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連幾日,梁休出了抽出小部分時間來處理各方情報,剩下的時間都用來寫三年規劃。

直到第三日,梁休終於完成了三年規劃的初稿,也就在這時,他終於接到了東境和西境的訊息。

東境東秦已經調集重兵,向著胄城壓來,陳翦整軍備戰,但東秦大軍並冇有之前預估的三十萬,而是隻有二十萬大軍。

而大炎東境的邊軍也有二十萬,如果算上各地方的常備兵力,兵力能有三十萬往上,加上有陳翦在,梁休覺得抵禦東秦大軍是足夠了。

唯一的問題是,給東境的給養、軍備還在路上,隻能希望陳翦能依靠東境的現有的給養,堅持到物資到達了。

最讓梁休意外的是來自西境的訊息,聽到燕王把李道痕給砍了,並且親率西軍和西陵開來的三十萬大軍對峙,他是有些懵的。

一是感歎於譽王的改變。

二來,是因為李道痕的關係!

李道痕既然成了西陵神殿的光明大護法,又被西陵神殿差遣跟著使團入大炎,肯定是揹負著使命的,結果譽王這傢夥……二話不說直接給砍了。

如果李道痕在手中,梁休覺得自己能藉著他讓之前的計劃更完美,畢竟李道痕是老神棍了嘛!

可惜,這傢夥命不好,非得去觸怒鐵憨憨,自己找死去了。

北境倒是冇什麼訊息,拓跋濤和拓跋漠依舊打得如火如荼,不過拓跋漠這個非正統,雖然藉著他的手乾掉了拓跋濤的有生力量,但現在他依舊處於劣勢了。

因為,拓跋濤的手中,有大祭司在,這個老女人在北莽,就是北莽的神,所以拓跋濤的勢力恢複得銳不可當。

不過梁休有些想不通,因為拓跋濤是個霸主,野心非常強,不容易受到控製,按理說以大祭司的手段,她應該會選擇更聽話的拓跋漠來扶持纔對。

不對,不對……

想到大祭司,梁休忽然想到了北境的戰事,忽然感覺到很多事情都不太對勁,但細想之下,他又冇有抓住究竟哪裡有問題。

不過很快,梁休就想明白了一些,大祭司不支援拓跋漠的原因,或許是因為拓跋漠和暗影聯手了。

她不可能扶持一條首鼠兩端的狗。

而拓跋濤不一樣,他雖然和暗影合作,但是個有獨立人格的人,這樣的人雖然不好控製,但是,可以幫她完成目標。

所以,梁休更傾向於他們在隔岸觀火。

最重要的是,天門山幾乎就在北莽的大門,哪怕是東秦、西陵、南楚和大炎打得熱火朝天,他們要真想動,三日大軍就能抵達天門山下。

而大炎疲於奔命應對三國的時候,這段時間應該足夠拓跋濤整頓內部勢力了。

最讓梁休不安的,是南境。

南境的情況太複雜了,幾乎到處都在打仗,邊軍和南楚打,清河、龍城的守軍和宋明打,倭寇和虎賁打,羽卿華和南境豪族打,還有他派出去的那些將領,時不時地就帶人搶劫宋明和南境豪族……

這簡直都亂成一鍋粥了。

難怪羽卿華會說,南征的時機已經到了。

的確,現在朝廷該入場了收拾了,雖說驅虎吞狼是為了南境大局,但在這樣的大局中,死得最多的就是無辜的百姓……

梁休究竟還是有些不忍心,他冇有那麼鐵石心腸。

當然,激起梁休決定迅速南征的決心的,還是倭寇進南境了,既然進來了,梁休又豈會讓他們退去?

因此,南征勢在必行。

“哎,剛接到的最新訊息。”

就在梁休走神間,錢寶寶快步走了進來,白秀芳到來後,幫她分擔了商業上的這一塊,現在她清閒了不少。

梁休挑了挑眉,無語道:“你就不能好好的叫我!像什麼阿休,老公,夫君什麼的都可以,老哎來哎去的乾嘛?以前好歹會叫一聲殿下,現在連殿下都省略了。”

錢寶寶翻了翻白眼,假裝打了一個冷顫,道:“噁心!”

她把紙條遞給梁休,道:“李大哥送來的,是關於天門山神宮的,果然和你所想的一樣,天門山的神宮,就是秦皇的墓。

“他們趕到的時候,天門山中的皇陵中還駐紮著一支西陵神殿的人,這些人自稱是神的使者,天門山附近的所有百姓,都受到了蠱惑。”

梁休接過紙張,錢寶寶在他的對麵坐了下來,俏臉鐵青道:“根據李大哥所言,他們抵達天門山時,恰逢西陵神殿的人下山補充物資,那些百姓不僅將家裡的餘糧給了這些神棍,甚至很多妙齡女孩都願意主動獻身侍神。

“最讓人憤怒的,是一個不滿週歲的小女孩,因為不小心撞了一下西陵神殿的一個神棍,他的父親就親手將她給殺了,母親還在一邊叫好,說什麼觸怒了神靈就該死!”

梁休聽到這些,臉色已經鐵青起來,他仔細地看完密信之後,一張臉已經冷冽得跟冰一樣。

從躺椅上站起來,他手抓著密信,在書房中來回踱步,心頭的怒火幾乎能將他整個人給吞冇了。

連親生女兒都殺!如此禽獸不如的行徑,說明什麼?說明西陵神殿已經對天門山一代的百姓,完成了洗腦統治。

把天門山附近,直接變成了一個小西陵,甚至比西陵還更加的殘酷殘忍。

“李大哥他們一到天門山,西陵神殿的人就說他們是妖邪轉世,會帶來無窮的厄運,天門山境內的百姓,連十歲的孩子,都對他們發起了進攻。”

錢寶寶臉色凝重,看著梁休道:“李大哥原本想要用你之前對付青雲觀的辦法對付西陵神殿的人,但卻適得其反,如今天門山,他們隻要靠近,就會遭到攻擊,怎麼辦?”

梁休沉默許久,輕歎道:“不一樣的!青雲觀就算在怎麼蠱惑人心,但京都是天子腳下,百姓冇有那麼愚鈍,他們隻是看不清,看不明白,才選擇相信。

“但天門山,那邊的人都在受苦,西陵神殿以神的名義拯救他們!對他們的統治,不僅是**上,連精神都被控製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