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夜,京都的很多衙門都動了起來。

京兆府,密諜司,以及諸多守衛京都的部隊,也都向著東城奔襲而去,但各大路口,已經被左驍衛將士給封鎖了,嚴禁任何人進入。

哪怕是密諜司,說是奉炎帝的命令要強行潛入,都被先趕到的赤練用槍頂著腦袋瓜子,讓他們滾出去。

一時之間,現場的氣氛,變得有些劍拔弩張。

梁休感到東城的時候,剛從車上下來,密諜司的一個負責人就衝了上來,當場質問梁休什麼意思?他們密諜司是奉命查案,為什麼不然他們進?

梁休看著不遠處的赤練,道:“你冇把話給他們說清楚?”

赤練聳聳肩道:“說清楚和聽不進去,是兩回事!”

梁休無言以對,他看著眼前的這密諜司的頭領,解釋道:“這件案子,我太子府接手了,密諜司暫時先不要插手,如果我們解決不了,會把事情交給你們密諜司的。”

“不行!”

那頭領當場拒絕,道:“密諜司協同京兆府辦案,這是陛下下的旨意,殿下想要違抗聖旨嗎?還是說,殿下的命令,比陛下的聖旨還要大?”

梁休心說果然來了,這是想要挑撥老炎和我的關係嗎?你們也太小看老炎了,老炎要是在意這個?他會天天嚷著要讓出皇位帶兵出去浪嗎?

是不是老子不理你們,下一次你們就敢拿著毒酒,說什麼本太子不聽皇命,屢次不改,特賜一死啊?

“嗬嗬,你們密諜司挺狂啊!”

梁休抽出腰間的槍,頂在那小頭領的腦袋上:“怎麼?你們密諜司,想要教我怎麼做事?”

“我隻是想要告訴太子殿下,皇命大於天,太子莫要”

砰!

槍響。

一抹鮮血,直接從首領的後腦勺飆飛。

頭領瞪大雙眼,眼中簡直難以置信,這和他想的不一樣啊!密諜司是天子利劍,這個時候太子不是應該認慫,或者是抗旨不遵,好給他們留下把柄來做文章。

卻冇想到太子不僅是抗旨不尊,竟然還殺伐果斷,直接殺人。

看著頭領緩緩向後倒去,梁休吹著冒煙的槍口道:“你知道要是賈嚴在這裡,他會怎麼和我說話嗎?

“他會說,太子殿下想要做什麼經管吩咐,老奴會儘快給你辦好!

“你們呐,連賈嚴的三分火候都冇有學到,知道為什麼嗎?因為密諜司,隻要我開了口,陛下會親手送給我。

“用我的東西來給我做文章,你們背後的人傻逼!”

砰!

那頭領倒在地上,身體抽搐了兩下,就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眾人看著這一幕,也都滿臉震撼,甚至各軍的統領和各部門的老大,都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一步,被梁休的氣勢嚇到了,密諜司的人說殺就殺,他們很怕會被太子惦記上。

彆說他們,就連赤練也是一陣錯愕,冇想到梁休真的為了救警衛連,連密諜司的人都敢殺。

“宋缺,你有意見麼?”

梁休埋著頭裝子彈,聲音淡漠傳來。

宋缺是京兆府尹,之前權貴大案時兩人有過合作,而且合作還非常的順利,現在聽到梁休的話,不遠處的宋缺臉皮頓時抖了抖,心說我敢有意見嗎?

你知道你殺的誰嗎?你殺的是密諜司的活閻王張柄權啊!

他在密諜司的地位,可是緊緊比影子若上半截,賈嚴?賈嚴在他眼中算個屁啊!

你連他都敢殺?我一個小小的京兆府尹,還敢反抗不成?

如果梁休知道宋缺的想法,肯定大呼冤枉,他哪裡知道密諜司的組織結構,他就知道密諜司,影子,其他的一概不知。

而且他也冇想到,這一槍,就乾掉一個大人物啊!

宋缺連忙拱手道:“臣並無異議,全憑太子殿下吩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