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宮,養居殿。

炎帝在安然和皇後的伺候下,在軟塌上小憩,安然就坐在他的身邊,手執蒲扇,輕輕地幫他驅趕蚊子。

不遠處,皇後正埋頭做女紅,繡的是是鴛鴦。

隻不過這鴛鴦有些奇怪,不是成雙成對,而是成群結隊……

氣氛恬靜而美好。

隻是這份安靜,很快就被賈嚴打破了,老傢夥連滾帶爬地從外麵衝進來,上氣不接下氣道:“陛下,陛下,不好了……”

安然雙眸驟然變冷,嚇得賈嚴直接跪在地上,哆嗦得說不出話來。

炎帝還是被吵醒了,他轉身看了賈嚴一眼,嗬嗬笑道:“怎麼樣?是不是蔡家巷那邊有進展了,那傢夥是不是跳腳了?”

賈嚴抬起頭,當時都快哭了:“陛下,太子殿下把張柄權給……一槍崩了。”

炎帝眨了眨眼,然後又眨了眨眼,轉身蓬頭就睡:“看來是朕醒來的方式不對,賈嚴,你重新說。”

老炎換了另外一個姿態起來。

賈嚴聳聳肩,道:“回陛下,太子殿下……把張柄權一……一槍崩了。”

“崩了?這小混蛋,他怎麼就把人給崩了。”

炎帝一腳將薄被踹飛,從床上跳了起來,整個人在原地崩了幾圈,怒道:“朕好好的導了一場大喜,他這個主角剛上場,結果就把朕給他安排的最大反派,給自己乾死了。

“那戲還怎麼演?朕還怎麼看戲?氣煞朕也。”

賈嚴哆嗦著不敢說話了,他覺得再多說一句,炎帝能將他給祭天了。

“氣死朕了,這小混蛋,他……他就不能照常理出出牌嗎?”

炎帝氣得暴跳如雷,道:“他現在這麼一搞,朕還怎麼利用這群人,去把後麵的那些背叛者抓出來?

“這小混蛋,朕,朕要打他一百大板。”

安然站在旁邊一臉詫異,她還真冇想到自己威嚴的父親,竟然還有這麼孩子氣的一麵,不得不說,嗯,還挺可愛的。

皇後掩唇一笑,放下手中的針看著炎帝道:“行了,你將就一點就行了啊!咱們夫妻幾十年了,我還不知道你啊!

“你早就知道張柄權這些人有問題了吧?不然你也不會一直晾著他們不怎麼用,你現在純粹是想要坑兒子而已。

“他不就是在燧發槍一事上坑了你一下麼?你當爹的在前麵給他擋點風雨怎麼了?而且事情還是他自己解決了不是?

“為了這麼一點破事,你還把兒子設計上了,你說你是不是閒得慌啊!”

老炎的臉色有些紅,撓撓頭道:“胡說八道,朕是教他做事,生在皇家,絕對不能心慈手軟!當日他明明有懷疑的人,卻給朕打馬虎眼,朕能饒得了他?”

皇後冷哼道:“心慈手軟?北境北莽那十幾萬敵軍誰殺的?石橋鎮數千敵人誰殺的?青雲觀誰殺的?京都豪族是誰主導才能殺的?”

老炎啞口無言。

“他敢坑朕,就是不行。”

片刻,老炎梗著脖子道。

“陛下,你這就不講理了啊!”

皇後搖了搖頭,無語道:“你明知道在後麵撥弄是非,挑動風雲的是誰,卻冇有阻止,反而站在背後看戲。

“你知不知道,他們是打算用密諜司殺休兒的。

“萬一要是出現一點意外,那怎麼辦?”

老炎想了想,咬牙切齒道:“朕那是教他成長,再說冇有危機,他尾巴還不得翹起來?不過,倭寇的忍者部隊進了京都的事,倒是朕疏忽了。

“太子說得不錯,密諜司或許是陸地的王者,但對水麵的控製還是太弱了。

“張柄權他們,其實就是利用水麵之便,秘密將倭寇忍者運到京都的。”

皇後點頭說道:“你看,這說明什麼?這說明你就算思慮得再周全,也有冇有考慮到的地方。

“當初幽靈殿的黑袍白袍,南楚的東林十三等人逃出大軍的合圍的時候,你就應該解決掉張柄權他們的,隻是你一直要留餌釣魚,現在險些讓魚餌吃了休兒,你不該反省反省啊!”

炎帝梗著脖子,冷哼道:“皇帝是冇有錯的!再說,黑袍、白袍已經死了。”

皇後還不知道這事,當時就詫異了:“你派人殺的?”

炎帝嘴角抽了抽,咬牙切齒道:“羽卿華殺的……”

“羽卿華?嗯,是個不錯的孩子。”

話剛出口,皇後忽然抿唇輕笑道:“不是,你該不是因為這件事,才故意的坑兒子的吧?就因為羽卿華把你兒子給強行推倒了?也不對……你是在意羽卿華的身份?”

炎帝冷哼道:“她是東秦老太監的養女,還是個妓子,豈能入我皇族。”

“可她現在已經是休兒的女人了,而且是心悅誠服的那種,在北境她敢為你兒子拚命,也說明瞭這點,所以不用擔心。”

炎帝盯著皇後,雙眼微眯道:“皇後,你是不是揹著朕,去看過羽卿華了?”

“何止是羽卿華。”

皇後嘴角的笑容漸漸盪漾開:“我還找過錢寶寶,這孩子我已經內定成東宮之母了,還有蒙烈家的那小女兒,小青玉也不錯。

“哦,對了,還有蕭尚書家的那閨女,叫什麼來著……哦,蕭玉顏,聽說你兒子已經在人家閨房裡睡了一夜。

“現在這件事不知道誰抖出來了,總之已經謠言四起。

“這些姑娘我都很喜歡!所以啊!我打算在他南征的時候,給他們把婚事給辦了。”

錢寶寶為何敢那麼豪橫?原因就是她得到了皇後和炎帝的肯定,也得到了羽卿華、蒙雪雁等人的肯定,所以在東宮,纔沒有一個人敢和她唱反調。

背後有皇後和皇帝撐腰,就連梁休,也得乖乖認慫。

炎帝也是目瞪口呆,他也冇想到,皇後竟然暗地裡已經把這些事情做得水到渠成了。

他沉默了一下歎了一口氣,道:“哎,罷了,安然,你出宮一趟吧,保護好你弟弟。這小傢夥一槍乾掉大反派,就是逼我出招。

“也罷,既然戲看不成,那朕也不能看戲了。

“賈嚴,傳來下去,用太子的名義,緊急調走駐防南山的左驍衛。

“我倒要看看,這背後的人……勾結佛門,勾結南疆蠱人,他到底想要乾嘛!”

——楚短短來了……還有一章,得明天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