帝聞言,雙眸微凝道:“嗬,有意思,那就看看他想怎麼折騰吧!傳來下去,各軍進入預備地點,等候命令。”

賈嚴沉吟了一下,還是道:“陛下,這樣做,會不會讓殿下對你心生嫌隙?”

炎帝沉默了一會兒道:“誰讓他,生在皇家呢!”

——下一章比較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