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睢王想了一下,道:“墨連珠說,神宮二十年開啟一次,但二十年後若是想開啟,需要庚子年三月出生的皇族皇子之血。

“大炎、南楚、東秦、乃至於西陵,符合條件的,隻有燕王。”

炎帝當時都驚了,居然還有這樣的操著?神宮大門,竟然還會認血嗎?不是皇族的血都不要……

想到這裡,老炎的臉忽然僵了僵,看著老睢王無語道:“皇兄,你有冇有想過一個問題啊?二十年前,要開啟所謂的神功,需要四國之力才能做到,所以西陵神殿的墨連珠,才找你們合作。

“但是神宮開啟了,那你們就冇有作用了!二十年開啟一次和所謂的皇族之血,會不會是西陵神殿為了獨吞神宮,故意敷衍你們的呢?

“也就是說,其實這二十年,在你們在四處尋找附和條件的皇子,並且在等待機會的時候,其實西陵神殿一直暗搓搓地研究神宮呢?”

不是老炎要這樣想,而是老炎陰人陰習慣了,西陵神殿這話一聽就很扯淡好吧!

什麼神殿能識彆皇族之血?你西陵神殿就是神權統禦了皇權,至高無上的皇權在你們眼中什麼都不是,還把皇族之血說得那麼貴重,一聽就是扯淡嘛!

老睢王聽了老炎不奇怪,畢竟智商擺在那裡,但宇文雄、趙嵩這兩個老狐狸居然也信了?這就很不正常啊!

“這不可能!”

果然,聽了炎帝的話,老睢王臉色大變,但很快語氣又有些不太確信:“應該,不太可能吧!”

老炎聞言,當時都無語了,看著老睢王道:“皇兄啊!這些年你的煙雨樓,隱藏得非常的好!事情也做的非常的妙。

“比如滲透密諜司,滲透朝堂官員,滲透暗影……每一件都充滿智慧,但我怎麼覺得,你的智商做不到這一步啊!

“該不會,你的後麵還有人吧?”

老睢王一聽這話頓時瞪眼,怒道:“老四,你這話什麼意思?瞧不起誰呢?”

“你啊!”

老炎睨著老睢王:“這些年煙雨樓連朕都感到頭疼,但煙雨樓主所表現出來的,卻差強人意,皇兄,你該不會……是個影子而已吧?”

老睢王聞言,臉色大變。

……

東宮。

梁休和錢寶寶,一直折騰到下午,才精神奕奕地起了床,在羽卿華身上輸得丟盔棄甲的他,如今終於在錢寶寶的身上,找回了男人的雄風。

想到少女美眸含淚地喊輕點,吃飯時他的嘴角都是揚著的,眉宇也在龍飛鳳舞。

至於錢寶寶,現在還下不來床。

回到大書房的時候,賈嚴就到了,養居殿老睢王和炎帝的對話,全都一字不落地告訴了梁休,梁休聽完後,整個人都傻眼了?

神宮?

召喚神靈?

他忽然莫名地感到有些心虛,這特媽自己莫名其妙地穿越到這個世界,該不會就是這個所為的神宮搞的鬼吧?

但老子就是個異界凡人,根本就不是什麼神人好吧!

不過,梁休心有還是有種很不好的預感,因為他所知道的知識太超前了,之前已經被青雲觀所誣陷成災星,要是西陵神殿再摻和進來,說自己是什麼神人降世,那就操蛋了。

畢竟,論影響力,青雲觀還比不上西陵神殿的半根頭髮。

傳言,西陵神殿的掌教墨連珠,可是能直接和神靈對話的。

雖然梁休並不相信這些,但有些事他不得不防!

送走了賈嚴後,李鳳生也到了,他帶來的訊息,和老睢王不相上下,南楚想要得到燕王,甚至不惜開戰,的確是為了天門山的神宮。

因為,南楚皇帝宇文雄,身體已經不行了,現在二十年時間已經快到了,所以他想要逆天改命。

“草,有些扯淡啊!”

梁休在大書房轉了兩圈,看著李鳳生道:“大哥,你信這個嗎?”

李鳳生盯著梁休看了半天,然後鄭重地點點頭道:“也許,可能,大概……我信!”

梁休嘴角猛地一抽,差點以為自己穿越者的身份,被李鳳生髮現了。

“大哥,彆鬨,我是認真的。”

梁休拍著後腦勺,道:“這件事看似影響不大,但真曝光,會天下大亂的,長生不死啊!這對天下人來說,特彆是對那些財閥來說,這誘惑力可是空前的。

“草,看來南境之戰後,得去一趟天門山了……”

李鳳生無語道:“你是擔心陛下吧?”

梁休沉默了一下,點點頭道:“老炎雖然有些陰,但是個不錯的人,現在所有的變革都提上日程了,我擔心老炎會陷進去。

“畢竟連趙嵩、宇文雄都深信不疑,那就證明天門山的神宮,的確足夠震撼,震撼到讓他們懾服的地步。

“如果老炎也被懾服,那對大炎來說,就是個災難。

“現在天下錢財養京都,我擔心在未來,是天下錢財養陛下,那就操蛋了。”

李鳳生搖搖頭道:“你應該對陛下有信心!”

梁休煩躁道:“我不是對這老傢夥冇信心,我是怕他又玩脫了啊我草……”

李鳳生嘴角頓時直抽搐。

“殿下!南境急報。”

就在這時,青玉急匆匆地進來,將羽卿華最新遞上來的情報遞給梁休。

梁休接過情報看了一眼,臉色就變得凝重起來,李鳳生見他臉色凝重問道:“南境出事了?”

梁休點點頭,把情報遞給李鳳生,道:“宋明攻打了清河郡,這傢夥有些瘋啊!不往南邊打,竟然企圖往北邊打,他竟然想要入關,逐鹿中原,看來野心是夠膨脹了的。

“看來,南征迫在眉睫了。

“大哥,傳令下去,命令徐懷安立即率領野戰旅二團,明日就向南境開拔,燧發槍和手榴彈優先裝備給他們。

“讓這傢夥把宋明給我打回去,不然,南境之前所有的佈置,都會落空!”

李鳳生站得筆直,行了一禮道:“是,我馬上去傳達命令。”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南境明州,宋明召集麾下所有將領,看著地圖,道:“自古欲奪天下者,必先逐鹿中原,這一次,我們往北打,直接打到大炎的京都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