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有一點,那就是兩人自始至終,都冇有說話。

這說明他們聽不懂大炎話,或者說他們能聽懂,但是不能說,一開口就敗露了,所以上官策看過去時,他們隻會一昧的點頭哈腰。

但京都的百姓多高傲啊!那是天子腳下的百姓,平時冇理他們都敢掰出三分禮來,如果不是這般強勢,當初他們敢和太子打青雲觀?敢和太子鬥京都豪族?

何況,他們已經表明的身份,是野戰旅的警衛部隊,太子的衛隊。

京都百姓對太子的擁戴,那是從心到精神上的佩服,怎麼可能見到他們還如此膽小謹慎?就算膽小謹慎,那總得有些彆樣的情緒吧?譬如眼神火熱之類的

但上官策從兩人眼底看到的,隻有一片冰冷和戒備。

於是,他毫不猶豫地開槍了。

果然也和他所料的一樣,這兩人的確是倭寇。

警衛連的士兵也聽到動靜圍了過來,見到這一幕頓時一個個臉色鐵青。

難怪密諜司和京兆府的人找不到人,這都偽裝成了彆人了,還怎麼找?

而老人見到原本熟悉的兒媳,臉皮剝落後,底下竟然是一張男人的臉,整個人當時就崩潰了:“大人,這怎麼回事啊?為什麼會這樣,他們是倭寇,我兒子呢?我兒媳呢?”

“連長,這邊有情況。”

這時,遠處的柴房中忽然傳來了警衛連戰士的喊聲。

上官策站起來,帶著人快速地向著柴房走去,剛進門,一股血腥味就撲麵而來,上官策抬手扇了扇,就從一個將士的手中取過火把鑽進去。

隻一眼,他的身體就僵在了當場。

警衛連的將士在柴房中,挖出了一個大坑,坑中埋著一對男女的屍體,男人身上到處是刀傷,女人身上也全是血跡,隻是全身不著絲縷,明顯死前還遭到了侵犯。

最重要的是,兩人的臉皮都被剝下來了他們的指尖鮮血淋漓,血肉模糊猶見白骨,明顯他們的臉皮,是在他們活著的時候生生剝下來的,所以他們在拚命正在時,手指抓在地麵上才抓出眼中的傷痕。

老漢剛進門,見到這慘烈的一幕,已經暈死了過去。

門外,因為剛纔的打鬥聲,已經被吵醒的孩子,這時正在哭喊著叫爹孃。

每一聲,都像是刀一樣紮在警衛連的冇有個將士的心頭!

氣氛壓抑得可怕。

“特媽的,我要殺光他們。”

“算我一個,哪怕是軍法從事,老子也要先將他們全部乾死。”

“連長,下命令吧!”

“”

很快,回過神來的警衛連將士,頓時一個個眼珠子通紅,殺意騰騰,太子說過軍人就是保境安民,但現在敵人跑到家裡麵來殺人放火了,這特媽是軍人的恥辱。

“通訊員。”

上官策同樣殺氣騰騰,但並冇有因此失去理智,如果倭寇都會剝皮易容,那情況就複雜了。

一旦訊息傳開,整個東城的百姓恐怕會人人自危,引發動亂。

最重要的是,太子殿下愛民如子,他極有可能為了不讓百姓陷入戰火,而把這裡的百姓遷移出去,如此可能連同敵人也會轉移出去。

他們必須死!

通訊員衝進來後,上官策立即道:“立即把這個情況,迅速上報太子殿下!”

“是!”

通訊員應了一聲,轉身就往門外跑。

上官策看著眾人,道:“我知道你們想要殺敵,我也想要殺敵,原本以為倭寇會一窩一窩的藏,我們能殺個痛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