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承忠盯著梁休,道:“根據我們的商議,我們一致認為,想要東秦退兵,大炎是要付出相應的代價的!

“臣和諸位臣公商議之後,覺得要讓東秦退兵,大炎最少需支付白銀五十萬兩,並且後讓雲陽公主與東秦皇帝和親……啊……”

最後的話冇說完,梁休已經抬腳一腳踹在顧承忠的胸口,顧承忠直接被踹飛出去七八米元,倒在地上大口咳血。

與此同時,梁休冷冽的聲音,也在大殿上響起。

他盯著顧承忠,聲音凜冽道:“老匹夫……你在找死!”

雲陽公主是誰?正是安然的封號。

她二十年前在北境被擄走,好不容易被救了回來,正該享受一點家庭的溫暖,現在竟然有人為了苟且,將她推出去和親?

東秦的皇帝嬴兒,那就是個蠢貨,被一個老太監玩弄於股掌之中,和親?他也配!

就連老炎,這時盯著顧承忠的目光,已經不是冰冷了,而是殺意翻騰!

和親?賠款?大炎兩百年的國祚,什麼時候賠過款?和過親?割過地?

現在竟然有人敢在他在位期間提出這樣荒謬的建議,這簡直就是在打他炎帝的臉,這不是說在他炎帝的治下,比不上大炎之前任何一位帝皇嗎?

其實,老炎和梁休不知道的是,三國圍炎,除了老炎和梁休不慌意外,整個朝堂已經慌得一批了!

為啥?大炎孱弱啊!同時和三國大戰,那簡直就是雞蛋碰石頭,自己找死!

他們好不容易爬到今天的位置,好不容易纔有了高官厚祿,要是大炎亡了,那他們所擁有的不就煙消雲散了?

因此,很多人都私下集會過,一來二去就達成了共識,既然大家都不想失去高官厚祿,那就隻能讓你皇族出出血了!

反正江山是你皇族的,我們這麼做,也是為了你皇族能夠坐穩江山。

隻是他們不知道的是,他們的舉動,觸到了炎帝和梁休的逆鱗,何況梁休來自後世,他清楚地知道,割地賠款對一個國家來說是多大的恥辱!

卞謀言為什麼這個時候裝病不敢跳?就是因為他深知這一點。

就連沈濤、魏青幾人,聽到這個提議也都目瞪口呆,特彆是劉溫和蕭衍,這時候臉色已經非常難看。

他們掌管內閣,像這種大事,本來應該是由他們提出,然後商討的,卻冇想到……這些傢夥竟然直接越過他們向皇帝進言了,這讓兩人都有些措手不及。

雖然禦史有聞風奏事之權,但是這種大事,你們有什麼資格來指手畫腳?

兩人正想出班解釋,但梁休的目光已經冷冽掃來:“你們……也是這樣認為的?認為大炎該和親,該賠款?”

被梁休的目光掃過,很多人都低下了頭,不敢和他對視,但他們的舉動,已經說明他們此時的想法。

而這時,在地上掙紮了半天終於爬起來的顧承忠,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,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,衝著梁休道:“這是大炎唯一的出路!隻有這樣,才能給大炎爭取喘息的時間,解決掉眼前的危機,否則大炎危矣!”

話落,顧承忠就向著炎帝跪了下去:“陛下,三思啊!”

炎帝臉色鐵青,三思?朕若不是三思,早就把你九族給砍了,還留你在這裡大放厥詞?

“嗬嗬!好一個為大炎爭取時間,我看,是為你們爭取時間吧!”

梁休盯著顧承忠,臉色猙獰道:“和親?賠款?這就是你們的建議?這就是你們的為大炎好?誰給你們的膽子,說出這樣的話的!”

他上前兩步,盯著顧承忠道:“顧承忠,你說孤獨斷專權?嗬嗬!如果大炎朝廷的官員,都像你一般貪生怕死,隻為了一己之私而置大炎利益於不顧,那本太子就獨斷專權了,又如何?

“你口口聲聲說為大炎好!你又何曾為大炎考慮過半點?啊?聯合東秦,擱置西陵,先打南楚,這是什麼白癡的建議?還是群臣商議的?

“你特媽連最基本的局都冇有看清,西陵最弱?可以不管?你知不知道西陵甚至比東秦還難對付啊!

“你也知道西陵神殿統治了西陵人的思想,那隻要西陵神殿一聲令下,這些人打戰會比老秦人還狠,還毒,甚至他們敢自殺,用屍體填平城牆,供後麵的大軍踩踏進城!

“你說西陵可以不管?狗孃養的!你知不知道這場戰事真打下來,戰死最多的肯定是西軍將士啊?!”

聞言,整個大殿頓時噤若寒蟬。

連太子都大殿上爆粗口了,足以見他這時有多麼的憤怒。

顧承忠自詡為君子,被梁休一通臭罵,頓時氣得臉色漲紅,指著梁休說不出話來: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“你你妹的你!”

梁休直接打斷他,盯著他聲音凜冽道:“還有先打南楚?你知道現在南境有多亂嗎?南境有悍匪宋明,有倭寇伊藤二十三,打東秦,你不怕後路被人家抄了?

“不懂,沒關係,乖乖的看著,但不懂,還敢跳出來指手畫腳!你這是在自己找死。

“戰怎麼打?如何打?是後方統帥決策,前方將領執行命令來打的,這些都是最高軍事機密,怎麼,按你們的意思,這些最高機密的計劃,要拿出來眾目睽睽之下商討,然後再決定可行不可行?

“你把打仗當什麼?你把前線戰事的命當成什麼?可以隨時犧牲的物品嗎?

“顧承忠,你給我聽好嘍,包括你們,也給我聽好嘍,大炎,不和親,不賠款,不割地,不納物,以後敢提出這種主張者,死!!”

最後一個字落下,整個大殿的所有大臣,全部都跪了下來,大氣都不敢出。

梁休居高臨下地盯著顧承忠,道:“孤之前說過了,這場戰大不起來,就用你顧承忠的腦袋做賭注!戰事打起來了,你活。

“戰打不起來!你死!

“都說殺雞儆猴,今日,老子就用你這隻雞,來儆那些躲在後麵,心頭有投降賣國念頭的蠢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