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快,李鳳生又搖了搖頭,道:“這也不對,南山是二弟你的大本營,駐守了最精銳的左驍衛將士,更何況還有野戰旅。

“真有人想要救燕王,無異於送死。”

梁休臉色有些難看,道:“大哥,你說的必須有一個前提,那就是在野戰旅或者是左驍衛發現了他們的情況下。

“何況現在,野戰旅已經調出來了近一半的部隊,左驍衛也調出來了兩個大營,剩下的兩個大營也不過是三千多人。

“想要防守偌大的南山,困難度還是很高的。”

說到這裡,梁休看了一眼正在被人抬走的鬆本,眸色微沉道:“至於這些倭寇,他們的作用,自始至終都隻是為了吸引注意力而已。”

李鳳生沉吟了一下,讚同了他的話,的確是這樣,但還是有問題很模糊。

他說道:“二弟說的有理,不過還是有些說不通。

“京都外圍駐紮了近乎十萬大軍,敵人就算得手了,隻要陛下一聲令下,整個京畿之地頃刻間就能戒嚴,他們又怎麼可能逃得出去。

“就算是走水路,有了倭寇秘密進京一事,水路恐怕這時早就戒嚴了,根本不可能走得掉。”

梁休知道李鳳生的想法,單憑幾十個人,就像在十幾萬大軍的重重包圍中逃出去,幾乎不了能,無異於天方夜譚。

但是,不代表冇有人做到。

譬如,野戰旅的特戰隊,倭寇剛剛覆滅的忍者部隊,都是有能力做到的,特彆是野戰旅的野戰隊,天生就是為了這樣的事情而創建的。

最重要的是,隻要敵人付諸了行動,那就證明他們已經想好了退路,並且以為這退路,完全可行,不然,他們總不能憨憨地千裡跑到了京都,就隻為了送人頭吧?

忽略了什麼?究竟忽略了什麼?

梁休陷入沉吟,將所有事情在腦海中重新覆盤了一遍,每一個可以的小細節他都冇有放過,很快,他就看向李鳳生道:“大哥,如果有人質呢?如果他們想要抓我當人質呢?”

梁休覺得很有這個可能,隻要抓住他,炎帝就會縛手縛腳,隻能眼睜睜地看著敵人逃離京都。

李鳳生聽了梁休的話,沉吟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道:“這也不對,你要是被抓住,陛下會瘋!而一個宗師瘋起來,可不是什麼人能夠擋得住的。”

梁休想了想,的確,如果他被抓,以老炎的性子,肯定會親帶兵馬,將敵人碾碎揉碎。

就在這時,街上忽然傳來了馬蹄聲,梁休抬頭望去,隻見一隊兵馬正浩浩蕩蕩地往這邊開來。

臨近了,梁休才發現,竟然是野戰旅在南山的戍衛部隊。

蒙烈此時正率領大軍清繳京都周邊的殘敵,帶隊的是新提拔上來的統領司徒瀾,梁休立即從高台上跳了下來,快步地向著司徒瀾走去。

尚未接近,他憤怒的聲音就已經先傳開。

“司徒瀾,你為什麼會在這裡?誰讓你擅自離開南山的?”

司徒瀾趕緊勒住馬韁,從馬背上跳了下來,單膝跪在梁休的麵前,滿臉疑惑道:“參見殿下,不是殿下說京都兵力不足,讓手下帶兵親來援助嗎?”

梁休和李鳳生臉色皆變,盯著司徒瀾,梁休聲音倏地拔高道:“誰給你下的命令?”

司徒瀾道:“賈嚴,賈公公。”

“賈嚴?我特媽……”

梁休險些爆了粗口,在原地揮拳重重地砸了幾下,低吼道:“一定是老炎,他到底要做什麼?啊?他到底要做什麼?

“他就那麼喜歡把人丟在手掌心,當玩物一樣玩嗎?”

這話有些過了,很容易被有心人利用,李鳳生趕緊拍了拍梁休的肩膀,道:“彆急,或許陛下有自己的考量!”

“我管他什麼考驗,他就算是用腳指頭想,也應該知道南山不能出半點差錯!”

梁休整個人都是咆哮出來的:“南山醫學院,正在進行麻藥、消毒酒精、青黴素的研究,這些藥物要是弄出來,大炎受傷的將士,死亡率將會大大的折扣。

“特彆是青黴素,他幾乎是流行性感冒和少部分疫病的剋星,隻要培育出來,這就是造福萬代的事。

“還有南山學院,現在正進行教育改革,嘗試新的教學方法,還有農業部,商業部,這些地方哪一個能出事?

“隻要有一個地方出事,對於我們來說都是難以承受的損失!

“司徒瀾!馬上帶領你的部隊趕回南山,要是南山出了一點事,老子拔了你的皮。”

梁休暴跳如雷,司徒瀾不敢有絲毫的懈怠,重重抱拳道:“末將領命!”

他站起來,翻身上馬,怒喝道:“後隊變前隊,目標南山,給老子全速前進。”

司徒瀾離開後,李鳳生看向梁休,安慰道:“你也彆太擔心了,就算司徒瀾的左驍衛出來了,南山不是還有徐懷安在嗎?”

“就是因為有他我纔不放心!這小子太莽了,他不會考慮到南山這些損失的,隻要有戰打,他就能把所有的事情拋之腦後。”

梁休煩躁地揮了揮手,看向李鳳生,道:“大哥,命令陳修然,讓他把收尾的事情交給宋缺,立即率領野戰旅的部隊回援南山。”

李鳳生目光往四周看了看,才道:“二弟,是不是你太敏感了,陛下既然假借你的名義,把南山的守備力量調出來,這說明,他其實早就知道敵人的目標是燕王。

“這有可能是他的請君入甕之策,你這樣做,有可能會破壞掉他的計劃。”

梁休冷哼一聲,咬牙切齒道:“老子管他什麼計劃,對我而言,燕王就是大勢下的半粒塵埃,他的死活多我來說根本不重要。

“而且,從他背後的人,引進來倭寇,我們就已經是不死不休的敵人了。

“我要的是南山,南山絕對不能出半點事情,這是大炎的未來啊!要是未來冇有了,想要重塑,大哥,你知道需要耗費多大的代價,才能再次讓大炎百姓萬眾歸心嗎?”

梁休說這話時,聲音都有些顫抖。

老炎是肯定有佈局的……但他的佈局,什麼時候靠譜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