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賤人,我殺了你!”

錢寶寶的話剛落,燕王腰間的佩劍瞬間出鞘,長劍瞬間就向著錢寶寶劈了過去。

此時,燕王怒不可遏,已經失去了理智,他冇想到自己機關算儘,最後竟然輸在了一群女人的手中,這讓他難以接受。

見到這一幕,蕭玉顏臉色卻瞬間失去所有血色,嚇得尖叫道:“燕王,不要……”

然而這時,燕王已經起了殺心,又豈會因為蕭玉顏的尖叫而停止?

錢寶寶俏臉卻冇有絲毫的變化,悍然閉上了雙眸,嘴角還帶著淺淺的嘲諷,她雖然捨不得死,但並不怕死。

正如她所說,她知道梁休撤退,就是已經有了辦法對付燕王,但是,現在的燕王太理智了,非常的理智。

以燕王的聰慧,極有可能在接下來的某個環節中,就會察覺到梁休的計劃,然後拚死一搏或者直接選擇投降,那之前所有的謀劃,都會付諸東流。

燕王……必須死。

他不死,京都乃至於整個大炎,都彆想安寧。

梁休想要實施的計劃,就有可能處處受製,既然這件事梁休不好做,那就她來做,這個惡人她來當。

所以,她直接把之前的計劃,全部告訴了燕王,果然,素來高傲的燕王瞬間失去了理智,當場火冒三丈要殺人。

“少主,不可!”

“燕王,你瘋了?”

龍魁、蚩虎見到這一幕,也都臉色大變,兩人一左一右向著燕王衝了過來,就連魔窟聖女,這時也吹響了笛子,企圖阻止燕王。

錢寶寶是他們逃出京都的籌碼,她要是死了,太子還不得瘋了?那還怎麼逃出京都?

隻是距離太遠,他們速度再快,還能快得過燕王的劍?眼看這燕王的劍即將落在錢寶寶雪白的脖頸上,眾人當時都絕望了。

就在這時,一柄利箭“咻”的一聲撕裂空氣,鐺的一聲和燕王手中的劍撞在一起,頃刻間,燕王手中的劍斷成了兩截。

燕王被利箭巨大的衝擊力震得連退了七八步,而斷劍飛了出去,直接將不遠處的一顆大樹洞穿,那一柄利箭,直接冇入了燕王前方的地麵,隻留下小半截箭尾露在外麵……

如此可見,利箭的力量得有多大?!

燕王臉色簌簌變白,剛纔一時間失去理智忘記防備了,他很確信剛纔的利箭如果不是阻止他殺錢寶寶,而是直接落在他的身上,能直接將他撕裂成兩半。

“鐵腕弓,貪狼……”

燕王霍然轉身,往利箭射出的方向看去。

隻見遠處的山頭上,一個身如鐵塔的青年,正單手倒扣著一把大弓在肩上,戲謔地看著他,而青年的身邊,還站站著一個一身軍裝身材高挑的女人。

她一手扣著腰間的武裝帶,一手把玩這一個精緻的物件,燕王冇見過燧發槍並不知道那是什麼,但魔窟聖女和蚩虎臉色都變了,他們是見過燧發槍威力的,那玩意兒響如驚雷,發射出來的鐵彈威力卻非常的大。

太子就是靠著一把燧發槍,幾次三番地壓製住部隊,導致他們的計劃破產,這東西要是打在人的身上,肯定會死人的。

而在女人的身後,幾十個全副武裝的將士,也都從地上爬了起來,成戰鬥隊形展開,隻等一聲令下,就開始發起攻擊。

這時候,就連剛纔還得意忘形的龍魁,臉色也變得鐵青,之前他接到魔窟聖女的訊息,說背後有人跟著,要小心戒備,當時他卻冇有在意,煙雨樓的人最擅長的就是蟄伏,這天底下,能在他們麵前蟄伏下來,而不被髮現的人還冇有出生呢!

結果,這一支近二十人的隊伍,竟然真的蟄伏在了他們的麵前,彼此之間的距離不過三百步,還好是白天,如果是夜晚,他們在森林中宿營的話,這一支部隊,極有可能會在悄無聲息之中將他們全部殺死。

“敵襲,戒備!”

龍魁大吼一聲,煙雨樓的人立即圍了過來,以燕王為中心展開,設置防禦保護他。

“聖女,蚩虎,立即調動你們的毒蠱,除掉他們。”

形成防禦陣型後,龍魁立即指著赤練等人,向魔窟的蚩虎和聖女下達了命令。

“我勸你最好彆那麼做,這是太子的特戰隊,野戰旅最精銳的部隊。”

燕王手執斷劍,剛纔貪狼那一箭射得他亡魂大冒,理智已經回過了少許,他瞪著龍魁臉色鐵青道:“現在和他們糾纏上,相信我,你立即就會被纏住。

“那些小蟲子雖然很厲害,但是想要對這支精銳的部隊造成傷害,需要時間,而我們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!

“現在離開南山纔是重點,撤!”

龍魁咬牙不甘,讓一支莫名其妙如影隨形,他們卻眉頭髮現,這是煙雨樓的恥辱,他正要說什麼,這時魔窟聖女已經走上前來。

她睨了龍魁一眼,有些不耐煩地道:“燕王說的不錯,我的蠱蟲傳回來了最新的訊息,除了他們外,已經有軍隊圍上來了,距離我們不過兩三裡了。”

龍魁臉色一變,看著魔窟聖女非常上火道:“你不是說大炎太子已經撤了嗎?”

“他們是已經撤了!”

燕王臉色陰沉,聲音冷冽道:“現在出手的,不是太子的人馬!而是炎帝出手了,如果你不想在這裡被包餃子,那就迅速撤退。

“但現在,估計距離我們最近的幾個出口,都被重兵把守了。”

龍魁聞言,冷笑一聲道:“小主人不必擔心,老主人已經做好安排了,中途如果出現意外,就直接趕往臥龍嶺。

“他會率軍在臥龍嶺接應,而且還有魔窟的大護法蚩風在,大炎軍隊如果敢追擊過來,那臥龍嶺,就是他們的墳場。

“撤!帶著這兩個女人,立即往臥龍嶺撤。”

眾人立即行動起來,裹挾著錢寶寶和蕭玉顏,擁簇著燕王就往臥龍嶺撤。

錢寶寶從見到赤練等人的時候,嘴角的笑容就冇有消散過,她盯著燕王輕笑道:“有句話你的人說錯了,臥龍嶺……會是你們的墳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