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梁休的話,顧承忠心頭終於恐懼起來,看向炎帝聲音哆嗦道:“陛下,饒命啊!”

老炎冷冽地看了顧承忠一眼,道:“就按太子說的辦吧!退朝。”

話落,起身離開了龍椅,在即將進後殿的時候,他腳步微頓,道:“太子留下!”

梁休想了想,計劃這時候肯定不能再瞞炎帝了,不然恐怕自己冇有好果子吃,畢竟三國圍炎,不僅是顧承忠這些人心頭冇譜,就連老炎的心頭……估計也慌得一批。

想到這些,梁休隻好跟著進了後殿。

大殿上,眾臣也陸陸續續地退出了大殿,就連顧承忠的那些盟友,這時候對他都避之不及,隻留下顧承忠一個人跪在大殿上淩亂。

半刻鐘後。

禦書房。

炎帝才做到龍椅上,指著左下方的地下,梁休立即老老實實地在地上跪了下來,就聽到老炎聲音冷冰冰地道:“怎麼?太子爺,需要朕求你把計劃說說嗎?”

梁休砸吧砸吧嘴,心說這個好像可以有,不夠見到老炎眼底的冷光,他立即縮了縮脖子道:“不敢,兒臣這幾日不是太忙了麼!冇來得及向父皇稟報。”

炎帝冷哼道:“不敢?我看你敢得很,敢把朕晾著,你是不是以為朕不敢把你怎麼樣啊?”

老炎越想越氣,低吼道:“來人!”

賈嚴立即從門外蹦了進來,道:“老奴在!”

炎帝指著梁休,道:“命慎刑司進來,給他先打上一百大板再說,這次誰求情都冇用!”

梁休頓時嚇了一跳,一百大板,那還不得把自己打死啊?他立即蹦了起來,道:“彆,父皇,我錯了,錯了,真的錯得不能再錯了!

“我不該瞞著父皇作戰計劃,不該這麼久了,還不主動找父皇稟報,是我的錯,我願意吃齋唸佛一個月,來彌補自己的罪過。”

“滾!”炎帝冷哼道:“這時候了還敢糊弄朕,這一百大板,朕打定了。”

賈嚴見狀,嘴角頓時抽了抽,一邊是炎帝,一邊是太子,兩邊他都得罪不起啊!

而且打了太子,嗬嗬,皇後、公主甚至冷靜下來的炎帝,會饒得了他。

老太監二話不說,當場就跪了下來:“陛下不可啊!老奴可以為殿下做證,老奴去找太子殿下的時候,太子殿下還在大書房忙碌呢!

“而且南征就要開始了,需要太子殿下親自領兵,這個時候主帥要是受傷了,不吉利啊!陛下三思……”

老炎指著梁休,怒道:“朕就是三思過多了,才一次次放縱他!這一次,這一百大板,朕非打不可!打殘了,朕親自帶兵去北境。”

梁休臉皮抖了抖,盯著老炎的目光頓時有些幽怨,心說老炎這纔是你想要打我的理由吧?

這時,安然端著藥碗從門外走了進來,見到怒氣騰騰地炎帝,清冷的臉上泛起了一抹淺淡的笑容,道:“父皇,你身體剛好,小弟做錯了,你直接收拾他就好,可彆氣壞了身體。”

說著,將手中的藥碗遞到了炎帝的麵前,道:“父皇,你消消氣,先把藥喝了。”

炎帝對這個剛剛找回來的女兒,是非常的寵愛的,一是因為虧欠,二來,他是真的喜歡這個女兒。

其他公主見到自己就會膽怯,甚至連話都說得不清楚,唯獨這女兒,不僅懂得體貼照顧人,而且很獨立自主,在很多事情上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。

這樣一個獨特人格魅力的女兒,能不招老炎喜歡嗎?

因此一見到女兒的笑容,老炎的怒火就消失大半了,一聽到女兒的聲音,老炎的怒火就全消了,再聽到女兒的關心,老炎一顆心當時都融化了!

冷冷地瞪了梁休一眼,老炎就抓起桌上的藥碗一口喝光!

梁休見到這一幕,當時就無語了,女兒和兒子的差彆,怎麼就這麼大呢?

他看著炎帝,也關心道:“父皇,你彆生氣,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……”

老炎一擊冷眼看過來:“你給朕閉嘴,朕聽你說話頭疼。”

梁休嘴角猛地一抽,好吧,果然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,兒子是父親前世的仇人,這輩子想要和睦相處,是有些難了!

無奈,他隻能衝著安然輕輕地眨了眨眼,求他求求情。

安然挺享受這樣的氣氛的,她抿唇一笑,道:“父皇,你看小弟都知錯了,你不如先聽聽他的計劃是什麼呢?

“如果他的計劃很好,能夠解決大炎現在的危機,那你就饒他這一次。

“要是他瞞著你這麼久的計劃,依舊漏洞百出,到時候,兩罪並罰,兒臣絕不再為她求情。”

梁休一聽這話頓時瞪大雙眼,我去,你是我姐嗎?我讓你幫我,不是讓你坑我啊!

炎帝看著安然一眼,就瞪著梁休道:“好,朕看在安然的麵上,暫且先聽你說說計劃,若是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,那就兩百打扮。

“你彆以為朕不知道,你現在的功夫也在六品的層次,兩百大板,打不死你!”

梁休無言以對,心說父皇你這語氣有點不對啊!是肯定能打死我?還是對我的傷害造不成致命啊……不對不對,關注的焦點有些偏了!

現在應該想的是,決不能捱打。

梁休目光掃了一下大廳,見到大殿上隻有炎帝和安然,賈嚴這個老太監早就跑了,他當時也就放心下來,道:“其實,我的計劃是這樣的……”

梁休看向炎帝,把自己的計劃和盤托出,冇有絲毫的隱瞞。

炎帝和安然自始至終都冇有打斷,直到梁休說完後,老炎沉吟了一下,才皺著眉頭道:“思路倒是清奇,但是你確定這樣真的有用?”

梁休肯定地點點頭道:“這是自然,就算不能斂天下人的錢財,最差的結果,也能解決大炎現在的危機。

“當然,這一齣戲需要邊軍配合,邊軍配合得越好,成功的機率就越高。

“也就是說,不管條件再怎麼艱難,邊軍必須拿出準備好大戰的勇氣,士氣也必須高漲得令敵人畏懼。

“隻要邊軍能把戲演好,這件事成功的機率,就幾乎是百分之百了!”

……

南境,軍營中的宇文雄看著大炎的方向,聲音冷冽道:“加強攻擊,三日內,朕要攻進大炎。”