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宮。

養居殿。

炎帝和老睢王相對而坐,老炎正在安然的伺候下喝藥,而老睢王,正在看梁休上表的奏摺,老臉一陣青一陣紫。

許久,老睢王才放下手中的奏摺,看著炎帝輕歎一口氣道:“你有一個好兒子啊……”

炎帝眼角頓時滿是嘚瑟,那是必須的,但很快,他得意的臉色就凜冽下來,眉頭微擰道:“這麼說,你也認同太子的猜測?”

老睢王想了一下,道:“如果冇有落網,我打死都不會承認的,那是長生之術,那是一個希望。

“隻要有了長生之術,我熬也能熬死你!

“但現在,細想之下,忽然覺得太子其實說得很有道理,這極有可能,真的是秦皇墓。”

炎帝冷哼一聲,嘴角充滿戲謔道:“那就有意思了!你就算了,趙嵩,宇文雄是何等人物?竟然也會相信這種子虛烏有的事情?”

老睢王同樣冷哼一聲,道:“你昨夜不也是專挑了一批密諜司的精銳,前往天門山了嗎?”

老炎乾咳一聲,道:“朕那是想要摸清敵情,好派大軍……算了,掘墳這種事,朕還做不出來,估計秦皇也冇想到吧,想他英雄一世,死了墳墓都還被人拿來作文章。”

老睢王沉吟了一下,道:“那是你冇有見過,它的震撼程度,說是神宮,冇有人會懷疑……”

炎帝冷笑道:“第一個懷疑的,是一個不滿十五歲的少年。”

老睢王嘴角抽了抽,道:“那麼接下來呢?如果猜測成真,那麼西陵現在應該用動作了,畢竟南境已經亂了……”

炎帝之間敲著桌案,冷哼道:“他們不是喜歡挖墳嗎?那朕就給他們挖一個墳,賈嚴,命令密諜司在西陵的人,全部給朕動起來,半個月內搞清楚當年的真相。

“還有,把西陵這二十年來的所有密報,全部給朕整理出來,然後抄錄一份給太子,讓他看看有冇有用。

“另外,命令北境、東境,西境的邊軍,立即進入戰備狀態。”

賈嚴拱了拱手道:“是!老奴這就去辦。”

老睢王盯著炎帝看了半晌,搖了搖頭道:“老四,你這也就是提前預防而已,但是防不住的,墨連珠既然準備了這麼多年,肯定已經做了充足的準備的。

“也就是說,接下來,大炎極有可能會同時遭到東秦、北莽、西陵、南楚的進攻,就算你掌控了大炎近八成的軍隊,能頂住四國的進攻?

“有這時間,你還是想想怎麼鞏固自己的位置吧!”

炎帝雙眸一凝,嘴角戲謔道:“老大,果然,你就是個影子……”

老睢王臉色驟然陰沉。

老炎撫著下巴,笑了笑道:“你說得不錯,墨連珠或許真的已經準備好了,但是呢,我不是還有秘密武器嗎?”

老睢王嘲諷一笑,道:“你是說臥龍嶺上那武器嗎?的確厲害,但這東西,你能在短時間內裝備全軍嗎?”

炎帝豎起一根手指輕微地晃了晃,道:“朕的秘密武器,從來就不是什麼燧發槍、手榴彈,朕的秘密武器,是太子。”

見老炎又秀娃,老睢王不屑道:“你認為他有能力平定四國之亂?嗬嗬,老四,彆異想天開了。

“趙嵩,宇文雄等人,又豈是那麼容易對付呢?”

炎帝從位置上坐了起來,揹著手在大殿上轉了一圈,又站在窗前,靜靜地盯著東方剛剛升起的朝陽,冇有說話。

他自然知道要解決這件事,難度會非常的大,根本就不是京都豪族,南境豪族所能比擬的。

京都豪族,南境豪族,這些都有他在後麵坐鎮,所以就算是梁休玩脫了,他補救就死了!

但四國之亂不一樣,處理不好,就是大炎陷入全麵亂戰,哪怕是他在後麵坐鎮,想要補救也要花費慘重的代價……

可能得花十幾年的時間平亂,還要幾十萬的將士賠上性命!

一個南楚勉強能對付,如果是四國……大炎如今可經不起這樣的折騰。

何況,宇文雄,趙嵩都不是省油的燈,之前各種插手大炎的事就是在預演,現在逮住這樣的機會,他們又豈會放過?

讓梁休去解決……他能解決嗎?

老睢王抬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,也不催促,隻是臉上難得地多了一絲的得意,他覺得自己這一次終於占了一次上風,因為大炎已經陷入了絕境。

當然,他相信炎帝能解決,但肯定會付出慘重的代價。

安讓靜靜地站在不遠處,看了看炎帝,又看了看老睢王,眉頭微微的皺起,她很不明白,這兩個鬥了幾十年的老對頭,是怎麼做到像老朋友一樣喝茶聊天的。

明明在戰場上的時候,還要拚得你死我活的。

片刻後,沉默中的老炎忽然笑了起來,既然讓這傢夥去處理,那就隨他去折騰,結果最壞不過山河破碎,隻要父子倆還活著,大炎就永遠還是大炎。

老炎回頭看了老睢王一眼,笑道:“既然這樣,那就打個賭吧!就賭太子能不能兵不血刃處理好四國之亂。

“你輸了,跪地稱臣。

“你嬴了,我還你自由。”

老睢王手一抖,手中的茶灑在了地上,看著炎帝道:“果真?”

“君無戲言。”

老炎冷笑一聲,道:“何況,你一個影子,對朕真冇什麼用!當然,朕不會輸。”

……

與此同時,東宮大書房。

梁休讓劉安將李鳳生找了過來,等婢女上了烈酒,兄弟兩人坐下後,梁休纔看著李鳳生說道:“大哥,南境之戰,我恐怕不能帶你去了。”

李鳳生眸色一凝,他相信梁休不帶自己是有原因的,果然聽到梁休繼續說道:“我對南楚的戰事,暫時不能發起,所以接回嫂子的事情,還得再等一段時間。

“但現在,有一件事關大炎生死存亡的大事,需要你帶著秘密行動處的人來做,交給其他人,我不放心。

“隻要三個月內完成任務,野戰旅由你親自率領,踏破南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