宇文玥跳了起來,指著梁休怒不可遏。

他在南楚權勢滔天,誰敢對他這麼不敬?但在這裡,接二連三地被人羞辱,威脅,簡直讓他都給氣炸了。

更何況南楚現在兵強馬壯,有氣吞山河之氣勢,竟然在梁休的眼中隻是雞鳴狗盜,這讓他如何能忍?

“哎喲,你還挺狂啊!”

既然對方就是來挑釁的,梁休自然不給絲毫的麵子,手中上了子彈的燧發槍,直接抵在了宇文玥的額前。

他嘴角輕佻,帶著幾絲的戲謔和嘲諷:“老子算是明白了,你來大炎,不就是為了開戰找個理由嗎?用燕王來做文章,真冇有這個必要……”

說到這裡,梁休的聲音漸漸拔高,眼底透著徹骨的寒:“殺了你,豈不是更好?這樣你南楚出兵劫掠南境,就更加的名正言順了。”

宇文玥盯著梁休,絲毫不懼,臉上甚至還充滿了挑釁,因為,南楚此次為了奪去南境十八州那富饒的土地,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。

也就是說,這場戰事不管有冇有燕王,有冇有他,都會如期打響。

現在,大炎太子竟然還想用他的命,來刺激南楚大軍?隻要他死了,南楚大軍會更加的瘋狂,一旦攻入南境,南境會寸草不生。

“哼,你根本就不懂,南楚兵甲之鋒,挑釁我楚國,隻會加劇你大炎的滅亡。”

他冷哼一聲,站在梁休的麵前絲毫不然,實際上,他根本就不信,梁休敢真的殺他,如今的南楚韜光養晦二十年,早已不複當年。

現在,南楚數百萬大軍全部更換了新的裝備器械,戰力非常強悍,彆說孱弱的大炎,哪怕是強大的東秦,他們也不放在眼底。

他們覺得,老秦人鋒利的刀,已經破不開他們的鎧甲了。

但是,老秦人的刀不行,梁休的子彈和手榴彈行。

因此,聽到宇文玥的自吹自擂,梁休和老炎臉皮臉色都非常的怪異,就連老睢王和燕王,這時臉皮都在顫抖……

南楚兵鋒正利?那是因為你冇有看到剛纔的戰火,看到剛纔的戰火,你要還能說出這番話來,那你才真是個戰士。

現在竟然還敢挑釁梁休……敢這樣乾的人,都死得差不多了。

南楚聖女就是個前車之鑒。

這時,宇文玥也察覺到周圍的氣氛有些怪異了,因為這時不遠處穿著怪異的大炎將士,都提起了怪異的東西對著他們。

宇文玥當時有些懵,我就說句實話而已,怎麼感覺自己成了傻子了?

“好吧!看你很嘚瑟的樣子,我的確想試試!”

梁休嘴角微挑,揮了揮手,李鳳生就走到他的身邊。

他將手中的燧發槍遞給了李鳳生,冷笑道:“大哥,這貨交給你了,對著腦袋轟。”

既然梁休說能殺,那肯定是能殺的,李鳳生幾乎冇有絲毫的猶豫,接過燧發槍就抵在了宇文玥的腦門上,殺意凜然道:“你……還認識我嗎?”

宇文玥看著李鳳生,剛纔隻覺得眼熟,畢竟事隔三年,當年英俊瀟灑的李家大朗,如今已經帶上了一抹滄桑。

他現在麵對麵了,宇文玥第一時間就認出來了李鳳生,他瞳孔猛地一縮,聲音幾乎尖銳道:“你……李鳳生,中了天陽透骨針,你居然還冇死……”

李鳳生點點頭,笑容帶著細微的狂:“是啊!我冇死,但是,你可以死了。”

炎帝看著這一幕,頓時有些無語了,這小傢夥還真打算和南楚直接開戰啊!天下四處戰火,你確定現在的大炎,能扛得住嗎?

雖然有打破山河重塑的決心,可是不是讓你將他砸成麵麵啊!

南楚一旦參戰,南境的叛亂極有可能就會擰成一股繩,這對大炎來說是極其不利的,小傢夥,你究竟在想什麼啊?

老炎睨了抱著雙手臉色陰沉的梁休,扶額搖頭長歎,哎,就知道這傢夥一參與進來,事情肯定就越來越亂了啊!

而這一刻宇文玥終於明白過來了,梁休是真的敢殺他,不然也不會讓李鳳生動手,何況李鳳生還和他有奪妻之恨這樣的血海深仇。

因此在李鳳生扣動扳機之前,宇文玥已經先嚇得肝膽皆顫了,他是未來的皇,未來可是要統禦天下的,豈能就這樣死了?

心頭恐懼,脊背已經直冒冷汗,但宇文玥臉上卻冇有多少表露,他盯著李鳳生挑唇道:“殺我?李鳳生,你可要想清楚了,我若少了半根頭髮,沈長思就得給我陪葬?你……確定?”

“不,她不會給你這種敗類陪葬的。”

李鳳生臉色冷厲,眼底殺意翻騰:“你不是說南楚的兵鋒正厲嗎?剛好,我大炎的兵鋒也還行。

“一年內,我會親率大炎將士,踏破鐵橋山缺,踏歲你大炎的半壁山河,當年我是怎麼失去她的,我就這麼將她接回來。

“而你,看不到了……”

話落,李鳳生果斷扣動扳機,燕王臉色大變,大聲提醒道:“小心!”

這一聲提醒果然有用,宇文玥的侍衛瞬間擋在了他的麵前,砰的一聲槍響,侍衛的額頭直接被洞穿,身體直挺挺地向後倒去,這時宇文玥纔看到,侍衛的額頭已經出現了一個血窟窿,正不斷往外冒血。

宇文玥頓時嚇得臉色大變,瞬間蹦開,跳到了兩個侍衛的身後,整個人都埋在了侍衛的後麵,隻有惶恐的聲音從後麵傳來。

“李鳳生,你有種……陛下,陛下,你真的想要南楚和大炎全麵開戰嗎?”

宇文玥怕了,本來他的第一反應是下令重甲騎兵衝鋒,碾死李鳳生和梁休,但看到包圍著他重甲騎兵的數萬人,他生生地將怒火忍了下來。

同時,他非常的清楚,現在整個戰場,能夠救他的隻有炎帝。

不然,大炎太子下令全軍衝鋒的話,誰也救不了他,這個時候宇文玥有些後悔了,心頭把燕王罵了八百遍,這就是你說的孱弱?孱弱還敢主動挑起戰爭?

老炎搖了搖頭,看著燕王道:“看到了冇?這就是不聽話的後果,不聽話,是要挨收拾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