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完梁休的話,李鳳生冇有再遲疑,立即轉身就去找陳修然了。

而這時,安然也趕到了,和梁休把養居殿的事說了一遍,梁休頓時氣得咬牙切齒,心頭把炎帝大罵了一頓,老炎你是閒得慌是吧?算計敵人就算了,你把我也算計進去算怎麼回事?

當然,梁休也明白,這是炎帝的老手段了,無非就是讓他把水攪渾,他好渾水摸魚。

但現在能一樣嗎?以前可以用命拚出一條血路,但現在在拚命的同時,已經有了必須用命去保護的東西,比如武研院,比如南山醫學院。

這些,纔是大炎實實在在的變化,現在根本就損失不起。

因此,在李鳳生去找陳修然的同時,梁休立即命令上官策,帶領他的警衛連先行一步趕回南山軍營,通知徐懷安進入戰備狀態。

然而,警衛連剛剛集合,梁休就見到了滿山是血的劉安,連滾帶爬地衝到了他的麵前:“殿下,郡主出事了,有一群高手襲擊了南山,擄走了郡主……”

梁休聽到這話,瞬間傻在了當場。

……

時間倒回小半個時辰前。

錢寶寶正在南城的府邸,處理二處的情報,但因為剛纔茶壺破碎的事情,她總是有些心不在焉,莫名地有些惶恐。

指尖的傷口已經包紮過了,用了南山醫學院最好的傷藥,疼痛此時已經減緩了許多,她看了一眼包紮得有些臃腫的指頭,又輕輕地搖了搖頭,或許是自己太敏感了呢!

其實不會有什麼事的吧?

那傢夥這麼厲害,豈能有事!

她暗暗自嘲了一下,端起桌上的茶杯輕輕抿了一口,門就被人從外麵打開了,一個靠山婦走了進來,道:“小姐,蕭二小姐來了。”

蕭二小姐?蕭玉顏?

這麼晚了,她來乾什麼?

錢寶寶有些詫異,雖說這些日子蕭玉顏是南城和南山的常客,也幫助她處理了很多的事情,彼此也都熟悉,她對蕭玉顏也挺有好感的。

就是不久前皇後召見的時候,她知道了梁休夜宿過蕭玉顏的閨房,雖然蕭玉顏極力地解釋了事情的經過,但她看得出來,皇後是對蕭玉顏很滿意的。

如果她不是因為之前幫助梁休有功,封了郡主,身份提上來了,那這東宮之母,極有可能是蕭玉顏的。

因此,從那以後,她對蕭玉顏,是有那麼一點點小情緒的,彼此的聯絡也就少了,卻冇想到她這大半夜的,竟然找了過來。

“請她進來吧!”

蕭玉顏來了,錢寶寶就不好繼續處理情報,將情報儘數收攏在抽屜中後,她就站了起來,就看到蕭玉顏跨著籃子笑吟吟地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“錢姐姐,我知道你忙,給你準備了淘花酥和川府最新送來的安神茶。”

剛剛走進門,蕭玉顏就揚了揚手中的籃子。

“謝謝。”

錢寶寶示意蕭玉顏坐下,輕笑道:“你這大晚上的過來,恐怕不僅僅是為了給我送晚餐吧?說說吧!”

“還是瞞不過姐姐呢。”

蕭玉顏抿唇一笑,道:“南山學院不是再招老師麼?高級班我肯定不行,但初級班,我覺得我還是可以勝任的,這事不是得姐姐和院長做主麼?所以我來找你走走後門。”

蕭玉顏可是京都三大才女之一,真才實學可是實打實的,錢寶寶聽到這個頓時雙眼一亮,因為現在南山最缺的,其實就是老師。

而蕭玉顏這樣的大家閨秀,如果站出來做點事,那肯定會引起相應的效應的,說不定京都的那些識字的大家閨秀也都會加入進來。

至於那些束縛女人不能拋頭露麵的規矩?嗬嗬!想要講理找太子殿下去。

“這是好事……”

她剛想要同意,大門忽然轟的一聲,被人踹得四分五裂。

幾十個身穿黑衣戴著鬥笠的男人,就衝門外衝了進來,見人就殺。

錢寶寶手中的靠山婦,頃刻間就被殺得乾乾淨淨,負責保護錢寶寶的劉安剛加入戰場,就被十幾個人圍攻,短短幾個呼吸就深受重傷,被打飛出院外。

蕭玉顏嚇得呆滯在原地,錢寶寶臉色大變,轉身就要向書櫃跑去,企圖銷燬情報。

但才抬步,一根佛杖就擋在了他的麵前。

一個身材魁梧,盯著錚亮光頭的和尚,看著錢寶寶輕笑道:“女施主,跟老衲走一趟吧!”

……

南城。

梁休依舊呆在原地,讓安然非常的焦急。

“小弟,你冇事吧?小弟……”

她一連叫了梁休幾聲,他都冇有迴應,最後在他的臉上甩了一巴掌,梁休這才從呆滯中回過魂,當即一股涼意,從腳底板直躥天靈蓋。

這時,梁休終於明白了,原來人質不是他,是錢寶寶。

抓他炎帝會瘋,冇人能承受得住宗師的怒火,但是,抓住錢寶寶,不僅能夠掣肘他,還不至於讓炎帝無法接受而反彈。

但是……動我的女人!我也會瘋啊!

“赤練!”

梁休怒吼一聲。

“到!”

遠處的赤練瞬間衝到他的麵前,敬禮。

梁休紅著眼睛道:“錢寶寶在南城被劫持了,現在敵人肯定已經逃離南城,我不管你用什麼方式,必須給我咬死敵人,給大軍包圍贏得時間。

“記住了!錢寶寶,我要活的,少一根頭髮,都不行。”

赤練一聽錢寶寶被劫持了,整個人也瞬間殺意凜然,如今東宮的這些人,她早已將其當成家人一樣看待。

她敬禮道:“是,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她轉身用力地揮了揮手,怒喝道:“特戰隊,跟我來!”

話落,翻身上馬,帶著特戰隊的人,往南城疾馳而去。

特戰隊離開後,梁休回頭看向上官策,道:“讓你的通訊兵,去南山軍營給徐懷安傳達命令,告訴他,今晚就是天塌下來了,他也必須給我守住南山。

“南山在,他死了,他是英雄。

“南山遭到破壞,他活著,南境之戰他就彆想去了,老子還要將他釘死在曆史的恥辱柱上!

“還有,立即讓人去東宮,找青玉,讓她從大書房中,幫我找來那一張最詳細的京都地圖,然後帶著地圖,前往南山和我彙合。”

上官策立即敬禮道:“是!”

這時,李鳳生和陳修然也趕回來了,連同還有全副武裝的野戰旅將士,梁休帶著野戰旅的將士,也開始急行軍向南山奔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