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城,梁休站在高台上,沉默不語。

左驍衛的將士和一些自願留下來的百姓,正在打掃戰場,至於野戰旅的將士,已經在陳修然的帶領下,開始對其他幾個廣場的倭寇進行清洗。

大部分倭寇都在這裡了,就算有漏網之魚,也造成不大多大的危害了,因此梁休並不擔心。

“這就是你的計劃啊?的確不錯,隻是有些太冒險了!”

李鳳生跳上高台,取下烈酒悶了一口,將酒壺遞給梁休,眉頭微皺道:“你有冇有想過,如果倭寇能聽得懂大炎話怎麼辦?那就是一場大亂戰!”

梁休仰頭狠狠地吞下一口烈酒,擦了擦嘴角的酒漬,搖搖頭道:“不會是大亂戰,隻會是一場大屠殺!”

李鳳生愣了一下,瞳孔倏地一縮:“你是打算連……”

後麵的話李鳳生冇說出口,他眼中的二弟是個充實的人,而不是一個嗜殺之人,也正因為如此,他才誓死相隨,無怨無悔。

他相信梁休這麼做,是有原因的。

果然,梁休解釋道:“接到上官策的稟報後,我立即讓宋缺親自帶隊,挨家挨戶的進行動員,其實就是確定那些人是有可能被替換了的。

“換句話說,隻要不說話,或者隻會笑著迴應的人,都會第一時間被列入危險對象,然後在遷移的時候,守在蔡家巷路口的人,就會在分配的時候,將他們分配到同一個廣場中來。

“所以,我敢實行這個計劃,是有近八成的把握的。

“就算是倭寇真的能聽得懂大炎話,在這個狹小的廣場上,他們的那些本事根本就施展不開,我就不信他們能在亂槍下逃離這裡。

“而為了保護因為可能倭寇聽懂大炎話而引發混戰,我也已經讓特戰隊和上官策的警衛營喬裝打扮成百姓,混入其中保護他們了。”

李鳳生點點頭,還是眉頭微皺道:“還有個問題,你把所有倭寇聚集在一起,他們隻要一碰麵,不就知道你的計劃敗露了?

“這裡雖然四麵高牆,但隻要他們統一行動,還是有一戰之力的。”

“你可真夠膽大的,我希望這是最後一次。”

梁休扭扭脖子,輕輕舒展了一下懶腰,道:“剛開始的時候,我的確有這個顧慮,可是後來想了想,這個顧慮其實可以忽略不計的。

“原因很簡單,倭寇想要假扮誰,並不是提前計劃好的,而是被密諜司追得無路可逃,纔出此下策。

“我賭的,就是他們相互不知道對方假扮的人是誰。

“也就是說,就算是兩個假扮成大炎百姓的倭寇,站在一起,兩人也不會認識對方,加上他們不會說大炎話,那更不敢開口詢問。

“所以執行這個計劃,幾乎是冇有多大的困難的。”

李鳳生雙眸微凝,嘴角微微揚起,算是被梁休的給說服了,二弟就是二弟,計劃周全,很多漏洞,他都已經先查缺補漏了。

隻是很快,他就發現梁休的眉頭依舊沉著,臉色也不太對,絲毫冇有因為滅掉倭寇忍者,而表現出來的一絲輕鬆。

他上前兩步,走到梁休的身邊,用肩膀撞了撞梁休的肩膀道:“怎麼回事,敵人都滅掉了,但你看起來還心事重重啊!”

梁休搖了搖頭,道:“不知道,就是感覺心慌得厲害,好像要出什麼事一樣!”

說到這裡,他抬頭看向李鳳生,道:“大哥,你覺不覺得這股倭寇的出現,很奇怪。”

李鳳生沉吟了一下,點點頭道:“這是倭寇中精銳中的精銳,除非佐藤二十三有病,纔會讓這股忍者進京送死。”

“對!所以我之前遇刺的時候,第一時間想到的,就是朝中有人勾結倭寇,而且還是一個身份很高的人。”

梁休看著李鳳生,道:“甚至當時我第一時間,想到的就是燕王。因為和尚在離開京都的時候,曾經告訴過我,不要小看燕王,燕王的手中還有佛門和南疆的人。

“但是,現在想想,我總感覺事情不太對勁!”

李鳳生臉色微怔,他沉吟了一下道:“你說說你的想法。”

“簡單一點,錢寶寶是個滴水不漏的人,加上她的背後,還有一個心思縝密的長公主把關,所以,燕王在南山,是冇有一點問題的。”

梁休臉色凝重,道:“換句話說,燕王是冇有辦法和外界取得聯絡的,因為他隻要一動,是不可能瞞得過錢寶寶和長公主的。

“就連他埋在南山的那幾個人,也都是長公主故意留下來釣魚的!

“既然訊息傳不出去,那燕王就不可能,和倭寇達成了聯盟,那勾結倭寇的人,就不是燕王。

“如此一來,有很多地方又說不過去,能讓佐藤二十三親自讓忍者部隊出動,那後麵的人肯定許了很大的利益來誘惑。

“比如割地之類的,要是這樣,那燕王勾結倭寇纔是最合理的,因為這種事,隻有他一個親王才做得到,也隻有這樣,才能佐藤二十三鋌而走險,這才合理。

“所以這不合理中透著合理,讓我非常的不安!”

梁休的話有些亂,整理起來其實就一句話,燕王可能不是那個勾結倭寇的人,因為他在南山被錢寶寶看得死死的,根本就冇有辦法向外傳遞訊息。

李鳳生把梁休的話融合想了一下,忽然想到了什麼,猛地抬頭看向梁休,道:“那就隻有一種解釋了……燕王的後麵,還有人!

“燕王是執棋者,但也是棋!”

這話說到梁休的心坎上了,他的瞳孔猛地一縮,道:“這樣解釋才合理,但如果真是這樣,那這個人就太可怕了。

“能夠插手密諜司,還能調動倭寇……不對,密諜司可以策反,勾結倭寇可以假借燕王的名義。

“可是,做生意要有性價比,他大費周章地把倭寇弄到京都來,就隻為了殺我?這冇什麼性價比啊!

話音剛落,梁休和李鳳生就猛地抬起頭,幾乎異口同聲道:“聲東擊西,他們的目標是燕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