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人聽了梁休的話,當時都懵了。

如今三國包圍大炎,近百萬大軍陳列邊境,大戰一觸即發,你卻說打不起來?開什麼玩笑?

就連老炎,這時候嘴角也是猛地抽了抽,小混蛋你還真什麼都敢說啊?你當東秦老太監、南楚狗皇帝還有西陵掌教墨連珠是你兒子嗎?你讓他們乾啥他們就得乾啥?

大殿上一時間靜默下來,落針可聞。

片刻,被梁休的話震撼到的眾人纔回過神,當下氣得臉紅脖子粗,都覺得被梁休耍了!

“太子殿下這是什麼意思?那大炎的命運來胡作非為嗎?”

顧承忠盯著梁休,雙眸泛火道:“家國大事,豈能如此兒戲?你說打不起來,這戰就打不起來?你當東秦、南楚、西陵陳兵上百萬大軍在邊境,是為了過家家嗎?

“打起來你負責?打起來大炎生靈塗炭,百姓流離失所,你想過這後果嗎?

“你負責?你能負得起這份責嗎?”

顧承忠上前一步,看向炎帝道:“陛下,臣彈劾太子梁休信口雌黃,將國運視為無物,隨意踐踏,請陛下將其禁足,切莫誤了國家大事。”

一聽這話,一眾禦史也紛紛出班附和。

“臣附議。”

“臣附議!”

“……”

炎帝見到這一幕,臉色頓時冷冽下來,說我兒子耽誤國事?朕的兒子可比你們靠譜多了,他弄出了燧發槍,弄出了手榴彈,弄出了平定南境的計劃,弄出了土地改革,還將京都豪族兼併的土地,近乎九成收回了國有,還不然國家話一分錢!

你們呢?啊?你們呢?

你們除了一張嘴,到處的亂噴外,你們還能做什麼?

現在還彈劾到朕的兒子上了,你們是覺得朕提不起刀了嗎?

老炎怒不可遏,但作為皇帝要注意身份,不可能真的和一群大臣爭吵,再說罵架這種事,太子輸過嗎?

陳士傑敗了,孔明箴敗了,卞謀言現在還被氣得起不來床,你顧承忠算那根蔥?

想到這些,炎帝看向梁休,假裝聲音清冽道:“太子,這事你認不認?”

說實話梁休自己都有些懵的,他也冇想到自己幾句話,竟然極其這麼大的反應,而且這些禦史都快將他訓成孫子了,這還能忍嗎?

當然不能忍啊!

“我不認!”

梁休直接搖頭,盯著顧承忠道:“顧大人,你說我誤國誤民是吧?那這件事咱們就得好好的說道說道了。

“青雲觀肆虐京都,是本太子一舉搗毀青雲觀,讓百姓不再被荼毒,為大炎除掉了這顆危害了上百年的毒瘤。

“京都權貴兼併整個京都的土地,是我鬥敗了京都豪族,將他們兼併的所有土地收了回來,現在隻要南山的土地改革有了成效,這些土地就會重新分配到百姓的手中,解決了百姓的吃飯問題。

“再說南山,南山在本太子接手的時候,就是一片光禿禿的大山,現在呢?南山小鎮成了整個京都繁華的地方,解決了京都十幾萬人的就業問題。

“至於軍事上……老子親自率野戰旅一萬大軍,直搗北境,殺敵十幾萬,挑起北莽內亂,讓北境數千萬百姓免受戰爭之苦。

“其他的,老子暫且不說了,都是機密!

“來,來……現在你來告訴我!我是怎麼禍國禍民的?今天你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,後果會有點嚴重。”

梁休這時是非常憤怒的,北境天門山附近五萬多百姓慘遭西陵神殿洗腦,因為冇有時間,他隻能下令將所有人誅殺!

這本來已經觸及到他心底的防線了,現在還要聽這些傢夥的廢話,他梁休冇有那個時間。

沈濤、劉溫以及魏青三人,見狀都微微地向後縮了縮,生怕梁休把戰火燒到自己的身上。

太子殿下就是太子殿下啊!嘴上戰鬥力還是這麼的強大。

一眾禦史和顧承忠,也都被梁休的話懟得啞口無言,臉色蒼白,他們想要反駁,卻發現太子說的全是實話,竟然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進行反駁。

顧承忠愣了半晌,才咬牙切齒道:“殿下如此獨斷鑽心,不聽從建議,難道不是禍國禍民嗎?”

老炎聽到這話,眉心頓時一跳,心說你這老匹夫是在指桑罵槐嗎?你是罵太子,還是罵朕呢!

梁休雙眼微眯,老子獨斷專行?那一件事不是先拿出計劃,再報給老炎和內閣審批,通過之後再實行的?

你們不知道,那特媽是你們的級彆不夠,你們級彆不夠也怪老子啊!

再說,更多的時候,是老子被老炎坑著去做事的,你們委屈?老子委屈還冇地方說呢!

不過,聽到這話,梁休還是從龍椅前的台階上走了下來,盯著顧承忠看了一會兒,然後搖頭笑了。

他倒是想要聽聽,這些憂國憂民的傢夥,能給出什麼好建議。

“也罷,既然你們說應該聽從你們的意見,那你們就說說看吧!本太子倒是想要聽聽,你們對三國圍炎的想法。”

嘴角微微挑了挑道。

顧承忠也冇有廢話,直接說了自己的看法,他看著梁休絲毫不退道:“經過我們的商議,此時最好的辦法,就是拉一個,打一個。

“東秦如今勢力太大,堪稱五國最強,我們可以先和秦國談判,讓東秦退兵。

“西陵神殿是思想通知,雖然有三十萬兵力,但形同虛設,不足為患,有譽王殿下在,西境應該無虞。

“最重要的是南楚,現在南楚已經像是發了瘋,開始向大炎邊軍發起進攻,我們可以屯出手來先解決掉南楚,隻要解決掉南楚,西陵的麻煩就不再是麻煩。

“而我們唯一要吃虧的,就是要開夠足夠的價碼,讓東秦退兵……”

梁休聞言,嘴角微微地嘲諷起來:“那麼,顧大人認為大炎應該付出什麼樣的價碼?來讓東秦退兵呢?”

顧承忠沉吟了一下,道:“根據我們的商議,我們一致認為,想要東秦退兵,大炎需支付白銀五十萬兩,然後讓雲陽公主與東秦皇帝和親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