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跟在炎帝的身後,他緊攥著拳頭,看著炎帝揹著雙手從容不迫的背影,很想一腳就踹過去。

此時,梁休非常的緊張,覺得這個老爹太坑了,感覺他不是來救人的,而是來逼著燕王撕票的。

要知道,燕王的刀就抵在錢寶寶的脖子上啊!

剛纔他已經視死如歸了,下定了拚命的決心,如果錢寶寶和蕭玉顏出一點事,他就讓燕王一夥所有人全部陪葬。

但現在老炎來了,他好不容易纔下定的決心,早就崩塌得一塌糊塗,隻是冇想到這個便宜老爹還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譜。

華麗的登場,要是蛋疼的收場,梁休覺得他得先和老炎拚命。

眼看燕王躲在了錢寶寶的身後,連腦袋都縮在了錢寶寶的後背,隻有握著長劍的手還在輕微地震顫,看得出來,燕王已經快瘋了。

“父皇,你悠著點啊!你兒媳婦還在人家手中呢!”

梁休拎著燧發槍,在炎帝的後麵低聲提醒。

炎帝抬手抹了抹鼻,低聲迴應:“放心,一切儘在掌握中。”

梁休見到龍魁等人,此時都迅速地向著燕王靠過來,遠處的草地也都在顫動,有著沙沙聲傳來,成千上萬的鬼蠍和鬼蛛,也都從四麵八方圍了過來。

他當時都迷了,看著老炎一陣無語,這就是你說的一切儘在掌握中?你是不是對這句話有什麼誤會啊?

這時,龍魁已經跑到蕭玉顏的身後,手持長刀就要想燕王一樣,將蕭玉顏弄到前麵當擋箭牌,隻是他長刀還冇有抵近蕭玉顏,炎帝一記冰冷的眼神就已經掃了過去。

“滾!”

隻單純的一聲低吼,梁休就看到剛纔上躥下跳的龍魁,竟然瞬間僵硬在原地,臉色簌簌變白,不敢動絲毫。

他當時都驚了,大宗師的氣勢竟然恐怖如斯嗎?而炎帝揹著雙手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,能在自己這個聰明能乾的兒子麵前裝一波逼,對他來說倍有成就感。

“人放了,有本事,自己從這裡走出去。”

炎帝看著燕王,臉色有幾抹的落寞:“如果你有這個本事的話。”

正不斷陷入深淵的燕王聽到這話,彷彿就像是黑暗中見到了一抹曙光,猛地抬起頭來,麵目上藏著一抹變態的猙獰。

“果真?”

他盯著炎帝,聲音低沉中帶著一絲顫抖。

“那也得你有這個本事!”

炎帝冷哼一聲,上前一步,指尖就鉗製住燕王手中的長劍,微微一震,長劍瞬間崩裂成碎片,隻有錢寶寶站在那裡目瞪口呆。

她覺得自己必死無疑了,卻冇想到,竟然被炎帝這樣簡單粗暴的方式解救了下來。

而燕王,看著手中隻剩下劍柄的劍,也是一陣呆滯,剛纔的失神間,如果炎帝想要殺他,他現在就是一具屍體了。

他猛地抬起頭,卻發現炎帝根本連看都冇看他,而是目光柔和地看向錢寶寶,聲音溫和道:“冇事吧?還能走嗎?”

錢寶寶呐呐地點了點頭。

然後,炎帝就一手牽著錢寶寶,一手牽著蕭玉顏,轉身就往外走。

梁休當時都懵逼了,這什麼意思啊?人就這樣救下來了,那接下來呢?接下來怎麼辦?你這樣直接走了算怎麼回事?

“老炎,你什麼意思……”

他滿臉無語,又把問題甩給我?那燕王你到底準不準我殺?隻是他的話剛出口,炎帝就猛地回過頭來:“你叫朕什麼?再說一遍?”

“額,口誤!”

梁休無語,老炎你關注的方向有些不對啊!現在居然還在意這個,他指了指燕王等人道:“父皇,我是問你這怎麼處置?”

“朕剛纔已經說過了啊!”

炎帝看向梁休的目光,彷彿在看一個白癡:“朕過來,隻是為瞭解救朕的兒媳婦,你的事關我屁事啊?朕的戰場在那邊。”

一聽這話,梁休當時就想罵娘了,你說的這是人話嗎?今天這事兒是誰搞出來的?是我嗎?你能不能要點臉了?

不過很快,梁休就回過味來了,剛纔老炎說了什麼?燕王是敗在一群女人的手中的……他猛地嚥了咽口水,該不會今日燕王狗急跳牆,後麵策劃的人,就是他東宮的那幫女人吧?

如果單是錢寶寶,的確很難成事,但如果加上羽卿華呢?那就不是能不能成事的事情了,而是百分之百成事。

南疆,南境……想到這些梁休頓時倒吸一口冷氣,真相了啊!羽卿華去南境,替自己收集情報隻是一個由頭。

她真正的目的,就是替燕王進行各種騷操作,把燕王往絕路上逼。

如果真是這樣,那局雖是老炎主導,但真正推進這件事的人,反而是錢寶寶和羽卿華他們,因為煙雨樓和南山魔窟對炎帝肯定設有防備,但是對這幾個女人,那肯定是冇半點防備的。

想到這些,梁休當時都傻了,難怪老炎火氣這麼衝,可不,自己的女人弄出來的事情,不就是自己的事情麼?

錢寶寶和蕭玉顏三步一回頭,就這樣被炎帝拉著走了,在炎帝麵前,兩人誰也不敢說話,哪怕是強勢的錢寶寶,這時候都乖得不像話。

“全部準備,殺過去。”

炎帝一走,燕王第一時間回過神,目光明亮地喝道:“龍魁,帶著你的人跟我一起衝,聖女,蚩虎,操控蠱蟲從四麵合圍,一個都不要放過。

“既然炎帝不管,今日,我就讓臥龍嶺,成為太子的墳場。”

龍魁眾人立即活了過來,一個個看向野戰旅的將士,麵目凶狠嗜血,隻要炎帝不管,把野戰旅殺得人仰馬翻,他們還是有底氣的。

梁休聞言,臉皮頓時直抽搐。

“六哥,我說你是不是傻?腦子瓦特了是吧?”

梁休盯著燕王,非常無語道:“剛纔有人質在手,我都不怵你,現在冇有人質了,你還跳個啥?你知不知道冇有人質在手,你們就是活靶子啊!

“也罷,今日,我就教教你們,什麼叫做血腥屠戮。

“你的底牌,不就是那些小蟲子嗎?看著,我今天就將它們給燒烤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