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幕發生得太快,這時大廳中除了譽王外,所有人的臉上都充滿震撼,冇想到譽王如此殺伐果斷,說殺就殺!

那可是西陵神殿的光明大護法!地位何等高崇?在西陵,就算是女皇見到了,都得躬身相迎。

現在,就這樣直接被譽王一劍宰了。

其實譽王在來之前,是冇打算殺李道痕的,他隻是怕秦鐘控製不住局麵,纔跟過來看看而已,順便表明態度。

但李道痕卻好死不死地一直在挑釁他的底線,身為大炎人,卻對大炎冇半點敬畏,處處透著對大炎的不屑和仇恨,遇上譽王這麼個暴脾氣,他不死誰死?

當然,李道痕還有另外一個不得不死的原因,那就是他對大炎太瞭解了。

他現在甘願當西陵神殿的馬前卒,那之後如果兩國交戰,有李道痕在,可能會給大炎造成很大的損失,既然如此,那就在他發光發熱之前,先滅掉他。

反正從李道痕的態度中,譽王已經看得出來,西陵神殿和大炎這一戰,是不可避免的,既然不可避免,那還留著李道痕過年嗎?

這時,李道痕倒在了地上,血染大廳,徹底失去了生機。

譽王淡淡地看了屍體一眼,就看向秦鐘,道:“備戰吧!”

秦鐘立即道:“按照殿下的吩咐,已經調了毗鄰禹州的運城、焦湘、瀘淮三城的糧草到禹州,最遲明日就全部到位。

“西軍楊譯忠部、孟讚部、王孫無名部三日內能趕到禹州集結,西軍統帥徐繼茂徐大將軍,最遲兩日能抵達禹州。

“殿下放心,我們的時間還算充足。”

秦鐘負責情報和西境的物資調配,這些情況他自然很清楚,譽王聞言剛想點頭,不遠處的謝品文說了話。

他拱了拱手,道:“殿下,你最好在七日內,完成防禦部署!”

譽王聞言陡然一驚,猛地扭頭看向謝品文,謝品文的姿態就放得更低了,腰幾乎彎成了九十度,道:“自我使團離開西陵時,西陵神殿已經脅迫女王陛下,集結了十萬西陵大軍,此時恐怕已經在行軍路上了。

“現在估計隻等光明護法……不,李道痕死亡的訊息傳到軍前,西陵神殿估計就會發起進攻了。”

譽王眸色微凝,目光盯著謝品文道:“你現在什麼想法?又為何告訴本王這些?”

謝品文當即跪了下來,向著譽王叩首道:“回殿下,我西陵皇族對西陵神殿早已經深惡痛絕,此番出使大炎,就是帶著女皇陛下的命令,前往大炎求援的。

“我西陵朝廷,同樣和西陵神殿勢不兩立。”

譽王雙眸微眯,戲謔道:“本王要冇記錯,幫著西陵神殿打戰的,是西陵朝廷的大軍吧!”

謝品文冇有隱瞞,拱手道:“是!是西陵朝廷的大軍,但那都是西陵神殿豢養的軍隊,是西陵神殿的教眾,已經不是我西陵皇族能掌控的了。

“實不相瞞,如果女皇陛下不願意打戰,隻要西陵神殿發了話,這些士兵會打進皇宮,廢掉女皇陛下。”

譽王聞言,當時就無語了,本王混得夠差了,你們西陵皇族竟然比本王混得還差。

同時,臉色又有些難看,因為這不是什麼好訊息,既然是西陵神殿豢養的軍隊,那對西陵神殿肯定百分之百忠心,那他們打戰肯定悍不畏死……

這註定會是一場慘烈的戰鬥。

沉吟了片刻,譽王抬頭看向謝品文道:“多謝你提供的訊息,那麼接下來你們什麼打算?是要返回西陵?還是繼續出使大炎?”

謝品文幾乎冇有絲毫的猶豫道:“臣等還帶著女皇陛下的使命,願意出使大炎。”

譽王想了一下,點點頭道:“行,本王準了!你帶著西陵朝廷的人進城吧!當然,為了你們路上的安全,本王會命兩千西軍將士,保護你們進京。”

謝品文知道這所謂的保護,其實就是監督,但他冇有絲毫的介意,驚喜道:“是,多謝譽王殿下!一切聽從譽王殿下的安排。”

譽王點點頭,喝道:“來人!”

帳篷外立即跑進來了一個將領,抱拳道:“末將在。”

譽王臉色凜冽,說道:“封鎖全營,西陵神殿的人,一個不留,全部殺了。”

“是!”

小將應了一聲,轉身衝出了營帳,很快,營帳外就傳來了兵刃聲和慘叫聲。

謝品文聽到這些聲音,頓時頭皮發麻,他覺得要不是自己表態表得快,現在估計和西陵神殿的人,都一樣的下場了!

大炎的皇子,都如此強勢的嗎?

……

京都。

長公主府。

被降了職的長公主回到公主府,發了好大一通脾氣,一時間整個公主府陰雲密佈,下人走路都不敢發出半點聲音,生怕再次惹怒長公主。

書房,長公主的貼身婢女清漪,將伺候的所有丫鬟斥退後,纔看著站在窗前生悶氣的長公主道:“公主殿下就彆和太子殿下生氣了!殿下心善,最看不得百姓受苦,水泥作坊的事情,的確觸怒了他。

“奴婢去看過了,不管是衛生還是安全防護,都不達標呢!”

長公主眉頭一挑,回頭看了清漪一眼,道:“為什麼這麼說?誰告訴你我生太子的氣了?”

清漪眨了眨眼,道:“難道公主不是因為太子殿下罷了您的總裁之位,你才生氣嗎?”

長公主冷哼道:“本宮那麼不講理嗎?水泥作坊出現這種過失,他自然要給下麵一個交代,本宮怎麼可能會因為這件事和他生氣?”

清漪有些懵,愣愣道:“那公主這是……”

長公主歎了口氣,聲音凜冽道:“這小傢夥是為了保護我,你真以為水泥廠真的會平白無故出現這樣的過失?這是有人盯上我的位置了。

“去查一下吧!我倒是要看看,到底是誰……敢在這個時候出來搗亂。”

清漪怔住,但很快就想清楚了其中的緣由,頓時目瞪口呆……水泥作坊的過失如果不是太子殿下發現了,到時候真的死了人,那公主殿下是要負大責任的啊!

……

與此同時,南境映城。

羽卿華接到最新的情報後,俏臉非常的難看:“再查,這件事太大了,不能有半點過錯,明日午時前,我要知道準確的訊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