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疆聖女敢那和尚威脅梁休,是因為知道梁休和和尚之間的關係,想要利用這層關係,逼著梁休就範。

如果是平時,為了和尚的安全,梁休或許會妥協。

但是現在,南疆魔窟彙同煙雨樓,勾結倭寇把京都鬨成什麼樣了?百姓死了近千人,野戰旅的將士也犧牲了數十人。

如果不是賈嚴用死囚和牲畜代替,南山小鎮整整一條街通透,將無一活物,損失將會更大。

這個時候,所有將士心中都憋著一股火,他梁休為了和尚,向仇人妥協?那這些和他生死與共的兄弟,會怎麼看他?

因此,梁休寧願相信和尚能力,也不能讓這些將士寒心了,當場就擰斷了南疆聖女的脖子。

而剛纔還很硬氣的燕王和南疆的兩大護法,臉色頓時都變了,連和尚的訊息,都抵消不住梁休的怒火,足以證明梁休是多麼的憤怒了。

“你你殺了聖女”

大護法蚩龍臉色猙獰,盯著梁休聲音顫抖道:“蠱王蠱王是不會放過你們的。”

“剛好,我也不會放過他們。”

南疆聖女死後,她體內的母蠱就失去了控製,從口中躥了出來,梁休抽出刺刀,直接將鬼蠍母蠱紮成兩截,才抬頭盯著大護法,同樣笑得猙獰。

“南疆,看起來你們很牛逼啊!那這一次南征,連你們也連鍋端了吧!留著,也是禍害。”

聽到梁休的話,南疆的兩大護法瞬間僵在了原地,來之前,蠱王曾告訴他們,此戰隻是協同,冇有必要出全力,更不要把戰火引導南疆。

但現在,明顯煙雨樓纔是主導者,但太子的怒火,怎麼忽然就全衝著南疆去了啊?

他們不知道的是,梁休知道和尚被南疆各大勢力的頂級強者聯合圍攻,導致重傷的時候,南疆就已經是死物了。

和尚回去乾什麼?梁休大概能猜測到一些,那是回去報這滅門之仇的,當初你們各大勢力聯合起來,莫名地給和尚一家冠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,直接滅掉人家滿門。

咋地?現在還不許人家回來報仇是吧?

所以,知道和尚重傷後,梁休的怒火繼續抑製不住往外泄。

而這時,黑騎那邊的戰鬥也落幕了。

黑騎是炎帝的貼身近衛,跟著炎帝南征北戰過,戰力自然是非常強悍的,煙雨樓滲透進來的近一千人,在黑騎的手中就跟玩兒一樣,半刻鐘不到就被滅個乾淨。

當然,黑騎能打得這麼順利,主要的還是梁休的手榴彈,對敵人造成的威懾足夠大,四千兩百多顆手榴彈將周圍的土地犁了一遍,見識到這威力的敵人,誰不慫?

誰都慫!

老睢王見到戰事漸漸落幕,見到自己親手締造、花費幾大大家培養起來的勢力,就這樣被滅了,隻能痛苦地閉上了雙眼,攥著拳頭道:“老四,算你狠!”

“皇兄,你是第一天才領教到我的厲害嗎?”

炎帝雙手抱胸,滿臉嘚瑟道:“放心,我不會讓你死得那麼快的,有很多疑問,還需要你來為我解惑。

“我很想知道,二十年前,北境究竟發生了什麼?”

老睢王凝眉,盯著炎帝看了小半晌,咧唇一笑:“想知道?好啊!我告訴你”

“不急。”

炎帝抬手打斷他的話,因為這時梁休帶著幾個野戰旅的將士,押著燕王過來了,老炎隻好說道:“先解決掉眼前的事情再說,我給你說,為了抓你,我又坑了兒子一次,這傢夥現在正一肚子火呢!

“要是不把他的怒火給平息了,他發起火來,連朕都怕。”

老睢王聽到這話,險些就忍不住巴掌就往炎帝臉上招呼了,生了個好兒子你很嘚瑟是吧?嘴巴都快咧到耳邊了。

這時,梁休已經臉色陰沉地走到炎帝麵前,看著炎帝道:“我這個戰果,你可還滿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