鐘先生到來後,一直都在暗暗關注謝品文,他發現謝品文雖然帶著笑意,但眼底充滿了焦急,似乎非常急切地想要進大炎。

難不成譽王殿下猜測是真的?西陵神殿真的有什麼陰謀嗎?

他點點頭,道:“是的,通關牒殿下已經簽了字,但是……”

說到這裡,鐘先生抬頭看向案首的謝品文,道:“我家殿下說了,西陵朝廷的人可以進入大炎,為了保證沿途西陵朝廷的人的安全,西軍願意抽調一千兵馬隨行保護,直到謝大人一行人安然到京都。

“實不相瞞,大炎現在並不是太太平。”

謝品文愣了一下,就抓住了鐘先生話中的重點,他說的是西陵朝廷的人,而不是西陵使團,也就是說西陵神殿的神使,被排除在外了。

他呼吸猛地一窒,隨即有些急促道:“鐘先生的意思是……”

老鐘扭頭看著謝品文,拱手道:“譽王殿下說了,西陵朝廷想要出使大炎,大炎朝廷非常的歡迎,但西陵神殿的人,敢踏足大炎疆域半步者,死!”

謝品文聞言,猛地從椅子上坐了起來,臉色也不斷變換,老鐘看著他的臉色卻有些鬱悶,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,這個老傢夥聽到自己的話後,竟然……非常的高興?

“放肆!”

然而,不等謝品文說話,後方已經先傳來了一道怒喝聲。

鐘先生回頭望去,就看到一個頭髮花白,手持權杖的老人走了進來,而見到這老人,大廳裡的很多人都跪了下來,就連謝品文,這時也彎下了腰,向著老人行了禮。

“參見護法大人。”

護法?鐘先生是看過使團名單的,這時瞳孔猛地一縮,知道這人便是西陵神殿四大護法之一的光明大護法。

在西陵,這可是神仙級彆的人物,上輩子拯救過世界的。

但是,鐘先生暗暗打量了一通後,忽然發現這個大護法非常的熟悉,明明名字就在嘴邊了,卻一時間想不起來是誰……

“你是……”

他仔細打量著來人,又拍著額頭想了想,才終於響起了這是誰,當時整個人都震驚了:“李道痕!竟然是你!你居然冇死?”

這頭髮花白的老人不是誰,正是青雲觀的李玄一的師弟,李道痕。

當日青雲觀一戰,梁休用炸藥炸死了李玄一,燒了青雲觀,但李道痕因為在麟洋湖一戰中受了重傷,逃過了一劫。

從大炎京都逃離後,他就直接前往了西陵,並且仗著之前在青雲觀打下的基礎,那些忽悠人的歪理邪說,很快就得到了西陵神殿的重用,並且成了四大護法之一。

隻是因為當日麟洋湖一戰受傷太重,經營了幾十年的青雲觀又被梁休炸燬,一時間氣急攻心,不僅白了頭,整個人也瞬間蒼老了十幾歲。

如果不是鐘先生之前和李道痕多有接觸,不認不出眼前的人就是李道痕。

要說之前譽王說西陵神殿企圖對大炎欲行不軌隻是懷疑的話,那麼現在見到李道痕,鐘先生就百分之百確認,西陵神殿就是來搞事情的!

李道痕和大炎、和太子,可是有些滔天血仇啊!

隻是李道痕卻冇有在意鐘先生的話,冷漠道:“你敢對神不敬?!”

錢先生眼角跳了跳,如果是以前聽到這話,他或許會有三分敬畏,但太子都證明瞭,你青雲觀就是一群神棍!

譽王殿下因為你們,現在才跑到西境來種地,你還好意思提神?

真有神的話,神怎麼不先拯救你啊!

“李道痕,你悠著點啊!”

鐘先生盯著李道痕,雙眼微眯道:“你要還想活,就帶著西陵神殿的人,離開大炎邊境!”

“你……敢對神不敬?找死!”

李道痕同樣盯著鐘先生,聲音冷冽,眼底殺意翻湧。

這些鐘先生也有些火了,怒道:“我管你什麼神,譽王殿下說了,西陵神殿的人,敢踏足大炎邊境半步,死!

“你儘管可以試試,其他人或許譽王殿下會留一點手,但你,譽王殿下恐怕會親手斬下你的腦袋。”

李道痕上前一步,逼近鐘先生:“對神不敬,會死的,還有……我代表的是西陵神殿,西陵神殿纔是西陵的主宰。”

鐘先生絲毫不退,冷哼道:“是,對你而言西陵神殿是西陵的主宰,但是,我大炎不認,我大炎隻認西陵皇族。

“西陵神殿,對大炎來說性質和青雲觀冇有什麼區彆!大炎不需要這種騙鬼神的把戲來禍害自己的百姓。”

李道痕冷笑道:“可笑,大炎被災星禍害得生靈塗炭,我西陵神殿入大炎,是為瞭解救大炎於水火之中。

“這是大勢所趨,我西陵神殿立足於亂世,就有拯救天下蒼生之則,這是天意,天意不可違,違者必死!”

眾人聞言,臉色都變了,就連鐘先生,此時臉皮也是抖了抖,心頭的火壓製不住地往外躥。

“李道痕!你真是個瘋子。”

鐘先生抬手指著李道痕,聲音拔高了幾度:“冇想到這種無知愚蠢的話,你竟然說得如此的理直氣壯,你自己說說看,就你剛纔說的話,你自己信不信?”

李道痕虔誠道:“老朽這一身,都奉獻給了神,是神的寵兒,誰敢褻瀆神,誰就得死。大炎也是,大炎多神不敬,不用多久,必有兵災。

“兵災一至,天下大亂,大炎必亡!

“我西陵神殿,就是為了拯救大炎而來,你……竟敢阻撓?”

鐘先生可是譽王的首席謀臣,什麼場麵冇見過?隻聽完李道痕的話,他的臉色就變得非常難看,看向李道痕連聲音都變得非常的冷冽。

“李道痕,原來你是西陵神殿的前鋒啊!”

他盯著李道痕,目光銳利:“什麼拯救大炎,西陵神殿是想要把大炎,變成第二個西陵吧?操控人心,然後,架空皇族?統治大炎,嗬,想得可真美。

“但是,隻要西境有譽王殿下在,西陵神殿,就彆想踏足半步!”

李道痕咧唇一笑,走近鐘先生:“挺聰明,我要大炎亡,你,能阻止嗎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