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王有一點冇猜錯,那就是老炎從很久以前,就已經設計好了一環套一環的坑。

而且因為有一個聰明的兒子可以利用,所以他的坑是能設多大就設多大,爭取一網把所有大魚撈儘。

所以他剛醒來的時候,讓蒙烈統領京畿兩道二十萬兵,橫掃京畿的一切魑魅魍魎,其實就是把兵調出去,給敵人造成一種內部空虛的意思。

事情果然如他所料,燕王背後的人果然來了。

事情也出乎他的意料,因為倭寇也來了。

但總之,除了忽然出現的倭寇險些打亂了他的計劃外,事情還算按他推演的方式發展。

甚至為了不讓倭寇影響到他的計劃,他還不惜坑自己的兒子去對付倭寇,好屯出手來,好好的抓一抓燕王後麵的大魚。

從很多年前,他就知道燕王的後麵有一條大魚了,也知道這股勢力在滲透他的密諜司,不然之前鬥青雲觀,鬥京都豪族,燕王能那麼快知道訊息,並且能迅速地做出反應?

這也是當初他不殺燕王的原因之一,因為燕王一旦死了,那他背後的勢力,密諜司中的毒瘤,極有可能因此沉入海底,成為梗喉之刺。

所以,他才把燕王交給太子解決。

太子也充分領悟了他的意思,隻是把燕王圈禁了而已。

現在,太子也冇有辜負他的期望,子果然戰力強悍,三兩下就將倭寇解決了,而燕王後麵的人也的確出現了,現在就差這最後一哆嗦,就可以收網了。

但是他卻冇有想到,這臨近收網了,竟然會發生錢寶寶被綁架這樣的變故。

錢寶寶就是個小人物……要擱在以前,炎帝肯定理都不會理,但現在不行,先不說錢寶寶是他和皇後內定的東宮之母,但論影響力,錢寶寶現在在京都的聲望,恐怕比他這個皇帝還值錢。

因為,安撫京都百姓,管理南山百姓,衝在第一線,和百姓同甘共苦的是錢寶寶。

一旦她被劫持的訊息傳開,嗬嗬,整個京都數百萬百姓都會站出來,將整個京都的地給犁上三千遍,也會將錢寶寶給找出來。

但燕王背後的人,有南疆的用蠱高手。

這種殺人無形的手段,那手無寸鐵的百姓會死多少人?

最重要的是,要是錢寶寶出了事,那他和太子之間的關係可不就是嫌隙那麼簡單了,而是一道天塹。

難以跨越的天塹。

就連皇後那邊,也不會給他什麼好果子吃。

所以說,其實燕王背後的人,覺得抓住錢寶寶,以她為人質牽製梁休,又讓梁休掣肘炎帝,自我感覺是很有先見性的。

其實不然,他們抓住錢寶寶,其實就是把自己揹著的炸藥包給點著了。

梁休說動她的女人,他會瘋。

炎帝卻想說,嗬嗬,動我兒媳婦,整個京都都得瘋!

冇錯,錢寶寶就是這麼牛逼,用梁休的話說,她就是整個京都的天使,在京都滿目瘡痍的時候,用自己的雙手,幫助梁休和炎帝一點點把京都的傷口撫平。

要是梁休出了事,在確保他不會死的情況下,老炎會說冇事,再多釣點魚。

但現在出事的是錢寶寶,老炎就算是再不甘,也不敢冒險,因此第一時間想的不是釣魚,而是救人,錢寶寶要是真有什麼不測,就算把天下的大魚都調了上來,把東秦老太監和南楚狗皇帝的腦袋放在他的桌案上,那也撫平不了父子間的創傷。

“陛下,燕王殿下背後的人是出現了,但大多都是小魚小蝦,現在收網,恐怕會把大魚給驚了。”

聽了炎帝的話,劉溫眉頭微皺,上前一步拱手道。

他們鋪了這麼一大攤子,耗費那麼大的人力物力,就是為了抓大魚,可不是什麼小魚小蝦。

焦躁的老炎立即睨了劉溫一眼,揚眉道:“那咋地?你來承受太子的怒火?”

魏青、沈濤和一眾將領,聞言嘴角都在輕微地抽搐,劉溫更是當場冷冷地打了一個哆嗦。

承受太子的怒火?

嗬嗬,他敢抱著手榴彈和我同歸於儘好吧!

劉溫連忙拱手道:“老臣覺得……陛下聖明!”

彆說是他,連老炎現在都有點虛,他看向魏青,道:“魏青,你親自跑一趟,讓蒙烈把掃地的事先放一放,讓他封鎖整個京畿,包括水路。”

魏青道:“臣遵旨!”

“張忠,魏猛,羅士進……”

炎帝看向三位將領,那三位將領立即上前道:“末將在。”

炎帝道:“你們立即回去,帶領麾下部隊,自東、西、北三個方向壓縮,把敵人的給我壓死在南山境內。

“要是這樣都讓敵人逃了,朕就把你們的腦袋摘下來,掛在城門口祭天。”

三位將領齊聲道:“末將領命。”

一係列的命令下達後,整個大殿很快就空了下來,就連劉溫和沈濤,一人要坐鎮中樞,一人要保證物資供應,也都離開了大殿。

這時,炎帝揹著雙手看著南山的方向,扭頭看向賈嚴道:“讓暗衛準備一下,隨朕秘密出征。”

老炎出征無望,現在隻能把這種陰謀詭計,當成戰事來打了,但賈嚴聽到這話,臉色卻變得非常的凝重,因為炎帝提到出征兩字,那就證明事情已經很嚴重了。

……

南山。

梁休趕到燕王的小院的時候,看到的隻是大廳上的一堆白骨,燕王已經不知去向,左驍衛將南山小鎮翻了一遍,冇有發現任何的線索。

反而是整個南山的百姓,因為這左驍衛和野戰旅如此大動乾戈,意識到發生了大事,也都拎著木棍鋤頭彙聚過來。

梁休不想引起更大的動亂,傳令全軍不得泄露錢寶寶被劫持的訊息,同時讓嶽武去告訴百姓,這隻是野戰旅和左驍衛聯合搞的一次軍演。

這時,徐懷安終於趕到了,他負責鎮守南山各大重要基地,但基地冇有發生任何的戰事,敵人隻是想要救人,並不想和他們糾纏。

與此同時,梁休接到了赤練送回來的最新訊息,看了訊息後,他的臉色頓時鐵青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