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和李鳳生猛地回頭望去,隻見兩人的十步之外,兩名特彆行動隊的將士,已經變成了兩個蟲人。

明顯,他們踩進了敵人埋蠱的陷阱,被敵人的蠱蟲瞬間吞噬了。

“救人——”

上官策低吼一聲,立即提劍帶人上前。

砰!

然而他剛剛行動,槍響了。

剛剛圍過去的人立即回頭望去,隻見開槍的是梁休,他始終的槍口正朝天上,槍口還冒著青煙,一張臉猙獰得要吃人一般。

而李鳳生更果斷,一個箭步上前,兩劍結束掉了兩個行動隊兄弟的痛苦。

而兩個行動隊的兄弟失去生機後,吞噬他們生命的鬼蠍,彷彿察覺到了危機一般,立即從屍體上脫落,向著森林深處就逃。

“特媽的,滅了它們。”

親眼見到兩個兄弟淒慘的死狀,野戰旅的將士大怒,揮刀就要砍死這些蟲子。

砰!

這時,梁休又朝天開了一槍,剛提刀正要揮下的眾人都驚愕地回過頭,呆滯地看著梁休,最終任憑這些鬼蠍進了森林深處。

“殿下,這是為什麼?”

有人不解,怒喝出聲。

“這是南疆的蠱蟲,帶有劇毒,見血封喉。

“就算是一隻,也足以結束這兩位兄弟的性命,但剛纔是數百隻,你們有冇有想過這是為什麼麼?”

梁休走上前,臉色凜冽道:“因為,這蠱蟲的主人,就是想要你們將這些蠱蟲全殺了,為什麼?因為它們全身上下都是毒!

“咬人的利齒是毒,身上是毒,血液是毒,或許將這些蠱蟲擊殺後,它們惡臭的血氣,都是毒。

“你們剛纔動了手,今日我們恐怕就會全軍覆滅在這裡。”

這是梁休的分析,因為按照之前赤練的情報,這些蠱蟲真的劇毒無比,見血封喉的話,那要殺人,分散開來一字平推就好,用不著把蠱蟲聚在一起。

既然對方把蠱蟲聚在一起,如果不是為了造成恐嚇的話,那麼問題肯定出在這些蠱蟲的身上。

所以梁休第一時間,就想到了蠱蟲的血氣或許有毒,可以在空氣中傳播。

想到二戰時期的毒氣彈,他就頭皮發麻,雖然說這些小小的蠱蟲或許所產生的的毒冇有那麼強勢,但在這密佈的森林中,讓他們全部戰死,那是冇多大懸唸的。

因此,李鳳生的第一反應不是救人,而是幫助兄弟結束痛苦,杜絕彆人救人的想法,不然很多人都會因此死在這裡。

不是不救,而是……無法救。

眾人聞言,頓時嚥了咽口水,麵麵相覷,隻覺得脊椎骨直冒冷氣,如果真是這樣,那就太可怕了啊!簡直就是殺人於無形。

“現在聽我命令!”

梁休盯著眾人,臉色非常冰冷道:“所有人用濕布捂住鼻子,有水的就用水,冇水的就用尿!

“捂住鼻息後,再見到蠱蟲,就給我往死裡搞。”

野戰旅的所有將士,都配備得有水壺,帶有手帕的立即取出手帕弄濕套在臉上,冇有手帕的,就把裡衣撕下來當成濕布用。

短短的片刻功夫,所有將士就在鼻息下套上了濕布。

梁休盯著他們,聲音冰冷道:“現在都給我聽好了,我們的敵人不是普通的敵人,他們就是一群以殺人為樂的惡魔。

“現在成戰鬥隊形,給我搜尋前進,都給我瞪大眼睛仔細防備,死在這種宵小的手中,是我們軍人的恥辱。

“繼續向西,搜尋前進。”

話落,梁休親自一馬當先走在最前方,野戰旅的所有將士立即分散開,相互掩護向前推進。

部隊遠去後,一道身影才從後方的一棵大樹後走了出來,正是昨晚跟在龍魁身邊,禦蠱殺人的那個女人。

女人身材很矮小,臉上還有一個恐怖的蠍子紋身,她看著唐安的背影,輕輕地舔了舔唇道:“大炎太子麼?居然能想到這種辦法,果然不好對付,不過沒關係,等和大師兄二師兄彙合,你……就等死吧!”

……

成戰鬥隊形搜尋前進,行軍速度就大大的折扣了,而且在他們非常小心的情況下,相繼好事有十幾個將士在不知不覺中被敵人用蠱蟲殺死。

死法極其慘烈。

這給野戰旅這支剛剛組建起來戰無不勝的雄師,頭頂上壓下了一片揮之不去的陰霾,再這樣下去,士氣會受到嚴重的影響。

而這時,梁休領著野戰旅的將士,剛好抵達了下一個路標點。

而路標點已經從一個,變成了三個,分彆指向東、西、南。

梁休舔了舔唇,目光漸漸地變得犀利起來,玩我?除了老炎外,從來都隻有我玩人的,本來一心想要救人不想和你計較,但既然你想玩,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。

“來人,地圖。”

這一次,梁休冇有再去勘察地形,確定方向。

他相信有赤練緊緊地咬在敵人身後,那錢寶寶和蕭玉顏就不會有太大危險,而現在……他不能再用常規的方法去救人了,因為這樣代價太大。

最重要的是,他不喜歡被人當成獵物來狩獵,這種感覺讓他非常不爽。

既然如此,那就不一點一點的跟了,直接梭哈吧!找個戰場,玩一票大的,老子就看你的蠱蟲厲害,還是老子的槍炮厲害。

都說機槍大蚊子是浪費,那老子這次就當一次敗家子,好好的乾你們一傢夥。

青玉立即把地圖拉上來,梁休立即蹲在地上,研究了整整半個多時辰的地圖,期間又有三四個將士被蠱蟲殺死,梁休都冇有絲毫的動彈。

整整一個時辰後,梁休從地上站了起來,喝道:“上官策,顧懷冰,薑子明……”

“到!”

梁休叫的,正是稷下學宮的七子,七人立即跑上前,向梁休敬禮。

“給你們七人一個任務……”

梁休勾了勾手,將七人聚了過來,立即低聲地交待了幾句,七人聽完雙眼大量,齊齊站得筆直道:“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“那邊有人!”

就在這時,警戒的將士忽然出聲,所有將士瞬間戒備起來。

梁休轉身望去,隻見側後方走出來了一個身材矮小的女人,抬手衝他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。

梁休抬手,手中的燧發槍對著他,嘴中“啵”的一聲,然後,輕輕地吹了吹槍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