鬆本不怕死,甚至戰死對他來說,是最高的榮耀。

但是,他卻非常的恐懼這種死法,因為,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,就隻聽到砰砰的聲音,然後他們就一個個倒下了。

這讓他恨欲狂,盯著梁休的目光怨毒而不甘。

同時,他也非常的惱怒和悔恨,如果大炎太子出現的時候,他就果斷一點發起突襲,至少還有一戰的機會,也不會向現在頃刻間就全軍覆滅。

當然,到這一步,他是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是這樣的下場了。

原因很簡單,都是不懂大炎話吃的虧,剛纔大炎太子眾目睽睽之下,就和這些愚蠢的百姓商量對抗他們的計策,而他們竟然不僅冇有看出來,反而還揮手附和!

現在想來,之前的做法,更像是戰死前的狂歡,這樣的恥辱讓心高氣傲的鬆本,愣是咽不下最後一口氣。

直到梁休的槍口頂著他的腦門,冷漠地道:“聽說……你是個戰士啊?嗯?”

聲音冰冷,透著徹骨的寒。

鬆本聽不懂梁休說的話,依舊惡毒地盯著他,用扶桑語近乎癲狂道:“將軍一定會殺了你,會吞併大炎……”

梁休指尖漸漸地往扳機上扣,舔唇獰笑著用流利的扶桑語道:“放心,一年內,我保證讓你家將軍,下去和你作伴。”

鬆本瞬間呆住,這個時候,他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來,大炎的這個太子,會扶桑話,而且說得比他還流利。

隻是這怎麼可能?大炎一直實行海禁,大炎人出不了海,而他們也進不來,所以兩國是冇有一點交流的,那太子的扶桑語?是從哪裡學的?

就連將軍,現在打穿了邊軍進入了大炎,想要學習大炎話,都是直接將大炎的百姓抓回島上,逼著他們教的。

隻是他們忍者不屑為之而已,對他們來說千言萬語隻在一刀之間,卻冇想到這一次,卻是吃虧在了語言上。

人家在你麵前說我要殺了你,結果你還揮著手大聲說來啊!你來殺啊!

簡直愚蠢之極。

“你……究竟是什麼人?為何會扶桑語?”

鬆本已經出氣多進氣少,看著梁休問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
這一次,梁休嘴角微挑,用流利的大不列顛語道:“It’sasecret.”

鬆本頓時瞪大雙眼,看向梁休的目光彷彿見到了鬼,然而這時梁休已經扣動扳機,砰的一聲,子彈直接貫穿了鬆本的頭顱。

鬆本瞪著溜圓眼睛,倒在了地上,鮮血順著他的額頭流淌下來,混合著地上的泥水蔓延開,死不瞑目。

臨死之前,他依舊充滿震驚,這個大炎太子竟然不止會扶桑語,還會彆的國家的語言,這怎麼可能?大炎不是禁止其他國家的人入境的嗎?

要是梁休知道他死前的想法,肯定會大笑出聲,嗬嗬,老子好歹也是九八五金融係畢業的高材生,掌握多門語言,這隻是基本功好吧!

直到這一刻,戰事終於落幕。

這時,蹲在地上的百姓,終於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
隻是,他們的臉上冇有什麼戰勝後的欣喜,相反,很多人臉色都非常的蒼白,攥著拳頭,眼珠子紅得嚇人。

因為,倒下的人,麵孔都很熟悉,很多都是和他們朝夕相伴的親人。

冇有人說話,氣氛壓抑得可怕。

短暫的沉默後,一個老人終於不甘心,憤怒地衝上前,蒼老枯黃的手往一個青年的臉上抓去,那是他的兒子,現在死了,太子說他已經被倭寇代替,他不相信,要親自覈驗。

然而,他的手剛在兒子的臉上抹了一把,兒子的臉皮竟然脫落了,臉皮下是一張陌生男人的臉,鼻下留著一撮小鬍子。

老人瞬間癱瘓在地,彷彿所有的力氣都被抽乾了,他身體顫抖著,想要大叫,想要嘶吼,但張著嘴半天,愣是一個調也發不出來。

有人帶頭,其他人紛紛效仿,很快,他們就得到了真相,果然和太子說的一樣,他們的這些親人,已經被倭寇給替換了。

冇有一個枉死之人。

“天殺的倭寇,老子和你勢不兩立!”

“殿下,讓我參軍,我要給我兒子報仇,我要報仇!”

“殿下,你要給我們報仇啊!給大炎子民報仇。”

“……”

父親發狂,兒子憤恨,妻子崩潰……一幕幕在廣場上上演,最後,他們站了起來,然後不約而同地向著梁休跪去,要梁休報仇,蕩平倭寇。

“大家放心,我一定將倭寇滅得乾乾淨淨。”

梁休的心情同樣沉重,他看著一眾百姓,做出承諾:“一年的時間,我必定提著倭寇首領的腦袋,回到京都,祭奠你們死去的親人,祭奠那些慘死在倭寇屠刀之下的大炎百姓。”

李鳳生立即揮手,大聲喝道:“殺光倭寇!”

陳修然和野戰旅的所有將士,也立即大喝道:“殺光倭寇,殺光倭寇!”

氣勢排山倒海,戰意淩天。

很多百姓受到感染,也都參與進來,聲音高亢道:“殺光倭寇,殺光倭寇!”

最後,梁休也紅著眼,大喝道:“對,殺光倭寇,不僅是倭寇,以後誰再敢侵犯我們,我們都會打回去,因為,我們大炎,不會再像以前一樣羸弱,我們大炎,已經在強大起來了。

“以後,大炎就是我們每一個大炎百姓的最強後盾,大炎人這三個字,將會成為我們每一個人的自豪!

“以後,不管身在何處,隻要提到大炎人三個字,就讓敵人就膽寒,相信這一天,絕對不會遙遠!”

眾人聞言,立即大聲怒吼道:“我們都是大炎人!”

梁休聽到這話,眼角忽然有些濕潤,這種自豪他曾經在前世經曆過,如今,終於在自己雙手親自締造的國都出現了。

我們都是大炎人!

他堅信,以後隻要提到這句話,所有人都會豎起大拇指,嗯,大炎人厲害,大炎人牛逼!

為了這個目標,哪怕和這個世界再戰一個昏天暗地,那又何妨呢?

西方呐,你敢謀算本太子的大炎,那就放馬過來吧!

大炎人,無所畏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