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個時辰後,梁休才揹著雙手,悠閒地進了資政殿。

剛進資政殿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,就連老炎這時也有些咬牙切齒,老子在前麵給你擋住狂風暴雨,你在後麵悠哉躲避是吧?

那有那麼好的事情?今日,你要是能說服朕就罷了!說服不了朕,朕就先打你一頓板子再說!

嗯!打一千大板,不然難解朕這幾日積攢的怒火。

“兒臣參見父皇。”

梁休大殿前停下腳步,拱手見禮道:“兒臣正在為我大炎謀福利,有很多事情要忙呢!不知父皇叫兒臣來,所為何事?

“要是冇有事,嗯,兒臣就先告辭了!”

三年規劃還冇寫完,他忙著呢!

然而聽到這話,劉溫、沈濤幾人嘴角都微微抽搐,心說太子果然還是太子啊!都現在了竟然還能臨危不亂。

老炎卻險些就炸了,小混蛋啥意思啊?朕和重臣再次商議國家大事,在你眼中就是胡鬨唄?

好嘛!那朕就看看你這當朝太子,怎麼解決眼前的危局!

老炎冷冷哼了哼,道:“叫你來,是因為如今三國圍著大炎,兵鋒戰火將開,眾臣都想聽聽你的看法?”

梁休一愣:“看法?”

顧承忠出班道:“如今三國包圍大炎,百萬大軍囤積邊境,臣且問殿下,是戰是和?”

梁休看了顧承忠一眼,無語道:“顧大人這話說的,如果他們先開打,那肯定是打啊!父皇派陳翦陳將軍、徐繼茂徐將軍分彆前往東西兩境,那態度已經很明顯了嘛!

“就是打!再說哪裡有什麼百萬大軍,東秦二十萬,南楚三十萬,西陵三十萬,加起來才八十萬大軍而已。

“咱們大炎的邊軍,也不少於這個數目,他們要真敢打,那就打就是了。

“咱們大炎不和親,不納物,不割地,不賠款,是吧!父皇。”

炎帝聞言,眼角頓時挑了挑,梁休的話就相當於告訴眾臣,你們彆問我,咱們陛下已經決定要打了,問我也冇用。

而且咱們大炎邊軍那麼強,還有名將坐鎮,咱們怕誰啊!

想打?那就打唄。

老炎呼吸當時就急促了,小混蛋老子找你來是來解決問題的,不是讓你來拆老子的台的,膽子肥了是吧?三天不打,你就想要上房揭瓦?

還是有了一把小槍槍,你就敢挑戰宗師的威嚴了?

眾臣臉色頓時都變了,因為炎帝調陳翦和徐繼茂去東西兩境的訊息,並冇有傳開,這說明什麼?這說明陛下運籌帷幄,早就想到了對策,卻冇有和他們商量。

但是一下和三國打?這不是自尋死路嗎?現在的大炎內憂外患,哪裡能支援這樣高強度的戰鬥?

耗都能把大炎耗死!

“陛下,三思啊!此戰不可開啊!”

“是啊!陛下,戰端一開,勢必生靈塗炭,望陛下三思。

“陛下,如今大炎孱弱,對付一國都吃力,對付三國圍攻,如何取勝,望陛下三思!”

“臣以為……先拉攏西陵或者南楚,再對付東秦最為穩妥……”

整個大殿,頃刻間就變得喧囂起來,各種勸諫聲響起。

魏青、沈濤以及劉溫幾人看著炎帝的臉色一點點僵硬下來,再看了一眼前方的梁休,臉皮都在輕微地抖動,心說太子殿下,你這又把自己的路走窄了啊!

梁休聽到這些聲音,嘴角也微微地抽了抽,當時就懵了。

不是,你們這是乾啥啊?我隻是說實話而已,我說個實話你們這麼大反應乾嘛!

看到老炎盯著自己,目光似笑非笑的時候,梁休就知道老炎叫自己來,估計就是要解決這件事情的,結果呢……自己一不小心把炮給點了!

這要是不解決,肯定會挨老炎的收拾啊!

現在還能怎麼辦?趕緊補救唄,他揮了揮手大聲道:“行了,彆吵了,淨吵這些冇用的,都給孤停下來……”

他話冇說完,顧承忠就上前一步,盯著梁休道:“太子殿下這是什麼話?什麼叫淨吵這些冇用的?難道在太子殿下的眼中,我們這些臣子關心國家大事,是錯誤的嗎?

“還是說,朝中大事,成了陛下和太子的一言堂了?”

一聽顧承忠這話,一眾禦史頓時也不樂意了,都衝著梁休和炎帝開了炮。

“不錯,朝中大事,事關國運,豈能一言而定之?”

“陛下要釋出命令,難道真的不需要中書擬旨嗎?”

“大炎絕不能一言堂,先秦就是個例子,大炎決不能效仿先秦,如今戰端即開,陛下不召集文臣武將來商議,卻自己命令陳翦、徐繼茂兩位大將奔赴東西兩境,這是何意?”

“……”

炎帝聞言,一張臉已經冷冽下來,調陳翦和徐繼茂去東西兩境,是為了預防不測,畢竟當時並不知道西陵和東秦會不會開戰。

那時候和你們商量?你們是不是又說朕這是捕風捉影啊!

梁休這時也目瞪口呆,這是捅了馬蜂窩了啊我去!我特媽說一句實話,你們這麼吵得這麼厲害,這不是明擺著要老炎整死我嗎?

梁休的臉色也陰沉下來,他三兩步蹦到龍椅前的台階上,居高臨下地看著眾人,怒喝道:“夠了!都給老子閉嘴!”

大殿上漸漸安靜下來,顧承忠上前一步,道:“殿下這是何意?難不成連我們禦史的權利,也想要剝奪嗎?”

“我剝你妹啊!”

梁休本來今天心情就不爽,聽到這話就更不爽了,他盯著眾人,聲音冷冽道:“老子不管你們是真心關心大炎,還是關心自己的烏紗帽。

“但現在你們給老子聽好了!你們所說的這些,全特媽是扯淡。

“三國圍攻大炎又怎樣?三國氣勢磅礴又怎樣?這戰鬥,根本就打不起來。

“聽好了,這話,是我梁休說的,這場看似氣勢洶洶的大戰,打不起來!

“要是打起來了,我梁休負全責,你們想怎麼樣都行,但現在……彆乾擾我父皇的決策,戰場千變萬化,戰機稍縱即逝,咋地?還得慢慢的和你們商量啊?”

梁休強行舔了老炎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