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開戰場十餘裡,梁休命令部隊停下來修整,同時召集隊伍中的所有將領,開了一個會議。

梁休指著地圖上的一個點,看向眾人道:“這一路走下來,大家也看到了,這南部大山太大了,真要地毯式搜救,冇有二十萬兵就是扯淡。

“而短時間內,我們是無法抽調出二十萬兵力來進行搜救的。

“我原本的計劃,是靠特戰隊緊咬著敵人不放進行追擊,再完成包圍,但現在此計不通了。

“因為敵人留有後手,派有南疆高手負責阻擊,我們強行通過,代價就太大了,得不償失,我們的兵力,也不能在這裡消耗掉,如今南征在即,要是部隊在這裡消耗掉,那南征就是個空話。”

眾人聞言,皆輕微地點了點頭,臉色都非常的凝重,因為都見識過了南疆高手的詭異手段,在森林中就是他們的主場,讓人防不勝防,再這樣追擊,的確會付出慘重代價。

而野戰旅的兵,是好不容易纔練出來的,要是折損在這裡,那就太不值當了。

“殿下,你就說怎麼辦吧!”

一營長秦牧看向梁休,道:“我知道,你肯定有了辦法,不然也不可能讓上官策師兄弟七人離開部隊,他們可是我們這支部隊最頂級的戰力。”

“不錯,看來南境一戰,進不都不少嘛!”

梁休點點頭,道:“剛纔說過了,要對大山進行地毯式搜尋,非常的難,但是,如果卡住點呢?”

眾人立即坐直了身體,靜靜聆聽。

梁休繼續道:“敵人為什麼劫持錢寶寶?那就是希望在最關鍵的時候,能用錢寶寶來當人質,掩護他們逃離京都。

“這說明什麼?說明他們冇有長期掩藏在這片大山的打算,或者說,有什麼事情,逼得他們在近期內必須完成,冇有辦法進行躲藏。

“那事情就簡單多了!隻要我們把守住各個出山的路口,他們自然會出現……”

秦牧抬手打斷梁休的話,道:“殿下,這恐怕不行,敵人總共多少人,我們並不知道,而我看過地圖,南邊出山的路,足足有二十條!野戰旅全軍出動,兩個團隻有三千人。

“三千人分兵把守二十幾個路口,每個路口隻能分配到不到一個連的兵力,想要阻擋敵人,根本就不可能。”

眾人聞言,也都輕微地點了點頭,一個南疆蠱師,就讓他們五百人幾乎寸步難行,一個連想要擋住敵人數百人,幾乎不可能。

何況,敵人還有蠱。

彆說戰鬥,恐怕悄無聲息地乾掉一個連都是輕而易舉。

梁休聞言卻舔了舔唇笑了,他說道:“不不……那是因為,我們都忽略掉了一個巨大的因素,那就是老炎這個老陰皮,額……是陛下,對,陛下……”

他乾咳一聲,繼續道:“這一切,其實都是陛下布的局,其目的就是抓住燕王背後的人,所以我斷定他在這南部大山,肯定是埋有伏兵的。

“上官策他們要做的事,就是找到這些軍隊的將領,把守路口的事情,交給他們去做就好。

“而野戰旅的目的地,隻有一個……臥龍嶺!”

李鳳生看向地圖上的臥龍嶺方向,雙眼頓時一亮,道:“臥龍嶺適合打伏擊,你是想把戰場預設在哪裡?”

“不是預設戰場,就是戰場。”

要論看地圖的本事,李鳳生自然是不如領兵打戰的秦牧的,他看著地圖,再聯想到梁休的話,雙眼頓時亮得跟燈籠一樣。

他說道:“太子殿下讓其他兄弟部隊集中優勢兵力把守各大路口,其實就是給燕王一行人規劃出了一跳逃跑的路。

“看,無論是走下水嶺,還是走明月道,都會遇到重兵把守的出口,為了避開重兵把守的出口,他們隻能往臥龍嶺方向撤。”

梁休點點頭,道:“這隻是原因之一,還有另外一個原因……我斷定,燕王等人出大山後的目的地,是安縣。

“安縣地理位置有些特殊,在冬季枯水期,從麟洋湖流經安縣的支流就會枯竭,但是如春之後,枯水期過去,麟洋湖的支流就再次流過安縣。

“河流並不深,但是流水急,船隻或許過不去,但是竹筏肯定是能過的,隻要再次乘坐竹筏,就能順流彙入南部大江。

“但這條路,因為嚴重的枯水期,經常被人遺忘,如果不是我要繪製精確的京畿地圖,恐怕這一條隱秘的路線,也會被我忽略了。”

梁休站起來,下達了命令:“現在,野戰旅全部將士,全員給我趕往臥龍嶺以逸待勞,決戰的時候到了,老子倒是要看看,是他南疆高手的蠱蟲厲害,老子的槍炮厲害。”

眾人齊齊站得筆直道:“是!”

梁休看向秦牧,道:“秦牧,你留下一個連斷後,防止南疆的高手腦抽追過來,暴露大軍的意圖。”

“是,我把一連留下。”

梁休點點頭,命令修整的部隊集結,立即馬不停蹄地趕往了臥龍嶺。

不久之後,負責兩翼包抄的徐懷安、陳修然兩人,也收到了上官策師兄弟帶來的命令,也向臥龍嶺開拔。

而炎帝原本埋的府兵,接到梁休的命令後,一時間拿不定主意,隻能快馬將訊息報給了炎帝,而這時的炎帝,也已經帶領兩千暗衛,秘密地潛入進了南山。

收到密諜司送來的情報時,已經是一個時辰後了。

炎帝看了情報後,沉默了許久才歎了一口氣,道:“哎,還是太心慈手軟了,怎麼教都教不會,真要逼得老子動板子嗎?”

老炎當時氣得咬牙切齒,這兒子對待敵人,那是有多殘忍就有多殘忍!

但是對於自己人,那就太仁慈了。

他的計劃非常的好,直接給燕王規劃了一條逃生的路,可是你後麵冇有追擊,那能出現的變故可就太多了!

燕王回頭了怎麼辦?燕王想方設法,強行突破其他路口了怎麼辦?你在臥龍嶺埋下的口袋,那還有個屁用啊?

你當時釣魚啊?願者上鉤?

什麼叫圍獵?那就是全麪包圍,不給野獸絲毫的反應時間,逼得他們必須鑽陷阱,這纔是圍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