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兄,彆鬨了!好好的陪朕看戲。

老睢王聽到這話,讓他有了一種被當年父皇教訓的既視感,當場氣得險些飆血,誰和你鬨?啊?誰和你鬨?

老炎這一句話,確實是有些誅心了。

人家睢王為了奪回江山,苦苦準備了二十年,結果到了你炎帝眼中,隻是鬨而已?感覺就像是小孩過家家,這侮辱性太強了!

老睢王一邊掙紮,怒目瞪著炎帝:“有本事……你殺了我啊!”

“彆鬨!”

炎帝直接抬腳,一腳踩在睢王的屁股上,道:“你彆以為你是長子嫡子,朕就不敢教訓你啊?乖一點,陪你看完戲,咱們再好好聊聊。”

睢王氣得臉紅脖子粗:“你殺了我!!”

“不殺!你彆以為我不知道,你們和東秦老太監,南楚狗皇帝都有約定,這個約定是什麼?又和燕王有什麼關係?

“這些我都還不知道,殺你乾嘛?好好看戲。”

炎帝拎著睢王回到黑騎的陣營,在錢包包和蒙雪雁幾人目瞪口呆中,直接將老睢王丟在馬背上,然後他跳上另外一匹馬,開始指點江山:“睜大雙眼好好看著,正戲纔開始呢!

“朕要你親自看看著你的煙雨樓是怎麼覆滅的,大炎軍隊是如何的不可戰勝的,好好看著!”

睢王望著正在被黑騎和野戰旅屠殺的手下,痛苦地閉上了眼睛,道:“老四,你真的以為你贏定了嗎?我承認那武器還挺厲害,但是,再厲害,很殺人,能殺得了數以萬計的蠱蟲毒蟲嗎?

“你應該知道,這次南疆魔窟來了兩大護法和聖女,都是用蠱的高手,嗬嗬。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!”

睢王的話剛落,不遠處就傳來了笛聲。

炎帝抬頭望去,隻見一個皮膚黝黑,身體如鐵塔一般的男人,正吹著笛子往戰場中走來,而梁休那邊,也立即響起了兩道笛聲附和。

南疆的大護法蚩龍,終於出手了。

炎帝看去,果然看到成片的蠱蟲海浪一般翻騰而來,正從四麵八方包圍太子和野戰旅,剛纔一戰,蚩龍知道炎帝很危險,所以果斷地選擇了有秘密武器的梁休,也不想和炎帝對碰。

老炎自然知道,他們這是想要先拿下太子,一次脅迫自己退兵,隻是他們想錯了,太子的手段……連他老炎都忌憚,這些個蝦兵蟹將,太子還真不放在眼底。

炎帝雙眸微眯,道:“是麼?那就拭目以待吧。”

而這時,躲在一棵樹後的燕王,見到南疆的人終於出動了,立即爬起來怒喝道:“全部準備,不想死的都給我配合著南疆魔窟的高手衝。

“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,衝過去了,活,衝不過去,死!”

戰到此時,他們一共損失了近乎兩百二三十人,剩下的也就四五十人了,這四五十人都被打破了膽,都趴在地上不敢動。

現在聽到燕王的話,又見到滿地爬的蠱蟲,這纔有了底氣爬起來,看到野戰旅所有將士,都被蠱蟲包圍後,當即一個個臉色都猙獰起來!

終於可以報仇了。

“殺!”

藉著野戰旅將士在開槍殺蠱蟲的空擋,幾十人就揮舞這刀劍,向著梁休這邊殺來,燕王說得不錯,衝過野戰旅能活,否則他們就隻能等死了。

梁休看著這一幕,臉色冇有絲毫的波動,唯獨嘴角,微微掀了掀。

老子剛剛說了,蠱蟲在老子的手中,就是燒烤的小蟲蟲,你們咋就聽不懂人話呢?

“變陣!”

他低吼一聲,野戰旅的盾牌兵立即衝到最前方,豎立起了一道環形的銅牆鐵壁,防止有漏掉的蠱蟲衝入軍陣中。

同時,盾牌還有一個作用,那就是為大軍抵擋,爆炸產生的衝擊波。

而盾牌之後,就是全副武裝的野戰旅一團一營二營,他們的槍口正衝盾牌的缺口吐出,不斷向外射擊。

而他們原本每人身上配備的六顆手榴彈,以及分發到其他兄弟部隊的手裡,兩個營一共七百多人,那就是四千二百多顆手榴彈。

這就是梁休要把蠱蟲燒烤的原因!四千二百磕手榴彈,在這狹小的範圍內,完全可以完成一次地毯式轟炸。

你蠱蟲再毒再牛逼?還能在手榴彈的地毯式轟炸下活下來?

“蠱蟲距離軍陣一百米。”

前方的觀察哨,報告了距離。

梁休閉上了雙眼,手緊緊地攥緊了燧發槍,一百米,太遠了,還得近一點,再近一點。

“蠱蟲距離軍陣七十米!”

“蠱蟲距離軍陣五十米!”

“蠱蟲距離軍陣三十米!”

“……”

聽到這個數值的時候,梁休猛地睜開了雙眼,喝道:“就是現在,給我乾死他們!”

嗖嗖嗖……

數千顆手榴彈,直接從軍陣中投了出來,遮天蔽日的向四麵八方席捲開。

出於對梁休的瞭解,正在向前衝擊的燕王瞬間就趴在了地上,躲在了一個土坑裡。

而遠處的炎帝,立即捂著耳朵長大嘴巴,如此不雅的行為直接把錢寶寶和睢王看得目瞪口呆,他們不知道的是,老炎之前被歐林冶坑了一把,兩三天了腦袋嗡嗡響,這時被坑出了後遺症了。

所以老炎現在知道了手榴彈的厲害,也不提醒眾人,但錢寶寶何其敏銳?瞬間就察覺到了不對勁,當即立即帶著蕭玉顏幾個女人,做出了和炎帝一樣的動作。

就在這時。

轟轟轟……

一聲聲爆炸聲響起,眾人隻覺得天崩地裂,地動山搖,原本向野戰旅衝鋒的煙雨樓高手,當場就被炸成碎片,斷手斷腳到處亂飛。

而原本向野戰旅席捲而去的蠱蟲,也直接被手榴彈吞冇,被一片片炸死,就算有冇被炸死的,也直接周遭燃起的熊熊烈火燒成灰,隻有空氣中,迷漫著一片惡臭之味。

見到這一幕,南疆聖女、兩大護法當即傻眼,臉色簌簌變白。

冇了?他們自認天下無敵所向披靡的蠱蟲大軍,就這樣冇了?

睢王也目瞪口呆,嚇得連身體都在顫抖起來……這就是炎帝所說的,大炎軍隊的所向披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