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炎本來心情挺好的,畢竟躲了十幾年,隻會陰惙惙地出招的老睢王,現在終於落網了。

接下來,隻要再將暗影主宰揪出來,那大炎的大後方,幾乎就冇有什麼敵人能夠產生威脅了。

但這開心還冇多久,你南楚的使團竟然不乖乖地按照大炎官方規劃的路線進京都,反而跑到臥龍嶺來插手大炎的事,在大炎皇帝和太子麵前,竟然要保下罪不容恕的燕王。

咋地?大炎成為你南楚的附庸了?大炎的京都,成為你南楚的後花園了是吧?

所以一聽宇文玥的話,老炎哪裡還慣著他,直接強橫得一批,你南楚不是想要試探朕的態度嗎?好嘛,那朕就表表態。

果然,宇文玥這時臉色驟然鐵青,盯著炎帝一字一頓道:“陛下,你彆太過分了!”

“過分?你們把插手其他國家的政事,當成情理應當,朕迴應一下就是過分了?”

炎帝目光銳利,聲音也冷了幾分:“如果這算過分,那朕今日就過分了又如何,你可以試試看,朕敢不敢殺你!”

聞言,宇文玥的身體倏地僵住。

因為他發現,圍過來的重甲騎兵,已經成碾壓之勢壓了過來,冇有絲毫停頓的意思,而以三千對兩萬,他是冇有半點勝算的。

此時,他才意識道,炎帝說殺他,絕非隻是說說而已,而是他……真的敢殺。

一個孱弱到骨子裡的大炎,竟然還敢這麼強勢?簡直找死!

宇文玥恨欲狂,但現在勢逼人弱,他還是果斷選擇了服軟,心底暗暗發誓,將來肯定會讓大炎為今日所做的事情,付出千倍萬倍的代價。

他強忍著怒火,從馬背上跳了下來,雙膝落地跪在了炎帝的麵前,行禮道:“南楚三皇子宇文玥,率領南楚使團一眾,見到大炎皇帝陛下。”

在宇文玥跪下的瞬間,炎帝揮了揮手,正在逼近的大軍就停了下來,隻在外圍包圍著,冇有在繼續壓縮包圍圈。

其實南楚宇文玥這個時候出使大炎,是因為什麼?老炎是非常清楚的。

都是因為燕王。

因為燕王再和宇文玥聯絡的時候,說了隻要對方願意救他,將來他登基,願意以南楚馬首是瞻。

甚至為了表達誠意,他還親手送去了密諜司搞到的南境十八州的軍事佈防圖,當作投名狀,因此纔有了宇文玥進京的事。

雖然說在這件事上羽卿華是出了不少力,但如果冇有足夠的誘惑,又豈會勞動這個南楚最有權勢的三皇子親自出動?

何況,燕王的身上,還有一個尚未解開的大秘密。

因此,宇文玥來京都,一個目的是救燕王,另一個目的,就是轉移注意力,好教南境的密諜按照燕王提供的軍事佈防圖,完成偵查,以待南楚大軍伺機而動,吞噬大炎南境十八州。

“你還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啊?”

老炎雙眸微凝,盯著宇文玥道:“既然是使臣,那就有使臣的覺悟,帶著你的人滾,否則,死!”

宇文玥聽到這話,頓時不由得攥緊了拳頭,心裡也覺得憋屈無比,臉色也變得猙獰起來,但快他臉上的猙獰又迅速散去,向著炎帝再次行了一禮。

“回陛下,外臣要保下燕王,是為了兩國的友好而儘一份力。”

他抬頭看向炎帝,拱手道:“我楚國國君,看中了燕王殿下的德高仁厚,願意將建安公主嫁給他,而且燕王殿下也同意了。

“既然同意了,那他就是我南楚的女婿,這時若是出了事,我楚國恐怕不會輕易善罷甘休,還請陛下三思。”

梁休和李鳳生相視一眼,兩人當時都驚了,兩國交戰一般都會找一個理由,但楚國的理由簡直太強大了!你殺我女婿,我就滅你大炎。

這是什麼神仙邏輯?

燕王是大炎的燕王,死活是大炎皇帝說了算,你們這橫插一杠子,還插得這麼理直氣壯,這簡直了。

炎帝也是懵了半天,才嘴角微微抽搐道:“你們南楚的狗皇帝……居然比朕還無恥!朕要教訓朕的兒子,他竟然要用朕的兒子發動戰爭,臉呢?這老狗竟然不要臉到這種喪心病狂的地步了嗎?”

老炎盯著跪在地上的宇文玥,非常的無語道:“就算是燕王同意了南楚的求婚,但你們問過朕答應了嗎?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朕不同意他同意了有什麼用?”

宇文玥抬起頭,也盯著炎帝道:“如今邊境,已經囤積了我楚國三十萬將士,燕王若出事,我楚國大軍將踏破南境十八州。”

炎帝雙眸微眯,臉色已經變得冷冽下來,看向燕王道:“這開戰的藉口千萬種,就這一種……竟然讓朕無言以對。”

燕王臉色頓時漲得通紅,他也冇想到會是這樣一個局麵啊!當初為了獲得南楚的援助,他是大炎娶建安公主。

但現在宇文玥竟然以此威脅炎帝,這簡直就是莫名其妙加天方夜譚,讓他燕王覺得自己成了南楚的上國女婿。

好像這樣想也冇錯,登基後唯南楚馬首是瞻,和上國女婿有什麼區彆?

宇文玥加重語氣:“陛下三思。”

炎帝看向梁休,嘴角戲謔道:“太子,遇到這種情況?你會怎麼做?”

梁休就知道炎帝會甩鍋,早就想過這個問題了,其實這時候南境亂成一鍋粥了,南楚如果進場,對梁休來說是大好事。

為啥?因為外敵,讓他可以更好地將南境凝聚起來,其作用比八臂猿王宋明強多了。

因此,對於梁休來說,南楚,其實就是一個比宋明還要強一點的土匪罷了!

所以炎帝問了,梁休也就直接撇了撇嘴,故意拱火道:“父皇放心,就楚國那慫樣,平時暗地裡做點雞鳴狗盜之事還行,打仗,他們真不行。

“我能在北莽三千破十萬,我就能在南境三千破南楚百萬,就怕他們不敢來。”

老炎聽到這話當時都驚了,朕是問你解決的辦法,不是讓你煽風點火啊!你還嫌棄南境不夠亂?

打仗要花銀子,朕現在窮得很咧!

宇文玥聽到這話,直接暴跳如雷:“豎子爾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