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時,李鳳生安排好梁休交代的事情,已經趕了過來。

從梁休的口中得知倭寇會殘忍的易容術後,他的臉色驟然鐵青,怒道:“這幫畜生,不殺光他們,天理難容。”

“所以啊!我就讓他們嚐嚐槍林彈雨的滋味。”

梁休盯著蔡家巷的方向,雙眸冰冷道:“神兵出世,總是要飲血的,今日,我就用倭寇的血,來祭燧發槍。

“我要讓倭寇,以後見到大炎軍隊,腿都發顫。”

李鳳生滿臉冰霜,殺意凜然道:“不,是見到大炎軍隊,都得跪下稱臣,否則……殺無赦!”

梁休點點頭,道:“對,正該這樣,等我們殺去南境的時候,處理完南境的問題,我必將帶領大炎男兒,踏平扶桑。”

李鳳生站得筆直,殺意騰騰道:“算我一個!”

這時,京兆府和左驍衛遷移百姓的計劃,已經開始實行了,李鳳生看著很多百姓在捕快和左驍衛將士的保護下,開始走出了蔡家巷,他看向梁休又道:“這麼做會不會出問題,倭寇既然會易容術,這樣轉移百姓,不是把倭寇也轉移出來了嗎?”

梁休眸色微凝,嘴角輕挑道:“不,這樣我才能將他們一網打儘,這可比我去找他們簡單多了。”

李鳳生一怔:“什麼意思?你已經有計劃了?”

“計劃已經實行了,你很快就知道了。”

梁休舔了舔唇,道:“武研院加班加點的搞,上千人一天耗費上萬兩,如今,老歐也算是交了一份答卷。

“一千百多條燧發槍,萬彈齊發,小鬼子不是能躲嗎?老子倒是要看看,槍林彈雨他還能不能躲過。”

李鳳生點點頭,他知道梁休的性子,既然他有了計劃,那計劃他心中肯定有數的,計劃應該不會出現多大的差錯。

既然如此,那保護好他就行了。

想到這些,李鳳生莫名地有些想和尚了。

那傢夥在的時候雖然經常鬥嘴,但是,有和尚在,任何想要接近二弟的宵小,都會死無葬身之地。

就是這蠢貨跑去南疆了,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蔡家巷中。

伊藤趴在圍牆上,見到宋缺帶著捕快和左驍衛的士兵,挨家挨戶地做工作,然後將百姓給轉移出去,臉色頓時非常的陰沉。

“鬆本君,我們是不是被大炎軍隊發現了?他們在轉移百姓,難不成是想要和我們決一死戰嗎?”

鬆本站起來向外眺望一眼,冷笑道:“不是發現我們了,這也作證了那個人的話,大炎太子很在乎大炎百姓的生命。

“他以為會在這片戰場和我們開戰,所以轉移走了這一片的百姓,嗬嗬,懦弱的大炎豬,就他這樣,也配當太子?連將軍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過。”

伊藤從牆上跳下來,看著鬆本道:“大炎的軍隊很快就會來到這裡了,我們怎麼辦?殺出去嗎?”

“不不不……伊藤君,這對我們來說,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。”

鬆本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,道:“既然大炎太子下令轉移百姓,那說明大炎太子就在外麵,而我們,要跟著這些愚蠢的大炎豬一起轉移,隻要到外麵接近了太子,我們就發起突然襲擊……”

說到這裡,鬆本一臉殘忍,抬起手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。

伊藤聽了雙眼大亮,豎起大拇指道:“鬆本君,你果然比千賀君更適合當首領。”

鬆本冇有接這話,他隻是一個副首領,想要做真正的首領,需要佐藤二十三親自親封,他要是自己說出來,就是大不敬。

他看著伊藤道:“伊藤君,你傳令下去,所有忍者都隨大炎豬轉移出去,然後等我的命令,一起行動。

“這一次,必須殺掉太子。”

伊藤想了一下,道:“那是不是要通知那人在密諜司的人,要他們配合……”

“不需要!”

鬆本揮手打斷,道:“我隻相信我們的勇士,不相信愚蠢的大炎豬。”

伊藤有些猶豫,道:“這和那人原來的計劃有出入,出發前,將軍說了,一切行動都必須聽從那人的指揮。”

鬆本冷笑道:“聽從他的指揮?聽錯他的指揮我們死了近一半的人,都是他的愚蠢犯的錯,伊藤君,不要把自己的命運交給這個大炎豬,我覺得他隻是利用將軍。

“反正任務就是殺大炎太子,隻要把大炎太子殺了,聽不聽那人的根本不重要,當然,如果他敢反悔,不把南境五州割讓給將軍,那就讓他嚐嚐我扶桑武士刀的厲害。”

鬆本臉色冷冽,伊藤不敢再說什麼,腰彎成九十度道:“是,鬆本君,我們所有武士,都願意聽從你的調遣。”

鬆本也站起來,重重的一揖道:“伊藤君,準備吧!獵殺的時刻到了,今日,我們就用大炎豬的鮮血,為我們的武士刀洗禮。”

……

南山軍營。

陳修然接到命令後,親自帶著一營和二營所有將士,馬不停蹄地趕往了京都,這讓徐懷安非常的眼紅。

但是因為他的團準備開赴明州戰場了,經不起消耗,他隻能眼巴巴地看著陳修然帶著兩營士兵遠去。

當然,徐懷安眼紅不是因為陳修然能夠帶兵參戰,而是這兩營的兵馬,能夠率先裝備燧發槍,這纔是徐懷安眼紅的原因,因為陳修然這賤人,肯定是不會將換好的燧發槍,再換給他們的。

而他們,需要等下一批。

就在陳修然帶著兩個營離開南山後,一支神秘的隊伍,也秘密的潛入了南山,這支隊伍的人數並不多,隻有六七十人,都穿著黑衣戴著鬥笠,黑夜中看不清容顏。

“所有人聽著,這次行動隻許成功不許失敗!”

為首的是一個揹著雙刀,身材魁梧的男人,看盯著眾人,聲音冰冷道:“看好這個女人畫像,一組,你們的目標是這個女人,不惜一切代價,拿下這個女人。

“完成任務後,立即向南麵撤,到安縣彙合。”

“二組,跟著我潛進南山,我們……現在就去接主上回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