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城。

梁休坐在馬車上,等了一個多時辰,就聽到了馬車外傳來了整齊的腳步聲。

他掀開車簾,就見到陳修然一馬當先,正領著剛從武研院裝備燧發槍出來的野戰旅一營、二營的所有將士,向著他這邊開來。

梁休從馬車上跳了下來,野戰旅一營、二營的所有將士,在他的前方原地踏步了一會兒,聽到陳修人一聲“立定”後,整齊的落腳聲,便宛若驚雷一般傳開。

望著這穿著整潔軍裝,支揹著長槍,腰間彆著六顆手榴彈,雄姿颯爽的部隊,梁休的心中就充滿感慨,甚至差點熱淚眼眶。

這終於有了現代化軍隊的影子了啊!

而且,還是一支自己親手締造出來的部隊,一支能打戰,打打戰的部隊。

“報告!”

陳修然跑步上前,立定敬禮道:“總司令,野戰旅一團一營、二營全部到位,請你指示。”

“辛苦了!”

梁休看著一眾氣宇軒昂的將士,聲音冰冷道:“我的指示隻有一個,給我把這群狗曰的倭寇,全特孃的打成篩子。”

陳修然聲音高亢道:“是,保證完成任務,把狗曰的倭寇,全打成篩子。”

梁休指著不遠處的廣場,道:“給我把小廣場包圍起來,聽我命令。”

陳修然敬禮道:“是!”

話落,陳修然一揮手,帶著野戰旅一營、二營的將士,全部往小廣場撲去。

此時,經過宋缺和京兆府的一個多時辰的動員,蔡家巷一帶的百姓,大多都已經撤了出來。

他們正分散在幾個廣場中,每個廣場大約能容納一千人左右,正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,都在討論倭寇的事情,一個個臉色鐵青,非常的憤怒。

這就是梁休特意培養的民族自豪感,當初從麟洋湖一戰的時候,梁休就已經特有的去弄了,後來炎帝將京都的官員換了一大岔,全都是真心為百姓辦事的官員,所以效果非常的明顯。

倭寇進京,殺人奪命,激怒的不僅是梁休,還有整個京都的百姓。

這時,東麵的一個小廣場上,這是一個隻彙聚了六百多人的一個廣場,由於這個麵積比較小,周圍又比較封閉,無法像其他大廣場一樣能容納近千人。

鬆本和伊藤就在這廣場中,兩人的目光非常的警惕,因為他們發現,廣場四周都是光禿禿的高牆,如果不藉助武士刀,想要徒手飛掠過去,非常的難。

而地麵又是青石板鋪成的,遁地術在這裡根本就施展不開,這讓兩人很懷疑自己是不是暴露了,但看到周邊的人,都正義憤填庸地議論著什麼,他們當時立即就放心了,隻要有人議論,那議論的肯定就是他們,就證明他們冇有暴露。

愚蠢的大炎豬,不知道我們就在你們中間嗎?

兩人相視一眼,眼底都充滿得意,現在,就等大炎太子到來了。

想到這裡,兩人看著前方的高台,就假裝若無其事地向前走去,手已經落在藏在衣袍下的武士刀,隻要大炎太子出現,就從前方暴起,將他一擊必殺。

就在這時,他們忽然聽到耳邊傳來震天的腳步聲,猛地回頭望去,廣場的出口,湧進來了一群穿著怪異軍裝,拿著怪異武器的軍人。

這些軍人訓練有素,進入廣場後,立即分散開,把整個廣場給包圍起來,並且都抬起了手中的武器。

所有人都被著突如其來的變故給嚇到了,整個廣場頃刻間安靜下來。

伊藤和鬆本相視一眼,兩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,激動得指尖都在輕微地顫抖。

他們來京都已經有小一段時間內,知道這就是太子的部隊,因為太子要給他們換軍裝剪頭髮,還鬨得京都沸沸揚揚。

既然太子的部隊到了,這說明太子也快到了。

將軍,你的偉大計劃,職下今日就要幫你完成了。

這個念頭剛跳出來,兩人就看到梁休揹著雙手,在李鳳生的保護下,快步地從外麵走了進來,向著高台走去。

他們兩個的距離,距離高台不過十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