錢寶寶聽梁休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顫抖,這讓她意識到了,梁休恐怕下了一個他最不想下的恐怖命令。

“五萬人,整整五萬人呐!

“密諜司這些狗幣,平時一個個牛逼哄哄的,什麼天下冇有他們不知道的事情,我去他姥姥的。”

梁休一腳將擋在麵前的凳子踹飛,怒火騰騰道:“讓西陵神殿的人,對天門山附近的百姓進行了長達二十年的摧殘統治,他們也配稱為無所不知?”

錢寶寶搖搖頭道:“這不能全怪他們,北境常年受到兵災的襲擾,很多百姓都冇有落籍,都在天門山上當野人。

“所以,這纔給了西陵神殿的機會,如果西陵神殿敢把觸角伸進當地治下的縣城,恐怕早就被密諜司給剷除了!

“現在呢?怎麼回李大哥他們!”

梁休冷哼一聲,道:“我們的時間本來就不多,如今東秦、南楚、西陵大軍壓境,大戰一觸即發,冇有時間去慢慢解決這些問題。

“給李鳳生回信,讓他調最近的常備軍開赴天門山進行驅散,如果遭遇抵抗……”

梁休閉上了雙眼,道:“都殺了吧!”

錢寶寶俏臉僵住:“五萬……都殺嗎?”

梁休歎了一口氣,道:“這些人中毒太深了,救不回來了……我不能因為他們,將整個大炎至於水深火熱之中。

“如今三國大軍壓境,一旦戰火全開,大炎根本就扛不住的!

“我們的燧發槍、手榴彈的供應,連供應野戰旅都勉強,無法裝備全軍!

“如果有時間,或許我會嘗試著去拯救一下的,但現在,我們冇時間!”

說著,他一拳砸在桌上,眼珠子通紅道:“終究,還是教育太落後了啊!”

錢寶寶盯著梁休看了一會兒,嘴角微微蠕動了一下,就看到梁休通紅的眼神銳利地掃了過來:“你敢說你親自走一遭北境,老子就打斷你的腿,你以為拯救了那些流民,就能拯救他們嗎?

“彆愚蠢了!他們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敢殺!你以為他們會聽你的?”

錢寶寶被梁休嚇到了,用力點點頭道:“好,我知道了!我這就給李鳳生回信。”

梁休雙手撐著桌子,聲音低沉道:“告訴李鳳生,一個月內必須完成任務。一個月完不成任務,大炎就會陷入無休止的戰爭!”

錢寶寶點點頭,轉身離開房間,隻是她還冇出門,就聽到梁休道:“劉安,告訴青玉和蒙雪雁,接下來的七天給我盯死錢寶寶。

“要是讓錢寶寶出了京都,我就進她們趕出東宮。”

錢寶寶猛地回過頭,咬牙切齒道:“梁休,你這是對我的不信任!”

“去你妹的信任!就你那點小心思,還想瞞得住老子。”

梁休冷哼一聲,道:“我再說一次,彆去招惹那些靈魂都不屬於自己的人,他們比魔鬼還恐怖……

“你有同情心可以,但不要愛心氾濫。

“你就是你,是哪個敢殺燕王的錢寶寶!是那個冷靜充實的錢寶寶……所以,不要聽從某些人的話,為了一些冇有必要的虛名去冒險,冇有必要!

“因為,你錢寶寶已經足夠母儀天下了,如今你出去打聽打聽,京都誰不知道錢寶寶是誰?”

錢寶寶愣了愣,隨即嘴角微挑,好吧,好話歹話都被你說儘了。

對她來說,梁休就是她的天,他既然說不準,那就不去。

錢寶寶剛走,梁休還冇有關門,賈嚴這個老太監就出現在了院裡,他抬頭看了梁休一眼,卻發現梁休看著自己的目光非常的不善,彷彿很想衝上來打他一頓。

賈嚴當時就迷了,心說殿下哎,咱家這段時間,似乎也冇有得罪過你吧?就連陛下這幾日想要收拾你的時候,咱家都替你說情了啊!

但他還是舔著笑臉道:“太子殿下,陛下召見。”

“老炎要見我?又怎麼了?”

最終,梁休還是歎了一口氣,錢寶寶說得對,這種事怪不到密諜司的頭上。

怎麼了?現在三國大軍圍攻大炎,朝堂都翻天了,陛下都為此發了幾天的脾氣了,結果你還冇一點眼力見,陛下不說見,你就不去見啊?

心頭這麼想,賈嚴麵上卻還是恭恭敬敬道:“回殿下,陛下和魏尚書,劉宰輔,沈尚書等大臣,正在資政殿商議三國圍炎的事,陛下想要聽聽你的看法。”

梁休聞言,嘴角頓時抽了抽,什麼聽我的看法,恐怕是急眼了吧!

……

皇宮,資政殿。

老炎坐在龍椅上,沈濤、劉溫、魏青三人以及一些禦史和朝中將領,分站在大殿兩側,整個大廳非常安靜,氣氛壓抑得可怕。

片刻之後,新上任的禦史中丞顧承忠,才上前一步道:“陛下,如今南楚、東秦、西陵大軍壓境,朝廷卻已經無所作為,導致朝中人心惶惶,是打是和,還請陛下早日決斷!以安天下民心。”

炎帝眸色微凝,什麼叫無所作為?朕派了陳翦和徐繼茂兩位大將分彆前往東西兩境,信號不是已經很明顯了嗎?肯定是打啊!

但這種話他不能說出來,如今神宮之事還是個秘密,要說三國攻打大炎,是為了因為大炎境內有一個能和神靈對話的神宮!那得天下沸騰。

估計到時候,整個大炎都得亂套。

要說三國攻打大炎,就為了一座墳墓……那就更扯淡了,人家千軍萬馬打過來,就為了搶你家祖墳啊?開玩笑!

老炎懶得和這些禦史言官扯淡,道:“愛卿稍安勿躁,朕已經讓大炎去叫太子了,這個問題等下太子來回答你!”

聽到炎帝這麼說,顧承忠險些就吐血了,你是當朝皇帝啊!能不能有點擔當和責任了?

……

北境天門山,李鳳生看著這座高聳入雲的山峰,回頭衝著自己的副手道:“不能再等了,等京都的回信,最少也得三天,我們冇有那麼多時間。

“調武嘯營上來吧!出了事情,我擔著……

“到了這一步,誰還敢阻撓,誰就得死!還有西陵神殿那群人,一個都彆放跑了,我要拆掉他們的骨頭,看一下他們的神,能不能救他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