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,經過梁休親自登場主持誓師大會後,徐懷安帶著野戰旅二團,雄赳赳氣昂昂地趕赴南境。

臨行前,徐懷安還立下了軍令狀,半個月內,將宋明打回南境去。

其實梁休還是有些擔心的,因為宋明向北打,明顯就是奔著破局而來的。

他想要南去和倭寇彙合,但路上被虎賁攔著,而且南境還出現了許多莫名其妙的小組織,時不時地騷擾一下他們,讓老宋煩不勝煩。

好嘛,既然招安你們說不行,南去你們又不讓,那老子就往北打。

駐守明州的三萬守軍撤往清河,龍成,成犄角之勢防守老子北上,那老子就把你的角給砸碎了。

所以說,三萬對三十萬,幾乎冇有多大的勝算的。

而一旦宋明破開清河、龍城的防禦,那就是泥牛入海,肆虐中原,想要再將其聚而殲之就太難了。

最重要的是,一旦放宋明入關,這貨就不受控製了,而且南境所有的佈局,將會付諸東流。

因此,宋明必須打回去。

回到東宮,梁休不想這時候去見炎帝,又怕被他陰了,就寫了奏疏呈遞進宮,讓炎帝讓戶部儘快將大軍所需的物資押往南境。

因為徐懷安為了能加快行軍速度,帶的物資隻夠路上行軍,到達南境之後,所有物資還需要籌集。

做完這些,梁休就接到劉安的稟報,卞謀言求見。

梁休直接不見。

這個時候卞謀言來準冇什麼好事,因為宋明決定北打,對南境豪族的威脅就減少了,這老傢夥這時候過來,無非就是想要取消之前答應給梁休的物資。

梁休懶得和他掰扯,南境是的計劃早就做好了,而且已經在實施,豈會因為宋明一點小小的變動而改變?

就算現在北莽南下,將北境肆虐成一片焦土,也改變不了梁休先南後北的方針,因為,南境不平,西方一旦打過來,大炎將會毫無招架之力。

所以梁休直接讓劉安告訴卞謀言,宋明北打隻是障眼法,統一南境纔是他的目標,這個時候既定的方針是不能變的,至於卞謀言信不信,那是卞謀言的事。

“你這樣做……確定不會引起南境豪族的反彈?萬一他們和宋明抱在一起怎麼辦?”

錢寶寶端著糕點進了書房,有了肌膚之親後,她現在已經梳了婦人髮髻,穿著一身雪白的長裙,將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儘致,看得梁休有些眼熱。

隨手將錢寶寶拉坐在懷裡,梁休的手就不老實地探進了她的胸圍子:“怕什麼?還是那句話,真理隻在炮灰的覆蓋範圍內……”

錢寶寶想到他在床上的流氓話,俏臉一紅,輕啐了他一口:“呸,不要臉!”

“不是,你想啥呢?”

梁休當時就無語了,義正言辭道:“我在給你說正經事,你卻當我在耍流氓……而且,好像每次先不正經的都是你好吧!”

錢寶寶睜開梁休的手,站起來狠狠地踩了他一腳:“滾!”

梁休疼得跳腳。

錢寶寶理了理裙子,道:“綜合各方麵的情報,南境的矛盾已經非常尖銳了,處理已經迫在眉睫,你確定還要讓南楚摻和進來……”

梁休沉吟了一下,道:“不是我讓不讓南楚參與進來,而是南楚肯定會參與進來,事情昨晚被窩裡我已經給你說過了。

“現在南楚皇帝宇文雄為了活命,為了長生,已經開始發瘋了。

“無論如何他都會打大炎的,而且南楚隻是開端,隻要所謂的神宮在大炎,接下來東秦、西陵,都極有可能對大炎用兵。”

錢寶寶指尖挑著錢寶寶的下巴,道:“也就是說,南楚攻打大炎,已成定局,這纔是父皇狠下心收拾宇文玥的原因。

“既然避不開,那就打嘛!”

錢寶寶翻了翻白眼,拍開梁休的手,道:“我當然知道,我隻是覺得你說得對,大炎的事情,不應該受到其他國家的左右的。”

錢寶寶看著梁休,認真道:“南境現在很亂,到處是盜匪,流寇,已經民不聊生了!你的驅虎吞狼之計,一隻就夠了!

“一隻狼過南境,南境就幾乎寸草不生,要是在讓南楚進來,那就是狼群了,狼群過處,還會有活物嗎?”

梁休知道錢寶寶的意思,大炎的百姓,受儘苦難還是大炎的百姓,在大勢下付出必要的犧牲可以,但是讓人進來屠殺,不行!

他笑了笑,輕輕地挑了挑錢寶寶的唇,非常欣慰道:“我們家將來的錢皇後,已經有母儀天下的氣勢了嘛!”

“滾!”錢寶寶怒:“我和你事情呢!”

梁休躺在躺椅上,輕笑道:“放心,你以為老炎是吃素的嗎?他留下宇文玥,就已經有應對之策了,我們靜觀其變就是。

“南楚想要破開南境的大門,入侵大炎,老炎不同意,他就進不來。”

錢寶寶聽到這話,這才鬆了一口氣,見識過京都的對百姓的殘忍,她真不想這樣的殘忍,再降臨在南境的百姓身上。

“對了,有件事……我覺得可能得和你說說。”

這時,錢寶寶看著梁休有些訕訕道:“我昨夜處理情報的時候,我弟弟跑進來了,讓他看到了一些情報……”

梁休揮了揮手,道:“冇事,小舅子不是外人,要不是他不是這塊料,我都打算培養他來搞一些事情了。”

錢寶寶掐了梁休大腿一把,道:“我說的不是這個,我是想說昨日我弟弟看過老睢王的描述後,說了一些話,我覺得有必要給你說一下。

“當然,雖然有些扯,但你也當成聽聽就行了!”

梁休雙眸微凝:“關於神宮的?”

錢寶寶點點頭道:“對,是關於神宮的……我弟說,老睢王說得神乎其神,但如果將神宮的構造、輪廓畫出來,其實,更像是一座——墓。”

噗!

聞言,梁休險些被自己的口水嗆死,墓?那被西陵神殿傳得神乎其神的神宮?是墓?

我特媽……梁休猛地從躺椅上跳了起來,臉色頓時非常的精彩,他忽然覺得,這個可能性很高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