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!真的是小!”

“梁公子真是鴻運當頭。”

“贏了,真的贏了,今天遇到貴人了。”

在看到開出的點數後,賭桌周圍,頓時爆發出巨大的歡呼。

一邊對梁休各種歌功頌德,一邊催促莊家快點賠錢。

如此聲勢浩大,立刻將周圍的不少賭徒,吸引過來,人群迅速壯大。

這些人稍微一打聽,便知道了前因後果。

不過,大多也不太當回事。

不過是連贏三把而已,這種例子,在賭場裡並不算少。

隻能說,梁休走了狗屎運。

可是,想要一直走運贏下去,卻絕無可能。

雖然這麼想,還是有不少人,嘗試掏出一點錢,準備跟著梁休下注。

這個時代,多少講究一點迷信,既然遇到這種事,自然要碰碰運氣。

總歸不過幾個錢,哪怕輸了,也不打緊。

結果,第四把開出來,果然又被梁休押中了。

現場瞬間沸騰,人們得到甜頭,紛紛催促荷官繼續搖骰子。

之前冇有參與的,也開始後悔,紛紛掏錢,準備跟進。

可是,荷官此刻,哪還敢再開盤。

要知道,梁休的五百兩,經過這四把,已經累積到恐怖的一萬四千兩。

加上賠給其他閒家的銀子,莊家已經賠出去一萬六千多兩。

如此恐怖的數字,幾乎已經是,賭坊半個多月的進賬。

此刻,麵對激動的人群。

荷官全身已經被冷汗打濕,臉色蒼白如紙,身體也忍不住顫抖。

失魂落魄的他,深深看了梁休一眼。

隨後,朝眾人施了一禮:“抱歉,各位,在下臨時有點事,暫時離開一下。”

說完,不顧眾人的反對,直接離開賭桌,走上通往二樓的樓梯。

“哎呀,這人怎麼就跑了。”

徐懷安指著荷官的背影,調侃起來:“不會是被梁少的運氣嚇尿了,跑去上茅廁了吧?”

“你家茅廁修在樓上?”

梁休翻了個白眼,用摺扇敲著掌心,雙眼微眯:“多半是輸急了,跑去叫人去了。”

不管是哪家賭坊,最在乎的永遠是錢。

梁休也知道,自己一下子贏了這麼多錢,賭坊的老闆肯定會坐不住。

這個時候,多半會派一個高手過來,和自己賭一局。

然後,把賠掉的全部贏回去。

換做是一般的情況,哪怕對方派個高手過來,梁休也不會擔心。

畢竟,擁有透視眼的他,先天就立於不敗之地。

隻不過,如果對方是一個擁有武功的人,那就不好說了。

比如前世的武俠電影,有時候,就會出現賭坊的鏡頭。

內力深厚的主角,憑著一張桌子,將內力傳遞出去。

和對麵搖骰子的高手,反覆爭奪骰子的控製權,讓骰子變成自己需要點數。

儘管這種事情,有很大虛構的成分。

但誰又敢保證,在這個武俠世界,冇有這種搖骰子的作弊高手?

人人都知道,京城裡麵,藏龍臥虎。

所謂高手在民間,梁休不得不防。

梁休將劉安招到近前,附耳低語,詢問劉安,武者是否可以通過桌子,將內力傳遞出去。

劉安的答案是肯定的。

武者可以通過內力,控製刀槍劍戟,自然,也可以通過桌子,影響一定範圍內的東西。

梁休輕輕點頭,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臥槽,還好老子聰明的一逼。

真是天生聰慧難自棄!

自我陶醉了一番,梁休隨即在劉安耳邊,小聲交代了幾句。

少年太監點點頭,自此,便一直貼著桌子站著,再也冇有移開半步。

果然不出所料。

片刻之後,從二樓的樓梯上,走下一群人來。

“快看!是賭坊的老闆,羅四爺出來了。”

“真的,肯定是衝梁公子來的。”

“廢話,賠了一萬多兩,是你,你也坐不住。”

眾人說話間,這些人已經走下大廳,人群紛紛讓開一條通道。

“哈哈,聽說有人在賭坊內,贏了在下一萬多兩,不知是哪位朋友,如此鴻運當頭?”

為首一名五十出頭的中年男子,穿著一身素錦夾襖,長臉濃眉,氣勢不凡。

人還未到,笑聲便已傳了過來。

一路行來,兩旁不時有人向他行禮,他隻是略略點頭,便算作迴應。

看得出來,這人似乎很吃得開。

按理說,人家都已經發話,被點名的人,此時應該已經站起來,自報家門。

然而,不論是梁休,還是徐懷安,仍舊坐在板凳上,冇有起身的意思。

一個開賭坊,哪怕再有錢,也冇有資格,讓當今太子,或是國公府的少爺,主動起身問候。

梁休上下打量著這位羅四爺,麵色坦然。

徐懷安則不同,看到此人的時候,似乎被觸及到什麼,神色極其複雜。

先是豎眉咬牙,緊接著,又慢慢舒展開,隻是臉色並不太好看。

這時,旁邊突然傳來梁休的低聲詢問:“你是這裡的常客,這人,應該認識吧?”

“此人名叫羅元洲,是千金坊的老闆。”

徐懷安同樣壓低聲音,頓了頓,又加了一句:“不過,是不是幕後老闆,我就不太清楚了,你也知道,京城這地方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水很深嘛,不過再深還能比許州深?”梁休下意識迴應道。

“許州是哪裡?”

“呃……那裡的水和彆處不同,好了,不要在意這些小小的細節。”

梁休隨便敷衍了一句,趕緊轉移話題:“這個羅四爺,賭術很厲害?”

“不知道,應該不厲害,不過……”

徐懷安朝羅元洲旁邊,一個身材乾廋的男子努了努嘴:“聽說這人賭術很厲害,是千金坊鎮場子的高手。”

“哦,他叫什麼?”

“不知道,不過,人送他外號——金手指。”

“金手指?!”

梁休一頭黑線。

取什麼不好,取這麼一個外號,這不擺明瞭他有開外掛嗎?

“這裡有冇有客服?”

梁休這句莫名其妙的話,讓徐懷安一臉懵逼。

冇等他發問,便聽梁休突然義憤填膺地道:

“太過分了,是不是玩不起?怎麼可以開金手指?不行,我要舉報,這裡有掛逼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