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時,白秀芳俏臉凝重,冇有了先前的活潑。

明顯,這個所謂的情況,給她造成了很大的壓力。

梁休和長公主相視一眼,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收斂,整個人也變得嚴肅起來:“是不是鹽湖,又出什麼事了?”

鹽湖,供應了半個大炎的食鹽供給,好不容易纔收回國有,現在梁休正準備動用新鹽,增加一下大炎的財政收入,不然不夠武研院敗的。

要是這個時候鹽湖出了事,那他的計劃,恐怕又隻能擱置了。

白秀芳搖了搖頭道:“不是鹽湖,是東秦。”

東秦?梁休眸色一凝,臉色頓時難看下來,道:“是不是東秦,準備對大炎用兵了?”

其實,在南楚三皇子宇文玥出現在京都,聲稱要攻打大炎的時候,梁休就已經猜測到,東秦和西陵恐怕都不會老實,畢竟神宮對他們的誘惑是致命的。

至於北莽,如果不是現在還處於內亂,拓跋濤估計也不會缺席,肯定也會跟著湊熱鬨。

不過,梁休並不是太擔心,因為陳翦已經奉命趕赴東境,擔任邊軍總指揮,東秦就算用兵,有陳翦在,暫時應該不會出現大問題。

何況,他現在並冇有接到任何有關這方麵的訊息,那就說明東秦的問題應該不大,畢竟老炎的密諜司經營這麼多年,總不能是吃乾飯的吧?

連白秀芳都能打聽到的訊息,老炎的密諜司會查不到?那就扯淡了。

白秀芳聽了梁休的話,點點頭道:“我父親是這樣懷疑的,因為在不久前,東秦北司的人,秘密的接觸了我父親和鹽湖的很多大族,他們想要我們叛出大炎。”

梁休眉頭一皺,北司?他冇記錯的話,東秦北司應該就是老太監的勢力,當初來石橋鎮追殺自己的那傢夥,就是北司的一個都統。

隻是東秦為什麼要讓鹽湖的勢力叛出大炎?鹽湖可不在邊境,距離邊境還有好幾百裡呢!讓鹽湖勢力叛出有什麼作用?

想到這裡,梁休臉色忽地一變,道:“我讓你們秘密製造的新鹽,冇有暴露吧?”

新鹽,就是當初梁休在京都弄出來比雪還白的鹽,但這鹽隻投入幾天市場,京都鹽的危機過去後,梁休立即命令白秀芳停止在京都生產了,如今連作坊都已經被搗毀。

京都權貴倒下後,梁休讓白秀芳回鹽湖,就是想要就地取材,多多生產一些新鹽。

他要用這些新鹽,去霍霍一下東秦、南楚的市場,收斂一波錢財。

但如果新鹽暴露了,那東秦大費周章地弄這麼一出,那也說得過去,畢竟有了新鹽和鹽湖,是值得東秦打一場戰爭的。

如此一來,梁休之前和李鳳生做的計劃,估計就得破產了!

就連長公主和錢寶寶,這時臉色也有些難看,鹽鐵可是占據國家稅收的五成,容不得出現半點意外!

白秀芳搖搖頭道:“不會,新鹽的製造工藝,整個鹽湖就我一個人知道,連作坊的工人,都是經過千挑細選的,不會出現任何問題。”

她看著梁休,說道:“之所以認為東秦會對大炎用兵,是因為來鹽湖勸降的人,是東秦北司的一個都統,這個人和我父親是舊相識,之前我家裡在東秦的生意,多是虧了他的照料,當然,平時給他的錢財也足夠多。

“他給我父親說,東秦已經從四十八郡二十四城調集糧秣物資,這是我爹的最後機會,不然再過一個月就冇機會了。

“所以,我爹懷疑,東秦應該會對大炎用兵了,而且兵力是空前的,這麼多物資,能夠支撐三十萬大軍連續打一年的戰。”

梁休聞言,臉色不由凜冽下來,心說果然啊!

當年西陵神殿埋的伏筆,就是為了今日給大炎造成四麵皆敵的局麵,嗬嗬,神宮?一座墳墓既然能引來這麼多財狼!

現在,南楚已經亮招了,東秦老太監比較陰,是秘密出招,現在估計三十萬大軍已經整裝待發,就差西陵了,目前就西陵還冇有訊息。

上來就特媽這麼大陣仗……這明顯就是要滅國的節奏啊!

長公主和錢寶寶也大驚失色,已經站了起來,臉色同樣非常難看,現在大炎百廢待興,現在還四麵皆敵,要是一旦開戰,大炎就是四處烽煙。

現在的大炎,根本就支撐不住這樣高強度的戰爭的。

“這個情報太重要了,必須上報陛下。”

長公主看著梁休,臉色凝重道:“我們需要提前做準備!”

梁休搖搖頭,道:“不必,老炎已經讓陳翦去東境擔任邊軍總指揮,就是有了準備,而且東秦出兵,其實也在意料之中。”

梁休看著三人,戲謔一笑,道:“放心,這場戰打不起來的,南境冇收複之前,我是不會讓東秦、南楚和西陵給我瞎搗亂的!”

長公主盯著梁休,聲音清冷道:“這可不是開玩笑,雖然西陵還冇有訊息,但東秦和南楚各出動三十萬大軍,這威脅實在是太大了。”

梁休笑道:“放心,打不起來的!我還要利用新鹽,讓南楚和北莽乃至於西陵神殿,乖乖地掏銀子給我們發展大炎。

“事情李鳳生已經在做了,相信用不了多久,就有好訊息傳來!”

聞言,長公主、錢寶寶乃至於白秀芳都麵麵相覷,心說原來你早有準備啊!那你不早說,還我們白擔心一場。

……

南境,映城。

羽卿華重新接到讓手下複覈的訊息後,俏臉頓時一片鐵青,衝著魏子渝道:“給京都傳信,宋明往北打,企圖打進中原的圖謀隻是虛晃一槍。

“他真正的目的,是想要將各方的注意吸引到清河等地,然後彙同秘密潛入南境,企圖偷襲虎賁軍後方的倭寇,前後夾擊攻打虎賁在南境留守的三千騎兵。

“待到兵合一處後,再向南打,掠奪南境所有財富。

“另,南楚三十萬大軍已經陳兵邊境,東林十三已秘密率領重組的飛鷹衛入了南境,具體目標不明。

“南境豪族已陷入惶恐,人心惶惶,南征時機已至,望殿下早做決斷!切!切!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