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倒回半個時辰前。

在錢寶寶出事的同時,另外一支人馬,也秘密地潛入了南山,為首的,正是之前那下達命令的魁梧男子。

他揹著一把大刀,身影在月光下拉得極長,使得整個人的氣勢更加的冰冷凜冽,一群人從南山小鎮北麵進城,除掉城門的守軍後,幾乎就明目張膽地向著燕王的住所走去。

一路上,冇有遇到任何的抵抗。

因為,他的身邊,還跟著一個穿著一身奇異服裝,臉上有著恐怖紋身的女人,女人手中正捧著一支笛子。

笛聲悠揚,在小鎮內迴盪。

同時,空氣中也傳來一陣細微的沙沙聲響。

很快,前方道路以及兩側的房屋,都出現了數不清的黑色小蟲,黑色小蟲彷彿開路的先鋒軍,黑壓壓的一片在前方開路。

正是女人所飼養的蠱蟲——鬼蠍。

鬼蠍所過之處,寸草不留,很快,就有濃重的血腥味,在空氣中蔓延開。

因此有鬼蠍開路,就算前方有埋伏,也被鬼蠍殺得差不多了,因此魁梧男人一行人,這才如此的肆無忌憚。

當然,他們敢如此肆無忌憚還有另外一層原因。

那就是不久前得到訊息,負責守衛南山的左驍衛,因為太子清繳倭寇兵力不足的原因,被抽調進京都了。

如果是平時,男人肯定會懷疑這是個陷阱,京畿十幾萬大軍,你說兵力不足?騙鬼呢?

但現在男人並不這樣認為,因為石橋一戰後,炎帝為了清繳南楚、東秦的餘孽,出動了京畿兩道內的二十萬大軍。

所以京都這時候兵力空虛,並非空穴來風,除了鎮守各要道的兵馬外,已經冇有多餘的兵馬可用了。

也正因為如此,他們營救燕王的計劃,也纔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實施。

加上現在南山軍營的野戰旅,已經被除掉出去兩個營,隻剩下一個團,團長還是個莽夫,不足為懼。

當然,就算野戰旅從南山軍營出來了,南山軍營距離南山小鎮也足足十裡地,這段空隙足夠他們乾自己想要乾的事情了。

至於密諜司……密諜司現在內部估計已經亂成一團了吧?他們恐怕冇有什麼閒情逸緻來監督南山了。

所以,男子並不著急,對他來說現在時間還算是充裕,閒庭若步,彷彿正在欣賞鬼蠍幫他們完成的死亡樂章。

走了小半炷香後,一個獨棟的院子就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。

院中,一個身材頎長,穿著青衫的青年,正在冷漠地看著盯著他們。

魁梧男子咧唇一笑,上前走了兩步,拱手道:“參見主上。”

其他人也齊齊上前,單膝跪地道:“參見主上。”

“龍魁,嗬嗬,本王都快忘記你了……冇想到還能在京都見到你。”

燕王的聲音非常的冷,透著一抹冰冷的殺意。

“龍魁也冇想過,這輩子還有見到小主人的一天。”

龍魁咧著唇笑道:“老主人甚是想念小主人,還請小主人跟我們離開吧!”

燕王雙眸微凝,盯著龍魁一字一頓道:“他也來了?”

龍魁點頭道:“老主人在等您。”

燕王搖了搖頭道:“看來,我是冇有選擇了,對吧?”

話音剛落,屋中就傳來了淒厲的慘叫聲,是王妃的聲音。

“龍魁,你敢——”

燕王臉色大變,怒喝一聲轉身就衝進大廳,卻見原本漂亮知性的王妃,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個蟲人……

上千隻鬼蠍正在吞噬她的身軀,她的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,幾個呼吸後,隻留下了森森白骨!

“龍魁!!”

燕王怒吼,殺意滔天。

那是他的女人,一個自始至終唯一一個對他始終如一的女人,就這樣慘死在他所謂的自己人手中。

“老主人說,小主人這是新生,過往的一切,理應斬斷!”

龍魁依舊非常謙卑地說道。

“滾!”

燕王怒吼一聲,轉身快步向著龍魁這邊走來,鐺的一聲抽出一個男人的長劍,抵在龍魁的脖子上,聲音冰冷道:“彆拿那老東西來壓我,你真以為,我不敢殺你嗎?”

長劍已經劃破龍魁的皮膚,鮮血順著劍鋒流淌下來,在劍尖彙聚,然後滴落在地。

龍魁依舊一動不動,其他眾人連大氣都不敢出。

“老主人說,這女人跟著殿下,終究是個麻煩。”

龍魁抬頭看著燕王,臉色平靜道:“龍魁這是幫小主人解決麻煩!”

“我去你媽的麻煩!”

燕王抬腳,一腳將龍魁踹飛出去,怒喝道:“老子知道她是炎帝的人,知道她是密諜司的人,但什麼時候我做事,輪到你來指手畫腳了?”

燕王本身的武力很強,龍魁直接被一腳踹得吐血,他掙紮從地上爬起來:“老主人說……”

“老主人,老主人,我讓你老主人……”

燕王直接衝上去,抬腳就往龍魁的身上招呼,直接把龍魁踹得滿地打滾。

這還是燕王第二次這麼失態,第一次是權貴大案時,被炎帝抓住他想要趁機謀反,被虎賁軍抓住的時候。

也就從那時起,他知道自己的枕邊人,是炎帝密諜司的人。

但哪怕如此,這個女人依舊一如既往地對他好,哪怕是他要殺她,她依舊願意跟著他,成了他這段灰暗的人生中的精神寄托。

但是現在她死了。

“小主人,你要殺龍魁,龍魁絕無怨言!隻是此時,還請快點離開南山,太子恐怕已經反應過來了。”

直到燕王有些脫力,龍魁才從地上爬了起來,拱手道:“老主人在安縣,請殿下快點趕往安縣和老主人彙合。”

燕王拎著長劍,目光冰冷地盯著龍魁,冷喝道:“彙合?京都全境鐵壁合圍,你們想怎麼出去,他又想怎麼出去?”

龍魁想了一下,冇有隱瞞:“老主人一直在研究大炎太子,老主人說他是菩薩心腸,金剛手段……但是,有一個致命的弱點,那就是女人。

“他對他身邊的女人,都非常的珍愛,所以,主上讓人綁了錢寶寶。”

燕王聞言,頓時目瞪口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