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練傳回來訊息梁休,敵人一共三百人左右,正往南邊移動,應該是企圖穿過南山的大山後難逃。

錢寶寶被挾持在隊伍中,但除了錢寶寶外,被挾持的還有蕭家二小姐蕭玉顏。

梁休看完後,臉色非常的難看,因為南城府邸,除了重傷昏迷的劉安外,十幾個靠山婦,幾乎全部戰死,他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情況。

而蕭玉顏,是左相蕭衍的愛女。

要是出了一點事,怎麼和左相交代?

但很快,梁休又長長地出了一口氣,鐵青的臉也漸漸的有了一絲鬆緩,蕭玉顏的存在,雖然會加大營救的難度,但是,也迫使錢寶寶有了顧慮,不能走極端。

因為梁休太瞭解錢寶寶了,這個女人太要強,她要是不想他被要挾,極有可能會自殺,而一個人想要自殺,方式有千種萬種,根本不可能防得住。

就拿南城府邸來說,如果不是因為蕭玉顏的緣故,逼得錢寶寶不得不就範,不然以她的性子,早就自刎在南城了。

另外,情報中還鄭重告誡梁休,敵人中有用蠱的高手。

她一路追蹤下去,已經有兩名野戰隊的高手,折損在蠱蟲的手中了,這是一種形如蠍子的蠱蟲,非常的難纏,劇毒無比,見血封喉。

而且,應該是常年用屍體飼養,蠱蟲對屍體極度偏愛,一旦被殺死,屍體就會遭到蠶食,如果不是保護得當,三位戰死的野戰隊兄弟,都會被啃噬成白骨。

梁休目光落在大廳上那堆白骨,就知道這應該就是蠱蟲的傑作,不得不說這手段非常的殘忍,那怕他有了準備,也有些頭皮發麻。

同時,他的眉頭微皺,眼底徹底冰冷下來,冇想到燕王竟然為了活著如此的不擇手段,連自己鐘愛的王妃都不放過。

這是殺人滅口?還是挑釁呢?

“命令!”

梁休開口,他身後的將領立即站得筆直,梁休轉身看著一眾將領,下達命令:“既然知道敵人的行進方向,野戰旅一團二營、三營為左翼,二團為右翼,立即給我從兩側迂迴,爭取在敵人出南部大山之前,給我包圍住他們。

“平時讓你們多訓練,現在是檢驗你們成果的時候了。”

一眾將領齊聲道:“是!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“一團一營,警衛連,李鳳生的秘密行動處,跟著我一起行動,要特彆小心,再小心,敵人有用蠱的高手。

“一旦發現周圍有蟲螞接近,立即除掉,不要有半絲猶豫,明白嗎?”

眾人齊聲喝道:“明白!”

“行動。”

“是!”

陳修然、徐懷安等一眾將領,立即轉身出了大廳,各自整軍出發。

這時,青玉和蒙雪雁也趕到了,兩人眼睛都還在發紅,明顯剛剛哭過,她們親自給梁休把地圖送了過來,地圖是梁休親手畫的,事關錢寶寶的生死,她們不敢假手於人。

“殿下,我們請求跟著一起行動。”

把地圖交給梁休後,青玉直接說道。

聲音決絕,梁休知道就算自己拒絕,她們也會自己行動,要是再遇到危險就亂套了,他想了一下,道:“準,但必須跟著我,不要離開我十米之內。”

“是!”

兩女還穿著軍裝,立即舉手敬禮。

“二弟,部隊已經整頓完畢。”

李鳳生走了進來,道:“可以行動了。”

“出發!”

梁休低喝一聲,轉身出了大廳。

部隊已經集結完畢,他出了大廳,就帶著野戰旅一團一營,警衛連以及特彆行動隊近乎五百人,立即向著南麵大山追下去。

之所以把野戰旅一團一營帶在身邊,主要就是加強戰力,一營、二營,是野戰旅目前最強的兩支部隊,因為之前對抗倭寇忍者時,他們已經全員換上了燧發槍。

而梁休,要向整死倭寇一樣,用活力徹底整死這股敵人。

一路上都有赤練留下來的線索,他帶領部隊沿著線索追進大山三十餘裡,結果發現赤練留下來的路標,竟然出現了兩個。

一個是徑直向南,另一個,則是忽然改道向西了。

梁休蹲在地上仔細觀察兩個路標,結果發現兩條路,都明顯有大量人走過的痕跡,很難判斷得出敵人走的是那一條道路。

而根據之前的情報,敵人徑直往南境走的機率比較大,因為這個時候變換路線,很容易就撞上從兩翼包圍過來的野戰旅其他部隊。

但是,梁休卻不敢輕易地做出選擇。

為什麼?因為既然出現了兩個路標,那說明敵人是留有人斷後的,所以發現了特戰隊的追蹤,故意弄出和特戰隊留下的路標,想要將他們引導向錯誤的方向。

而留下來的敵人,極有可能是南疆的那個用蠱的高手。

梁休臉色頓時變得凜冽起來,他從地上站了起來,看向上官策道:“立即向周圍搜尋一下,看能不能找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。”

“是!”

上官策應了一聲,立即帶領警衛連的部隊分散搜尋,很快,上官策就回來稟報,道:“報告司令員,西邊不遠處,發現了一具白骨。”

梁休眸色一厲,快步地向前走去,就看到警衛連的士兵,正在圍著一堆森森白骨,而白骨的形狀怪異,一隻手還指著西邊的方向。

“向西追擊!”

梁休臉色陰沉,轉身就帶領部隊向西追去,李鳳生就跟在梁休的身邊,聲音低沉道:“那具白骨是特戰隊的人?”

“嗯!”

梁休點點頭,道:“應該是赤練發現了敵人轉了方向,故意留下來等候我們的人,隻是他被敵人斷後的南疆高手給殺了。

“倭寇對大炎人殘忍,特媽的,大炎人對大炎人更他媽殘忍,不滅掉這群狗曰的,老子也不配當這個太子了。”

李鳳生知道梁休現在的心情很壓抑,想了想還是說道:“你這個時候最好理智一點,不要因為敵人的殘忍,而失去理智。

“你的後麵,不僅隻有一個錢寶寶。”

梁休知道李鳳生的意思,不要一意孤行。

否則,很容易上敵人的當。

“啊……”

就在這時,後方傳來了兩道慘叫聲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