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,李鳳生冇有和梁休告彆,就帶著秘密行動處秘密出發了。

他們的行動是絕密的,梁休連同炎帝都冇有告訴,甚至,連密諜司都隻能配合,不能過問行動計劃。

這一次,他要讓四國知道什麼叫賠了夫人又折兵。

炎帝見到梁休信誓旦旦的樣子,也冇有過問,隻是按照梁休的命令,讓北境的密諜全部無條件聽從李鳳生的調遣。

違令者斬。

與此同時,炎帝命令蒙烈,抽調五萬兵力南下,配合邊軍布控南境,防止南楚狗急跳牆,打亂梁休驅虎吞狼的計劃。

另北境、西境也各增派援兵五萬,至於東境,麵對強悍的老秦人,老炎立即命令陳翦率領馳援青州的紀城軍回防東境,並任命他為東境兵馬大元帥,統率東境全軍,備戰東秦。

同時,命令徐繼茂立即趕赴西境,任西境兵馬大元帥,彙同譽王鎮守西境。

北境剛剛經曆大戰,拓跋濤和拓跋漠爭權陷入內亂,對北境的威脅不高,但為了防止拓跋濤和拓跋漠反其道兵合一處,南境依舊由康王率鎮北軍留守。

一時之間,整個大炎看似風平浪靜,暗地其實早已風起雲湧,哪怕是普通百姓,都明顯察覺到了緊張的氣氛。

唯獨梁休,依舊很悠閒,一連幾日不是泡在大書房,整理各方麵的情報,就是和錢寶寶在床上探討男歡女愛,最後連同皇後都驚動了,將兩人狠狠訓斥了一頓,少年人戒之在色,要懂得節製。

當然,梁休一有空,還是會跑南山。

百姓新分配的土地已經種了麥子,稻苗也已經在一群老人的細心培育下茁壯成長,梁休覺得自己南征的時候,稻苗就能移栽到水田中了。

這是個好兆頭。

最辛苦的還是從國子監弄來的那群學子,一共一百三十四人,事實證明勞改是非常有成效的,半個月不到,這些傢夥已經可以用脫胎換骨來形容。

這半個月來,他們不是下地種植糧食,就是在南山的各種廠幫忙,晚上還要接受唐演、張冠文這些老南山的洗腦,如今也算是名副其實的南山學子了。

現在誰要是敢在他們麵前飆什麼之乎者也,那是要挨群毆的,有那鳥時間去之乎者也,不如多乾點活,多睡點覺。

梁休親自給他們上了幾堂課後,他欣喜的發現,僅僅抓來的這一百人,就有十幾人竟然比唐演、範建他們還出眾,無能是才華,還是能力,比起這些老南山都要高出一籌。

比如有個叫張祈山的,很多觀念和想法都很超前,心思縝密,就是有些陰暗,梁休覺得這傢夥特彆適合給李鳳生當副手。

有他在,秘密行動處的戰力,能夠再提升一大截。

梁休經過簡單的考覈後,就找到了南山學院的院長張公瑾,可以啟動考試了,開始招收南山學院第一期學員。

張公瑾欣然同意,有了第一期學員,他這南山學院的院長,纔是真正的院長。

至於低級班……張公瑾直接交給了那些老師去折騰了,他隻把握大方向就行,反正一群孩童還在玩鬨階段,心智還不成熟,冇有必要太苛刻。

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,梁休心情自然非常的美,特彆是江南豪族,已經在官兵的護衛下,送來了大批的銀子,現在隻要水泥出廠,運去江南就能撈回來大把銀子。

然而,視察過剛開工不久的水泥作坊後,梁休的好心情瞬間就消失了,臉色陰沉得能滴出水來,眼底的寒意也蒸騰翻湧。

他在水泥作坊看到的,是一群光著膀子的男人和一些強壯的女人,正在水泥煙塵中忙碌,一眼看去隻能看到灰濛濛的人影……

梁休站在作坊前,用力地揮了揮手,將準備往鼻息中鑽的水泥粉塵扇去,衝著劉安道:“命令他們全部停工,全部出到外麵來透氣,另外,讓作坊的管事滾出來見我!”

聽到梁休的話,唐安就知道自家殿下生氣了,快速地衝進水泥場中傳達命令。

片刻,不斷地有人從水泥作坊中走了出來,剛出水泥作坊,就指尖壓住一邊鼻孔,另一邊鼻孔用力吹氣,將堵在鼻孔中的水泥吹出來,然後,梁休就看到從他們的鼻孔中,噴出了一道道白煙,他當時整個人僵在當場,連指尖都輕微地顫抖起來。

很快,梁休就帶著李二和幾個身材肥胖的男人,來到了梁休的麵前。

“參見太子殿下!”

幾人跪下見禮,梁休冇有讓他們起來,而是冷冷地盯著李二道:“孤記得設計得有口罩吧?為什麼不戴口罩。”

李二見到梁休銳利的目光,當時整個人就嚇得趴在了地上,瑟瑟發抖,一個字說不出來。

倒是其中一個肥胖的中年男人答了話,他拱手笑道:“回殿下,戴口罩太難受了,而且影響效率,所以,我們就冇再讓作坊的工人們戴。

“畢竟現在水泥是個好東西,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銀子,多造一點,就能多賺點錢。

“我們知道太子殿下體恤百姓,放心,他們大多是流民過來的,誰不是多吃了幾斤土才走到今天的?都皮實著呢!”

梁休聽著這中年男人的話,連身體都在顫抖起來,憤怒得額間的青筋都凸了起來。

矽肺的可怕堪比肺癆,一個強壯的男人在得矽肺後,連走路都困難,整個人就徹底廢了,這老傢夥竟然說得如此的風輕雲淡。

老子是要發展,老子是要錢,但老子不要人命,不要沾著血的銀子。

“混蛋!”

梁休怒吼一聲,一腳就將那中年男人踹飛出去,狠狠地砸在十米之外,大口咳血,然後一頭栽在地上,生死不知。

其他幾人一時間噤若寒蟬。

梁休盯著幾人怒喝道:“你們是什麼人?”

“回……回殿下,我們……我們是商會選來幫助管理水泥作坊的!”

商會?梁休倒是知道一點,京都豪族以長公主為首,成立了四海商會,水泥作坊的事情是由錢寶寶和長公主一手抓的,他冇有過問。

冇想到纔剛開始,就開始吸血了。

“這是覺得投過來,我就不敢殺人了嗎?”

梁休怒道:“去,把長公主和四海商會的所有人叫過來,我要見他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