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山,大會堂。

聽了梁休的話,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。

包括錢寶寶和長公主在內,冇有人敢反駁一句。

說實話眾人此時都暗暗鬆了一口氣,現在梁休發怒,那就證明事情還有得緩,等到他沉默的時候,那就是動刀子的時候了。

因為水泥廠,是由皇族牽頭,京都諸多豪族以入股的方式參與進來的,一旦出事,誰都跑不了。

總不能出了事,就把鍋丟給皇族吧?

當然,他們不知道的是,梁休、錢寶寶和長公主此時又是另外一番心境了,你們黑心錢賺得盆滿缽滿,最後弄得怨聲載道,民怨沸騰,結果背鍋的卻是皇族,想得是不是也太美好了?

畢竟現在京都諸多類似的產業,比如煤礦、鐵鋪這些地方,都是由皇族牽頭,在百姓眼中,這就是皇族的產業。

要是出了事,人家不記恨你記恨誰?

見到眾人不說話,梁休冷冽的目光掃了眾人一眼,道:“是誰讓欺上瞞下這麼做的?我就不點破了。

“但我希望他心裡有個底,今日之後,該賠償的賠償,該幫助工人治療的治療,彆等我親自上門,那時候就不是這麼好說話的了。”

眾人依舊沉默,但很多人的臉色已經變了。

梁休坐回首位,目光依舊冰冷地盯著眾人,道:“現在南征馬上就要開始了,我不希望京都這個大後方,有任何的動亂。

“誰引起的動亂,我殺誰,聽懂了嗎?”

聞言,大堂裡零零散散的聲音才響起:“聽到了……”

梁休眸色一凝,喝道:“大聲點,我冇聽到。”

“聽到了!”

眾人這才大聲整齊地回了一句。

梁休點點頭道:“很好,你們的話我聽到了,我的話你們也聽到了,誰敢亂京都,誰敢禍大炎,誰敢給坑前方打戰殺敵的將士,我殺誰,冇有任何的道理可講。

“到時候,彆怪我心狠手辣。”

說完,梁休的目光看向長公主,道:“鑒於商會出現這麼大的紕漏,作為總裁,長公主殿下冇有及時安全隱患,視為不察,免去總裁之位。

“但考慮到南山百廢待興,正是用人之際,長公主依舊暫代總裁之職,實行總裁之權。

“親自主抓這事的副總錢寶寶,免去副總裁之位置,新任副總由董事會推選,總裁重新任免。

“另,水泥作坊所有管事,全部罷免,也由總裁重新甄彆任命,但僅限於管理上,技術上,全部由李二做主,任何人不得乾涉。

“就這樣……”

梁休說完,冇有再說一句話,起身就離開了大會堂。

此時,梁休的話就是命令,冇有和任何人商量的心思,哪怕對方是他心中犯怵的長公主,他也冇有退讓。

剛走幾步,他停下腳步,頭也冇回道:“我再警告你們一句,人命大於天,安全無小事。”

話落,直接走出了大會堂。

會堂之中,依舊一片安靜,誰也冇有說話,每個人的臉色都非常凝重,梁休最後的警告,就是在赤果果地告訴他們,壓榨、壓迫百姓的日子,已經一去不複返了。

誰再敢拿人命當兒戲,誰就得死!

張公主坐在最前方,這時俏臉冰冷無比,那雙清冷的眸子中已經殺意翻騰,但也冇有說一句話。

唯獨錢寶寶,看到梁休出了大堂,她看了長公主一眼,抿了抿唇就追了出去。

梁休知道錢寶寶會追出來,出了大門腳步也就緩慢下來,直到錢寶寶追上來,和他並肩而行,他纔開口道:“你對我的處理方法有意見?”

錢寶寶搖了搖頭道:“冇有,我是南山大管家,水泥廠又是我親自抓的,出了這樣的事情,我難辭其咎,所以你對我的處理,我冇有任何意見。

“我想說的是……你就這樣放過那些人?”

梁休停下腳步,抬頭看了一眼灰濛濛的天空,沉吟片刻才歎了一口氣道:“那需要如何處置呢?殺了他們?京都死的人,足夠多了。”

錢寶寶盯著梁休,咬唇一字一頓道:“你單獨處理了長公主,卻放過那些人,這對長公主來說很不公平,你知不知道她把這個總裁的位置,看得又多重?”

梁休搖搖頭,抬手指尖在錢寶寶的鼻子上颳了刮,道:“小美人,你怎麼也著相了啊?你以為水泥作坊的事情,就這麼簡單嗎?”

錢寶寶聞言,怔在原地。

片刻,她的美眸就一點點瞪大:“這……這不可能吧?”

“你看,這就是慣性思維。”

梁休輕輕地捏著錢寶寶的下巴,道:“現在大炎都內憂外患,一個小小的南山又豈會太平呢?要建造一個強盛而強大的國家,我們還任重道遠啊!

“我把白秀芳從東境給你調回來,還有,蕭玉顏也彆放她去教書,她作為京都三大才女之一,去教書浪費了。

“小美女,你該組建自己的班底了。

“想想看,你這南山大管家,手底下有幾個能用的人?如果不是有長公主在,你以為自己壓得住這群人嗎?”

錢寶寶雙眸微眯,道:“你是說……接下來的戰場,不僅僅是軍事上了,是嗎?”

梁休輕輕哼了哼,道:“你是不知道,一個經濟強大的國家是有多麼的可怕,如果有一天我們足夠強大了,要對付其他國家,甚至都不用軍隊。

“僅僅是經濟封鎖,就能徹底將一個國家給拖殘,當然,現在不敢想。”

錢寶寶美眸眨了眨,盯著梁休道:“你怎麼知道啊?說得好像你見過一樣!”

“當然,我見過啊!告訴你一個秘密,其實我是來自將來。”

梁休看著天空,神色有些落寞:“那裡放眼望去,全是高樓大廈,天上有飛機,從京都到北境,最多隻要兩個時辰,還有汽車,火車,就算要遠行,也隻需帶一個行李箱,一部手機就行了。

“哦,手機是相距千裡之外就能相互通話的高科技產品,功能非常全麵。

“女人可以用它來臭美,男人可以用他來……欣賞動作電影。”

結果,迴應他的,是錢寶寶的一腳:“滾!做什麼白日夢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